♂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是亚圣?”

    北魏大军中那名军师深皱着眉头在心中思索,然后将一一的可能排除掉。

    他所得的军情不够,并不知道剑温侯这样在世间已经消失很久的亚圣竟然会为了林意而从隐居之地重新出山。

    他想了很多名字,但都觉得不可能。

    按理而言,这座城里根本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一名强者。

    “猜不出是谁。”

    他走回那架分外宽阔的战车面前,对着战车上的统帅席如愚说道。

    他的语气十分平静,没有愤怒。

    席如愚面色漠然的看着城墙,道:“我也想不出是谁。”

    军师道:“等到主军到了之后再攻。”

    席如愚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

    林意站了片刻,看着前方的浮桥和江心洲上再没有修行者走来,他便知道对方不再会有修行者出来。

    他很想嘲讽几句,但又觉得没意思。

    哪怕是这名北魏的神念境修行者隐匿着修为来杀他显得有些卑鄙,然而对方已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且他也不是凭借自己的力量杀死了对方。

    他什么话都没有多说,转身返回城墙。

    “我有一个疑问。”

    他在返回墙上之后,径直来到剑温侯的面前,认真问道:“现在灵荒,由南往北,对北魏有利,北魏便发动大战,但我们南天三圣在时,哪怕对谁来成为我南朝的皇帝有异议,但为什么不合力往外?”

    剑温侯明白林意的意思。

    昔日南天三圣盛时,北魏并无那么多强者可以和南天三圣抗衡,南朝既然处于绝对优势,那自然应该发动北上之战。

    这个问题说也简单,但世上却没有几个人能够回答,剑温侯却偏偏是熟知当年事,能够回答的人之一。

    “因为是三个人,不是一个人。”

    剑温侯看着林意,说道:“有人一定要北上,而有一个人以不北上为条件,支持陛下登基,还有一个人则是不想南朝自己内乱。””

    林意莫名听懂了这几句话,道:“我猜一定要北上的人是何修行。”

    剑温侯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然后才问道:“为什么你如此确定。”

    “因为只有像他那样性情固执而激烈的人,才会根本不在意别人的想法,一定要去做成那样的事情。”林意说道。

    “你很了解他。”

    剑温侯莫名的有些感慨,道:“有你这样的弟子,他一定很欣慰。”

    “根本来不及多看我是什么样的弟子,他就已经死了,有什么欣慰不欣慰。”林意微嘲的笑笑。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所以不要怨恨过去的人和事情。”

    剑温侯平静的看着林意,道:“你和他有着太多的类似,像何修行那样激烈和固执,不想为任何人妥协的人,往往容易树更多的敌人,但他这样的人往往更有令人折服的气质,他会成为很多人心目中的神祗,誓死追随。若是钟离这战结束,你能不死,你也能成为很多人心中的首领。”

    “其实我没有那么固执。”

    林意笑了起来,缓缓说道:“我只是没有想到,像我这样年轻的人,竟然也会如此平静的和人谈论生死。”

    “懂得妥协就很好。”剑温侯淡淡的一笑,道:“剑阁落在你手中,的确也很好。”

    林意没有再说什么。

    他看向对岸的北魏大军。

    北魏大军此时一片安静。

    他在心中想着,每个人每个阶段的想法都会不同,自己现在比较柔和,可能只是因为自己没有何修行那样强大。

    若是拥有何修行那样强大的力量,自己或许也会想着要凭借自己的意愿来改变这个世界。

    ……

    因为此时自己并非是这钟离城中最具决定性的人物,林意躺在城中军士准备好的软塌上闭上眼睛开始休憩。

    他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当他被剧烈的震动所惊醒时,并没有他先前顾忌的疲惫无力,他只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异样充沛。

    夕阳西斜近黄昏。

    他不眠不休的战斗了很多个时辰,但只是睡了不到两个时辰,他的精神和气力似乎便已经恢复饱满,而且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更为凝练,但或许是更有力量的原因,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很轻。

    身体轻,便很轻松。

    只是看着那震动的来源,他的眼底却渐渐流淌出寒意。

    先前对岸这支北魏大军来时烟尘遮住了天空,而此时,这支大军后方的天空里已经根本看不见晚霞,如同黑夜提前来临。

    那是一支更为庞大的北魏大军正在到来。

    人数更多,数以倍计。

    对于此时钟离城中的绝大多数南朝将领而言,从昨夜到现在,都似乎已经是多赚得的余生,所以他们面对这样的一支更为庞大的北魏大军到来,心情反而也很平静,只是嘴角都流淌出难言的苦笑。

    先前他们觉得对岸的那支军队已经是主军,然而现在他们才明白自己错了。

    现在到达的那六万余,或者有七万多的北魏大军,才是主军。

    先前他们觉得对岸这支北魏大军之中并没有多少大型军械,只是因为这支军队必须足够低调的来到这里,不引起南朝军方的注意,然而他们现在知道自己在这点上也错了。

    那支在夕阳下带着森然气势如海水般蔓延而来的大军之中,矗立着无数如巨人一般的庞大军械。

    投石车,大型弩机,攻城撞车….他们所见过的,所能想象到的军械都有。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重铠。

    很多拖着真元重铠的马车。

    ……

    “有没有机会直接杀入对方军中刺杀掉主将?”

    在漫天的飞尘涌来之前,林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直接问身侧不远处的剑温侯。

    剑温侯极为干脆的摇了摇头,他甚至连理由都没有和林意多说。

    像他这样的修行者虽然强大到令寻常的修行者无法想象,但他最多能够同时杀死一两名神念境的修行者,他的身体也同样很羸弱,同样不可能来得及应付许多名修行者的进攻。

    这样数量的大军,对于他而言都是泥沼,即便能够一眼发现对方主将所在,都不可能顺利的将自己的力量轰到对方面前。

    更何况这样数量的大军里,神念境的修行者应该也不只一两个,而对方的统帅,也不可能是弱者,也绝对不会等在那里被杀死。

    十万的大军,在他的一生里,也只是遭遇过数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