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面对这样的大军,亚圣不行,即便是南天三圣中人,单独一个到来,也是不行。

    在过往的岁月里,没有出现过一名圣者独自击溃数万联军的战例,便是足以证明,即便是那种圣者,他们也在心中权衡过,得出的答案还是不行。

    剑温侯不想说话,是他知道自己若是多解释几句,这城中的所有人反而会更加低落。

    至于林意,他知道林意也是实在想不到办法,所以才会那样一问。

    要让大量的军械通到江心洲上,然后再架设在可以攻击到这城墙的射程范围之内,一定会再需要一些时间。

    对方有着足够多可以御使的,不用珍惜他们体力的军士,所以在上半夜,他们就应该能够做成这样的事情,并将浮桥加固到可以让数千军队同时通过都如履平地的地步。

    按照他的经验,若是这支大军都不急着攻城,哪怕用背负土石的方法填江,都能在浮桥下方堆积出一些足以让江水断流的实地。

    此情此境,即便是他如此修为,心中都和这城中所有的南朝将领一样无奈。

    城破只是时间问题,只在于对方想用何种方式和何种代价攻城。

    只不过在摇头之时,林意的这个问题也让剑温侯他下意识的想了一下刺杀对方主将的可能。

    他很快得到了答案。

    这种联军不同于一般的边军。

    很明显,除了大量的精锐边军之外,那些超乎寻常的战车和华贵车辇都代表着一些权贵门阀的亲征。钟离城的重要性,让北魏很多权贵氏族把这里当成了一场瓜分战功的盛宴,所以这支联军之中,修行者的数量比正常的单一边军要多得多。

    要能够对付数名神念境的修行者的同时,还要面对数十柄飞剑,上千支同时袭来的箭矢,其中甚至还有不少属于修行者的特殊箭矢,只有一种可能才能在这样的大军之中随意的取人首级,那就是这人必须至少像他这般强大的修为,还必须有足够强大的真元重铠,让对方的任何兵器加身都无法对修行者的身体造成真正的损伤,最为关键的是,这人必须还有耗之不竭的真元。

    ……

    钟离城中一片死寂。

    北墙上一片死寂。

    所有人的目光很自然的落在林意和剑温侯的身上。

    林意即便在看着那支潮水般吞没地平线的北魏主军,他都依旧感受到了这种凝视。

    他在心中轻声叹息了一声。

    “这种时候说这种话是很丧气的。”

    他慢慢转身,看了一眼墙上和墙下的那些将领和军士,说道:“但我不会左右你们的想法,因为我也很想活。我只看你们…三千对十万,谁都不可能守得住,如果你们要走,我也走。如果你们要留下来守城,我也不会先逃。”

    齐珠玑突然笑了起来。

    他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骂脏话。

    他也根本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想要笑着的时候忍不住想要骂些粗话,这真的是一种很古怪的,连他自己都难以理解的情绪。

    所有的人都想听林意说些什么,他也猜测林意会开口说些什么话,然而他也没有想到,林意会说些这样的丧气话和大实话,而对于生死,他也没有想到林意会如此泰然。

    这简直就像是年幼时学院里打架,我想逃,但陪着我打架的这些同窗还没有逃,我也不好意思逃。

    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但这样的话,却让他无言的服气。

    “从此时起,我也不是这座城里的任何官阶的将领。”王朝宗苦笑起来,然后他的神色恢复平静,缓缓的说道:“我不会对你们的去留有任何的管束,我反正在之前已经想好,我不准备活着出这座城,除非这场战斗最终在这里打赢,而且那时我还活着。”

    他的声音不响亮,但此时安静,墙上墙下的人都听清楚了。

    有一些嘟囔声随之响起,“我们不是军士,我们来本来就没有想要活着,只是不想这些北魏蛮子看轻我们南人。”

    这些人都是私盐贩子。

    “我不走。”

    “已经累的不行,走也走不动了。”

    “累了,停在这里也干脆。”

    “不走!”

    “不走!”

    一声声“不走!”的声音响起,先是零散连绵的响起在各个角落,很快连成一片,每个人的气力并不足,声音并不响亮,然而很多人的声音汇聚在一起,却如同一个巨人在呐喊。

    萧素心的眼眶渐渐模糊。

    她其实很想林意走。

    林意不是寻常的修行者。

    但她知道林意一定不会走。

    “我们这里好歹沿江,江水还很急。”

    林意的声音响了起来。

    所有人的声音顿时消失,这城墙上下只剩下了林意的声音。

    “若是真正战不动,真正觉得自己到了要死的时候,也不要留着让这些北魏的人砍掉脑袋,如果是我,我会直接往水中一跳,说不定不死,江水还能将我冲到别的地方。”

    “好主意。”齐珠玑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他以往都只习惯和林意斗嘴,几乎很少这样公然赞同过林意的主意,但这次,他真心觉得林意的提议不错。

    若是到了战不动垂死之际,那将自己的命交于天命,交于南朝的疆土,也的确是很好的归途。

    林意看了他一眼,然后笑了起来。

    他走到齐珠玑的身前,拍了拍齐珠玑的肩膀,轻声道:“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做到这一步。”

    “不要小看人。”

    齐珠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接着轻声道:“倒是真希望有足够闲暇时间,可以安静的多看看书。”

    ……

    “此子一定要先除去。”

    宽阔沉重的战车上,席如愚听着身后远处震动天地的脚步声和马蹄声,心中的焦躁迅速的消去,只是看着此时城墙上的动静,他面上的神情却更是冷肃。

    他极为严肃的对着身侧的军师说道:“此时还不乱,此子这次若不死,将来必成大患。”

    军师面色十分平和,他知道这算是最主要的军令之一,所以也认真躬身领命,然后异常简单道:“他必死,他不死,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