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林意有足够多的和真元重铠战斗的经验,然而姜红司并没有和林意这样的战斗者战斗的经验。..</br></br>    真元重铠的符文便是真元流通的通道,和修行者体内的经络几乎没有任何的差别。</br></br>    姜红司几乎下意识的迸发出更多的真元,朝着那些阻塞的符文中冲去。</br></br>    强劲的真元将渗入符文之中的丹汞硬生生逼出,噗噗噗噗…无数团深红色的气劲在符文之中炸开,如桃花朵朵开。</br></br>    然而就在此时,林意已经到了姜红司的身后。</br></br>    姜红司从一开始想的就是错的。</br></br>    林意从来没有想过要将这具鲲鹏重铠限制在浮桥之上。</br></br>    这具鲲鹏重铠的重量,加上姜红司强大的真元力量化为的冲势,是他根本不可能抗衡的。</br></br>    但不管如何,真元重铠在他的眼里,始终不够灵活。</br></br>    哪怕是鲲鹏重铠,在他的眼中依旧不够快。</br></br>    尤其当姜红司的真元和这具真元重铠的沟通出现问题时,这具鲲鹏重铠会变得更慢。</br></br>    他之所以有信心击倒这种北魏最强的真元重铠,那是因为他是真正的异类。</br></br>    他的丹汞比那些可以隔绝真元流动的铅汞要凝聚无数倍。</br></br>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原本就是天下所有真元重铠的克星。</br></br>    他并没有纠结姜红司是否能够完全冲通那些符文,他只需要姜红司永远比自己慢。</br></br>    永远比自己慢,便只有挨打。..</br></br>    随着一声厉喝,他的左手狠狠的拍在了鲲鹏重铠的背上。</br></br>    鲲鹏重铠的背上有很多卡槽,它的大半武器都是置于这些卡槽之内,无论是这些卡槽还是这些武器上,都布满了细密的符文。</br></br>    当的一声!</br></br>    他的手包裹着真正金铁般的丹汞,落在鲲鹏重铠的背上,竟是发出了真正的金铁的震鸣。</br></br>    鲲鹏重铠身后的光焰全部熄灭。</br></br>    它符文里流淌的所有光焰原本都是金色的,然而现在,无数深红色的丹汞渗透进去,它背上那些符文之中的金色,就像是有血液在流淌。</br></br>    一片骇然的惊呼声和不可置信的尖叫声在江心洲上和对岸的北魏大军之中响起。</br></br>    这些北魏军士看到,在林意的这一击之下,这具鲲鹏重铠庞大的身躯剧烈的晃动起来。</br></br>    姜红司的身体一僵。</br></br>    鲲鹏重铠的整个背部僵了。</br></br>    鲲鹏重铠的背部僵了,那一片片铠甲原本和他气机相连,对于他而言,熟悉得就像是生长在他身上的血肉,是他身体的延伸,然而此时,却像是一根铁柱。</br></br>    背部受袭,而且是面对一名比自己身躯小出很多,无比灵活的敌人,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反手,握住了背上的一件兵器。</br></br>    这是鲲鹏重铠配备的十七件奇门兵器之中的一件。</br></br>    这件奇门兵器的正常称呼是千璇伞,然而无论是北魏还是南朝的军士,都习惯称之为千刃伞或者绞肉伞。</br></br>    这柄伞没有伞面,它的伞骨全部都是流苏般的链刃。</br></br>    当这千璇伞挥舞起来,飞舞的链刃足以覆盖数丈方圆,对于一名和这鲲鹏重铠战斗的修行者而言,就像是迎面有一株柳树直接砸了下来。</br></br>    只是柳树的枝条柔软,而这些链刃却可以轻易的将人切割成无数碎肉。</br></br>    这种极为强大的真元重铠的每一件武器,可以说是经历了无数实战的磨砺,每一件都有着应对不同敌人的特殊用途。</br></br>    千璇伞应该足以限制林意这种比鲲鹏重铠更为灵活的对手,然而当他的手落在这件武器上,他的面色却是瞬间变得更加难看。</br></br>    他拔不出这件武器。</br></br>    这件原本在他意识之中应该很轻灵的武器,此时却是真正如同一株落地生根的树一样,长在了他僵硬的背上。</br></br>    他马上明白了为什么会这样。</br></br>    当真元无法流进那些符文,这件铠甲本身的重量,这些武器本身的重量,便不是他所能承受。</br></br>    林意的第三击在此时落在了他的身上。</br></br>    林意以右手为剑,斩向这具鲲鹏铠甲的脸面。</br></br>    他轻跃而起,如踏风而行,显得无比轻盈。</br></br>    他的手落下时,距离这具鲲鹏铠甲的脸面还有两尺,然而奔流在他体内的丹汞被他尽数逼出,在他的指尖流淌出来,形成了一柄真正的剑。</br></br>    鲲鹏重铠这一瞬没有做任何的动作。</br></br>    姜红司连以手覆面的动作都没有做。</br></br>    因为他在过往很多年都是穿着这件重铠战斗,很多下意识的反应已经变成了他的本能。</br></br>    任何的飞剑,修行者的剑落向他面门时,他根本不需要阻挡,因为根本不可能穿透他的面甲。</br></br>    哪怕是剑上的剑气,都会被面罩上流淌的真元切碎,然后如水滴般飞洒出去。</br></br>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他有些来不及。</br></br>    他身体的僵硬,让他可以勉强跟得上林意这手掌的速度,然而他也根本未料到会有这样的丹汞剑形成。</br></br>    当的一声。</br></br>    又是一声脆响。</br></br>    实质般的丹汞剑落在他的脸上,然后在双方力量的冲击下破碎。</br></br>    凝聚的丹汞冲入那些符文之中,姜红司的眼前一片赤红。</br></br>    和他下意识里所想的不一样。</br></br>    浓厚的细微丹汞涌入了他的面甲,冲在他的脸上。</br></br>    他的双目剧痛。</br></br>    但对于他而言最为可怖的是,他无法呼吸。</br></br>    那些吸入他肺腑的丹汞,让他感觉到自己的肺腑都烧了起来。</br></br>    他没有太过惊慌。</br></br>    直至此时,他开始真正明白,对方是所有真元的克星。</br></br>    他屏住了呼吸,不再像以往的战斗一样珍惜和克制的使用自己的真元。</br></br>    他体内的经络疯狂的鼓胀起来,他体内的真元无差别的疯狂喷薄而出,朝着这具鲲鹏重铠的每一道符文之中灌去。</br></br>    一声巨大的轰鸣在这具鲲鹏重铠内响起。</br></br>    所有暗沉无光被暗红色丹汞腐朽般的符文瞬间明亮到了极点。</br></br>    这具鲲鹏重铠如同烈日一般耀眼起来,他的背上也绽放出无数桃花。</br></br>    然而就在这一刹那,还不能够睁开眼睛的姜红司感到了一丝异样。</br></br>    他瞬间就想到了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诡异感觉。</br></br>    因为太过安静。</br></br>    无论是江心洲上还是后面岸上的大军,都太过安静。</br></br>    他强忍着双目的灼痛,睁了开来。</br></br>    他看到了林意。</br></br>    林意已经重新握住了那根镇河塔心。</br></br>    在他的感知里,林意那一根镇河塔心呼啸而至,变成一座黑山砸向他的头颅。</br></br>    他的眼瞳里,这一根镇河塔心就像是一道天罚般的巨柱,急剧的越来越大!</br></br>    林意无比的专注。</br></br>    他忘却了周围的世界,将浑身的力量彻底迸发出来,用在这一击之中。</br></br>    他已经确定姜红司已经跟不上自己的速度。</br></br>    所以他现在所需要做的,便只是发力,再发力!</br></br>    当!</br></br>    一声巨响从鲲鹏重铠的头顶响起。</br></br>    声音依旧清脆,然而声音都显得沉重到了极点。</br></br>    天地间一切声音都好像被这一道声音遮住了。</br></br>    天地好像一下子彻底安静下来。</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