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这些吞天狼重铠如同移动的铁墙,跟随在它们后方的步军开始‘射’箭,这些步军看不到黑暗中隐匿的南朝军士,他们朝着黑暗‘乱’‘射’。..</br></br>    他们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拉开弓弦,然后朝着黑暗中有可能藏匿南朝军士的地方‘乱’‘射’。</br></br>    羽箭带着凄厉的破空声落在屋面,落在深巷之中,发出各种各样的声响。</br></br>    就在此时,他们前方的黑暗里出现了一道孤单的身影。</br></br>    那道身影就在如林的刺木柱后方。</br></br>    此时无论是吞天狼重铠之中的修行者,还是这些北魏步军的双目都已经渐渐习惯了城墙后方的黑暗,借着天空洒落的月光,他们看到那是一名年轻的南朝修行者。</br></br>    又是一名年轻的南朝修行者。</br></br>    在到达钟离城之前,哪怕是这些寻常的北魏步军都不会觉得这种年轻的修行者有什么可怕的地方。</br></br>    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年轻便意味着稚嫩,便意味着平时看上去很厉害,但面对真正铁血的绞杀,往往会因为胆怯而发挥不出多少战力。</br></br>    然而林意却像是一道魔咒,让他们彻底改变了这样的潜意识。</br></br>    他们此时看到这样的一名年轻修行者,心中随之涌起的是恐惧,是寒意。</br></br>    事实上城中隐于暗处的绝大多数南朝军士也并不知晓这名年轻修行者的姓名和身份,但这名年轻的南朝修行者是和林意一起到达,此时既然齐珠玑能够让他单独站出来面对这些吞天狼重铠,他们便有理由相信这名年轻的修行者也能创造奇迹。..</br></br>    ……</br></br>    数十支羽箭呼啸着落向这名年轻修行者的身躯。</br></br>    这名年轻修行者看着这些‘精’准锁定他身位的羽箭,似乎无动于衷。</br></br>    他体内的真元顺着他的十指朝着下方落去。</br></br>    他的真元往下,一些晶莹的细流却是从他的身前往上涌了起来。</br></br>    羽箭落在这些晶莹的细流上,无法穿过,无力的颓然坠落在他的身前。</br></br>    所有吞天狼重铠内的北魏修行者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br></br>    他们可以感知出这名年轻的南朝修行者身周‘荡’漾的真元‘波’动,这名年轻的南朝修行者很强,但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般强。</br></br>    至少在真元修为方面,这名年轻的南朝修行者距离神念还有很长的距离要走。</br></br>    然而这名年轻修行者此时急速朝着身下释放的真元,却像是无形的绳索,扯动着让他们无法感知的东西。</br></br>    “阵师!”</br></br>    “他是阵师!”</br></br>    有一具吞天狼重铠内的北魏修行者反应了过来,惊骇的叫出声来。</br></br>    阵师在战场上也是怪物。</br></br>    只是真正能够‘激’发大型法阵引动天威的阵师实在太过稀少,甚至比神念境巅峰的修行者还要稀少,他们之前只想着这名年轻的南朝修行者该如何战斗,却根本没有将他和阵师联系在一起。..</br></br>    所有的吞天狼重铠都轰鸣起来。</br></br>    所有这些北魏修行者都很害怕阵师。</br></br>    然而他们已经位于法阵之内。</br></br>    当那名年轻的南朝修行者抬起头,他的双手往上扬起时,他们脚下的石地上浮现出许多晶莹的细线。</br></br>    直到此时,这些吞天狼重铠内的北魏修行者才发觉,这些晶莹的细线都是水流。</br></br>    这些细细的水流,从坚硬的石缝里涌出,带着血腥的味道落在了他们身上的重铠上。</br></br>    明明是至为柔软之物,然而被强大的元气力量从符线之中‘逼’出,这些水线却是如同真正的绳索一般,缠绕在了他们的身上。</br></br>    水线之中的力量冲击着他们铠甲上缠绕着的真元力量,让他们瞬间如同陷入泥潭之中,举步维艰。</br></br>    所有这些吞天狼重铠内的北魏修行者感觉到有些冷。</br></br>    不是心寒,而是真正的有些冷。</br></br>    有水流从铠甲的缝隙内流淌到了内里,浸湿了他们的衣衫。</br></br>    即便他们的真元‘激’‘荡’,这些水雾依旧在真元铠甲的内外‘激’‘荡’。</br></br>    此时这些北魏修行者有些不解。</br></br>    他们无法理解,即便能够阻止他们一瞬,但这法阵却似乎对他们形成不了任何的杀伤。</br></br>    然而没有时间留给他们思索。</br></br>    漆黑一片的钟离城亮了起来。</br></br>    一辆马车发出了夺目的光亮。</br></br>    那辆马车原本静静的停在一侧,停在一些刺木之畔,根本没有引起这些北魏军士的注意,似乎只是像一堆旧木一样,略做阻挡之物而已,然而此时,这辆马车绽放出了无数道雷光!</br></br>    一声巨大的雷鸣响起!</br></br>    如‘春’雷落地!</br></br>    在这雷鸣声中,数十道闪电如同疯狂的巨蟒从马车上‘射’出,扫落在这些吞天狼重铠的阵中。</br></br>    电光如鞭‘抽’打在铠甲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刺耳相声。</br></br>    吞天狼重铠之中的这些北魏修行者骇然的尖叫起来,他们体内的真元疯狂的往外宣泄。</br></br>    吞天狼重铠的一片片铠甲如风中的落叶剧烈的震颤着,只是这种强大的真元力量的迸发,却无法阻止电芒的穿透。</br></br>    一具具吞天狼重铠从内里往外一片通透。</br></br>    无论是铠甲之中,还是铠甲的表面,都有无数的电蛇游走。</br></br>    电光的跳跃只是短短的一瞬。</br></br>    整座钟离城重新陷入黑暗。</br></br>    然而这些吞天狼重铠之后的大片步军,却是如同过了百年。</br></br>    他们疯狂的往后退去,忘记了自己曾经的悍勇。</br></br>    他们的身前,所有的吞天狼重铠一片漆黑。</br></br>    吞天狼重铠的后方,有百余名步军一片漆黑的坠倒在地。</br></br>    有白‘色’的烟和刺鼻的气息,从这些漆黑而沉寂的吞天狼重铠内燃起。</br></br>    容意的身影显现在那辆马车的车头。</br></br>    他不忍去看眼前的这种惨况。</br></br>    他的目光落在那些刺木后方的厉末笑身上。</br></br>    他很佩服。</br></br>    厉末笑在法阵上所‘花’的时间并不多,甚至可以说在平时根本就没有去研究法阵,现在的容意能够布置的法阵比他多得多,甚至连铁策军的人都不会认为厉末笑是一名阵师。</br></br>    然而不想在法阵上‘花’费时间和心血,不想钻研法阵和不会是另外一回事。</br></br>    容意败在过厉末笑的手中。</br></br>    他很清楚,厉末笑所会的法阵应该不多,但他要是专心去研究某个法阵,这个法阵一定会很有用。</br></br>    厉末笑转过身来。</br></br>    他看了一眼容意,微躬身为礼。</br></br>    这是两个年轻的阵师的第一次联手。</br></br>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林意的这支铁策军,不是有一名阵师,而是有两名阵师。</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