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夜幕如巨大的怪兽吞噬一切,然而将对岸北魏大军点起的簇簇火焰却是将半边天空肆无忌惮的照得通亮。

    白月露预料的根本没有错误,火光和夜色的双重交织下,随着一声紧似一阵的拉号声,江面上出现了几条大船。这些大船吃水很|深,几乎和江岸齐平,在靠近江岸处,船底已经和地下河床不断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

    但没有任何人会在意,因为根本不需要考虑这些大船的使用寿命,这些大船只需在今夜起到作用。

    北魏的军队并不擅长水战,只是在工事方面却似乎更优于南朝军队,究其原因,北方王朝在过往百年里比南方王朝更乱一些,他们的军队游战的比较多,尤其很多大的游牧氏族的军队总是习惯将所有的东西都随着军队一起走,包括他们的家眷和牛羊。

    他们往往能够带着很多令南朝军队觉得不可思议的负重行军,打仗。而南朝军队往往以城据守,更擅长打防守战和攻城战。

    当这些大船被强行拖曳到妥帖位置,大型的军械由滚木滚上这些大船的甲板后,压舱水开始排放,那些纤夫一样的北魏军士已经全部聚集在浮桥或者浅水之中,准备将这些大船朝着江心洲上拖曳。

    “呼哈!呼哈!….”

    一阵阵如同田间劳动时呼喝的号子声不断的响起,充满着旁若无人的野性味道。

    钟离城城墙上的所有火光却已经完全熄灭,绝对的黑暗和江面上以及对面的火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黑暗里林意依旧沉默的站立着,他身后的钟离城里,别说是那些已经疲惫不堪的军士,就连没有来得及离城被困在其中的妇孺都已经行动了起来。

    钟离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他虽然并不知道王朝宗和齐珠玑到底会做什么样的布置,但至少已经有大量的刺木密集如林的在城墙的后方架了起来。

    应该是担心对方的投石车会投出燃烧的东西,城中救熄会的水车水龙也全部汇聚了过来。

    城中库房的大量军械也在不断的运送过来,所有的马匹都去除了铁蹄,包裹了厚厚的棉布。

    城里所有的人也不再考虑这些战马今后会不会产生严重的病痛,他们也只考虑是否能够撑过今晚。

    林意此时的心情已经彻底平静下来。

    他出身于将门,自幼见得最多的就是将领和老军,但直到此时,他才似乎和那些一直在边关战斗的将士们共呼吸,同命运。

    在建康城中呆得最久,他见惯了自己那些同窗的长袖善舞,见多了那些权贵的自私自利,哪怕到了战场上,他也见到了许多南朝军队的懦弱。

    然而他依旧有齐珠玑萧素心这些伙伴,眼下这城中的寻常军士,那些私盐贩子,那些寻常的妇孺…却依旧让他看到了南朝人的勇敢。

    在传闻中北魏的军队是何等的悍勇,但他并不认为南朝人便不如。

    这些南朝人的勇敢,依旧让他为自己生在南朝,长在南朝而骄傲。

    ……

    “城墙破后,当他们的修行者和骑军开始正式冲城时,你依旧要顶在最前。”

    剑温侯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边,轻声而严肃的说道,“我不管他们在这城墙之后到底能布置成什么样子,但城墙破后,便不是之前堵住浮桥,有限的北魏军士能够入城的战斗,他们的布置再厉害,哪怕能瞬间杀死数千人,接下来被冲溃也是一瞬间的事情。”

    “你们应该都没有经历过上万名甚至数万名军士和修行者一起如潮水冲锋的战役,但是我经历过不少,我见过很多数千人的精锐军队,在一瞬间就被淹没了。十倍以上的军力差距之后,敌军就如同决堤江水,除非有中流砥柱,令大股敌军堵塞,这才有可能坚持一些时间。”

    剑温侯缓缓的接着说道:“我不知道何修行到底教了你什么样的功法,但是我可以肯定,你现在比睡醒前还要精神饱满,你恐怕持续一夜战斗都没有问题,只要你能活着。”

    “这种联军的修行者数量会比边军的修行者数量更多,但不管是何种军队,神念境的修行者数量终究不会多。所幸你已经足够强大,承天境的修行者应该让你受伤都很难,所以我只需专心对付神念境的修行者和承天境修行者之中一些分外强大的异类,若是不出意外,我能够陪着你战斗很久。”

    “你活的时间越长,他们越是杀不死你,你吸引的仇恨就越多,这支军队的重心就会向你我偏移,他们很多人甚至会忘记他们真正的目的是攻入这座城,占领这座城。如此一来,若是你们剑阁的人能够比预想的来得更早一些,那说不定会出现奇迹。”

    林意认真的听着,他不敢错过任何一句话。

    当剑温侯停止说话他,他点了点头,然后道:“前辈您如此看重剑阁,您觉得我们剑阁很强大?”

    他之所以如此问,是因为在南朝绝大多数人眼里,剑阁已经都是老弱病残,都是已经可以忽略不计的老朽,甚至连那些皇族和中州军的将领都是这样认为。

    “别人会这么以为,我不会这么认为。”

    剑温侯微讽的笑笑,“若是剑阁这么好对付,我还需要等到这种时候,和你在这里并肩作战?我早就过去一剑将你杀了。”

    林意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是此时剑阁的主人,有人真正觉得剑阁强大,他当然有些骄傲和高兴。

    ……

    夜色越来越浓,江心洲上的火光却越来越多。

    大军中席如愚的那名军师到了江心洲的边缘。

    他的双脚踩在湿|软的泥土上面,微微的陷了进去。

    一艘大船已经被拖曳着搁浅在他的身侧不远处,大船上的两架庞大的投石车高过了城墙,被火光照耀得如同两个魔物。

    他心中很平静,但是也不想浪费时间。

    他没有看这艘船上的任何人,伸手握拳,往上挥去。

    一声凄厉的军令声顿时在那船上响起。

    咚!咚!

    两声如闷雷落地的声音同时响起。

    那艘大船的船头看上去极为凄惨的重重砸在浅滩上的淤泥里,溅起无数条泥浪。

    两蓬气浪加上震动,让甲板上一片北魏军士都有些站立不稳,有种站立在悬崖边上如同跳山的感觉。

    这便是这种投石车名称的由来。

    两团巨大的黑影带着恐怖的呼啸声飞上高空,然后狠狠的坠落!

    这只是投石车的试射,然而这种令人心悸的声音,便已经意味着这场大战拉开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