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既然提出要赌,白月露自然已经想到了彩头是什么。

    她看着齐珠玑的冷笑,微笑道:“我若是赢了,我想让你帮忙送信的时候,你便也帮我送封信。”

    “帮你送信?我便成了专门的信使?”齐珠玑狠狠的瞪了身旁的林意一眼,没有拒绝这个提议,然后他想了想,道:“若是我赢了,你便陪我修行?”

    白月露似笑非笑的看着齐珠玑,道:“何等样的修行?”

    “过招,切磋。”齐珠玑道:“还能何等样的修行?”

    白月露道:“这简单。”

    齐珠玑看了她一眼,道:“那便如此定了。”

    定了便是定了。

    两人都不太喜欢多话。

    越是思索的时间多的人,便不会将更多的时间花在讲话上。

    而且越是聪明的人之间,都越是互相防备,越是会更加用一句话说清楚别人可能几句话才能说清楚的事情。

    语多必失,很多人觉得话说得多,便容易暴露自己的缺点。

    所以聪明的人往往倾听,而非滔滔不绝的陈述。

    但林意却好像是例外。

    “我们也要不要赌一赌?”林意看着有些得意的白月露,说道。

    “也就这件事情?”白月露微微一怔。

    “也就剑阁这件事情,但是我想赌能。”林意安静的说道,“因为我很想剑阁这些人能够出来。”

    “你白痴吗?”齐珠玑鄙夷的看着林意,这句话几乎瞬间脱口而出。

    白月露自己和他赌的也是能,现在林意却也要赌能,在他看来,这种提议真的很白痴,白月露怎么可能会接受。

    但白月露却不这么想。

    她首先觉得林意这样的提议很有趣。

    从某些方面再次印证,林意这人的想法有些时候的确和一般人不同。

    其次,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她心中很清楚,自己虽然有些把握,但却并非绝对一定。

    所以若是接受林意的赌约,那至少在林意和齐珠玑之中,她能够赢一方。

    “可以。”白月露笑了起来,看着林意,“你想要什么彩头?”

    “我想要一门步法。”林意认真的说道:“最好不需要用真元,但又和厉末笑所会鬼影步一样有效。”

    “这没有什么问题。”白月露收敛了笑意,好奇的看着林意因为剑阁的问题而有些忧虑的眉眼,“只是你怎么确定我就有这样的步法?”

    “我听剑阁中人说过,你对剑阁的修行功法似乎没有太大的兴趣,连剑阁的功法都不太看得上眼,你当然有更好的功法。”林意道:“你平时也不怎么动用真元,但你走路起来真的没有什么声音,分外轻盈,应该修过一些有关下盘的武技。”

    “厉害。”白月露真诚的赞叹道。

    听着白月露和林意的对话,齐珠玑深吸了一口气。

    他再次受到了很严重的打击。

    “那你要什么彩头?”林意问道。

    白月露想了想,然后认真道:“放某个人一次,不要问我什么理由…将来如果在战场上,或是执行军令中,有敌人落在里手里,而那个人我偏偏想放,你就将他放了。”

    林意皱了皱眉头,这种彩头似乎有些复杂,或者说有些划不来。

    “我先前也是赌的能,在我看来,剑阁这些人能跟着铁策军的几率比较大。”白月露看着有些犹豫不决的林意,道:“你本身占些便宜,我这彩头占些便宜也很正常。”

    “好。”林意想了想,没有再犹豫,点头答应。

    有些过分拥挤的马车又再次变得无言寂静。

    三个人都闭着双目,各有所思。

    林意当然是极聪明的人,连白月露都觉得林意的聪明罕有人及,而且林意在很多事情的处理上都能另辟蹊径,这样的人的行事,便更难琢磨,如水流无定型。

    齐珠玑和白月露当然也是极聪明的人,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两人思考问题的方式和做事的手法更像那种上位已久的高官,更为考虑周全和谨慎。

    哪怕和白月露接触的时间尚短,但即便是齐珠玑都能感受到白月露对林意的好意。

    只是要互相能够绝对信任,能够成为林意和萧素心这样的朋友,就连齐珠玑都知道自己和林意之间还隔着一层薄薄的窗纸没有捅破。

    纯粹的利益交换和相互示好并不够。

    需要一次生死与共的真正契机。

    ……

    返回洛水城的路途很平静。

    在距离洛水城还有五日路途的某个道畔,当黑夜来临,这列马队扎营休憩时,白月露看到了天空中飞过了一只黑色的鹰。

    她便知道赌局的结果已见分晓。

    在南朝之内,她的消息并不见得能够比陈家、萧家那样的门阀还要全面,还要快,但是值得她骄傲的是,她的消息比齐家的消息甚至还要更快一些。

    在稍晚一些的时候,齐珠玑收到了一封密笺。

    当他拆开这封密笺的时候,他的眼眸之中瞬间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齐珠玑很少意气用事。

    他赌不能,便是真的觉得不能。

    即便是陈家真的能够让皇帝改变心意,也绝对不可能这么快。

    然而却就是这么快。

    “林意,过来。”

    他的声音划破了夜色里道畔的平静。

    “你赢了。”

    “你也赢了。”

    他对着闻声而来的林意说了一句,然后又对着心中已经早已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白月露也说了这样一句。

    “是剑阁?”

    林意看着齐珠玑的脸色,开始猜想到发生了什么,呼吸都不自觉的停顿。

    齐珠玑深吸了一口气,他缓缓的点了点头,“皇帝已经下旨,让剑阁所有人移籍铁策军,只是终生不能移籍,不能离开铁策军。按正常的速度,十五日左右,将会有人至剑阁宣旨。亦会有人来铁策军宣旨,让你派军接纳。”

    林意听着这样的话语,他知道齐珠玑说的这些字每一个都是真的,但是他也兀自有些不敢相信,甚至颤声道:“怎么会这样?”

    “除非是萧家也出了手。”齐珠玑看着白月露,轻声的说了这一句。

    他看出了白月露并不吃惊,所以白月露应该比他更早知道这个消息。

    白月露微笑了起来。

    她也达成了她另外一个目的,她让齐珠玑更加确定她是萧家的人。

    只是齐珠玑都猜错了。

    包括能让皇帝下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