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两架投石车抛射的角度有些不同,两团巨大的黑影之中,一团落向城墙前方,一团却正好落向城墙上方。

    然而两声不同的重音却几乎同时响起。

    如山崩,如地裂。

    一块巨石砸落水中,巨大的轰鸣声里,溅起数丈高的巨浪,将许多浮木和碎尸高高的抛起。

    试射便正好落在城墙上的巨石是运气使然,但强烈的震动瞬间让人有种这道北墙即将崩塌的错觉。

    大量的碎石和烟尘从城墙上爆开,纷纷扬扬的洒落下来。

    尖利的碎石砸落在一些军械和车马上,噼啪作响。

    这块大石的砸落地距离林意不过十数丈,在剧烈的震动之中,林意只是掩住了口鼻,烟尘和碎石冲到他的身上,他兀自巍然不动。

    他眯起眼睛朝着那块投石的落地处看去,便知道白月露的推断没有任何的问题。

    钟离城的北墙都是用坚硬的山石堆砌而成,然而在这样的巨石砸击之下,也不免出现碎裂和裂痕。

    只是这一切都是预料之中的注定,便没有什么可以心惊的。

    他平静的对着那些还停留在城墙上的军士挥了挥手,示意他们下城墙。

    “还有一些时间,不用管这城墙上发生的事情。”

    然后他转身,对着被这种投石车的威力震慑的城墙内的人们说道,“继续就好。”

    江心洲正对钟离北墙的浅滩上,接下来数条大船陆续搁浅固定。

    巨大的轰鸣声接二连三的响起。

    一颗颗巨石不断的被抛起,然后如同巨大的铁拳砸落,不断砸在钟离北墙上。

    钟离北墙不断的颤抖着,不时发出刺耳的裂响,有碎石如流从城墙的上端泻下,落在下方的江水之中。

    看似能够承受千年风雪都巍然挺立的坚固城墙已然出现了一些裂缝,石粉在裂缝之中随着震动而不断飞洒出来,如同陈年的积雪。

    江心洲上许多军士正在朝着岸上撤离,他们是最开始搭建这些浮桥的七千军队的残余,此时有大量气力饱满的军队涌上江心洲,他们这些已经力竭和没有多少斗志的残军便自然要让出位置。

    看着这座此时显得毫无反抗能力的城池,这些开始撤离的北魏军士眼睛里却反而流淌出更多的尊敬和感激的神色。

    林意虽然硬生生的将他们阻住,让他们无法夺取这座城,但若是没有林意,他们之中的许多人应该也会战死在这里,而不至于能够活着离开。

    最令他们此刻敬佩的是,他们依稀可以看清,林意此时就像是一面不倒的旗帜,在巨石不断坠落,碎石如雨泼洒时,他依旧在城墙上冷峻的站着。

    “太慢了,让他们快一些。”

    船头上的那名北魏军师看着城墙上烟尘如潮汹涌,看着始终矗立的林意的身影,他的目光变得更加寒冷了些,他对着身侧的数名将领低喝了一声,示意后方江心州上那些由车马拖曳而来的较为普通的投石车和其它强弩都要尽快投入战场。

    随着一阵严厉的军令声,牛马的嘶吼声响了起来。

    江心州上亮起了无数奇异的辉光。

    近百具真元重铠也直接加入了拖曳的行列,他们磅礴的力量让一些陷入湿润地面的沉重之物直接如雪橇在地上滑行。

    在这些军械最终到达之前,近万名北魏军士已经如同蚂蚁一般蔓延在江心洲的边缘,江心洲通往这北墙处的浮桥,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变得更加稳固,更加宽阔。

    ……

    天空里的呼啸声瞬间密集起来。

    当那些寻常的投石车都能轰击到城墙上,在空中翻滚呼啸的落石骤然密集,便是真正灭世般的画面,压迫感完全不是之前可以相比。

    尤其钟离城这边漆黑的天空之中突然出现了十数道明亮的焰球,之前城中的南朝军士已经想到的东西终于出现了。

    无数道在黑暗中都可以清晰看见的浓烟在城墙上燃起,凶猛燃烧着的焰球在重重砸落到城墙之后,却是大量断裂粗绳状的碎絮散开,继续燃烧。

    大量半燃不燃的油脂顺着城墙的裂缝渗透进去,这些油脂大多很快熄灭,浓烟便来自于这些熄灭的油脂,然而它们所带的热量和在裂缝之中生成的大量烟气,还是让很多裂缝变得更粗大,让这座城墙变得更加脆弱。

    轰的一声巨响。

    江面上掀起大浪,浮桥上很多浮物往一侧掀起,无数战马惊慌失措,呼啸声声。

    钟离的北墙有一块崩塌了下来。

    如数座房屋大小的一截墙体,重重轰入水中,不甘的沉向水底。

    呼喝不已,军令声阵阵的北魏大军突然一静,接下来便是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继续。”

    军师看了一眼身侧聚集的所有将领,冷冷的说了一句。

    在这北墙彻底崩塌之前,他不想有任何一名北魏军士冲上去送死。

    “继续。”

    几乎同时,林意也对着城墙后方的人们说了同样的两个字。

    在北魏大军惊天动地的欢呼声响起之时,他的身影出现在崩塌的北墙边缘。

    他临风而立,就像是生在悬崖边缘的青松。

    一些北魏将领身下的战马躁动不安起来。

    这些北魏将领身下的战马都是极佳的战马,它们的躁动不安在于它们背上将领的躁动不安。

    林意已经慢慢成为他们心中的一颗钉子,让他们多见一次,便更多难受和焦躁的钉子。

    落石如雨。

    崩塌声不断响起。

    完好的城墙不断出现破口。

    大滩的碎石倾泻在下面的江水之中,渐渐将下方都堆出浅滩。

    正对着浮桥这段城墙只余六七丈完整之地,看上去如同一座孤岛。

    然而除了林意的身影,还多了一根旗杆般的黑影。

    是林意将那根镇河塔心提在身侧。

    那名北魏军师伸手握拳,又发出一道军令。

    无数道强弓弓弦同时作响,一场黑沉的爆裂箭雨朝着林意和他身侧那数个城墙断口笼罩而去。

    林意看着密集落下的箭雨,直接往下方跳了下去。

    下方有一截断墙,如同屋顶。

    当林意的身影隐匿在这块断墙下方的刹那,无数沉闷的箭矢撞击声同时响起。

    接着无数马蹄声和利刃出鞘声和金属的相互摩擦声响起。

    一支轻铠骑军首先形成了铁流,冲向城墙的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