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剑温侯的目光没有落向钟离城里。

    他没有想要去杀那些潜入城里的北魏修行者们。

    逐一去感知那些修行者,然后逐一去杀死,这是真正的疲于奔命,更加消耗他的真元。

    他的目光落向林意所在的方位,眼中毫不掩饰赞许之意。

    越是生死时刻,便越是能看清一个人的真正品性。

    此时的林意就像潮水中的礁石,任凭多少北魏军队从他身周冲刷过去,都不能撼动。

    但在他看来,林意的力量还是弱了一些。

    假以时日,等到林意的力量再强大一些,林意会是真正的中流砥柱。

    他知道建康城里的绝大多数权贵,包括皇宫里和他有千丝万缕关系的南朝皇帝都不会喜欢林意。

    因为林意是林望北的儿子,更因为林意是何修行的传人。

    任何人都会有弱点,他所熟悉的南朝皇帝自然也不可能是真正的圣人。

    对于那些曾经将自己逼迫到绝路的旧朝敌人,南朝皇帝和他身边依附着的权贵始终会有心理阴影,林意表现得哪怕再过出色,都绝对不可能和他们的“喜欢”联系在一起。

    只是他所认识的南朝皇帝是可以听取人的意见的那种人,而且性格和狠辣根本沾不上边,他今天所做的事情,至少可以让南朝皇帝明白他的态度,今后对林意的态度也会多少有些改观。

    当然直到此时,他也没有想到要逃,或者设法让林意先走。

    他并非寻常的修行者,所以他的看法和观点和寻常人也不同。

    在他看来,不管身后这座城多么千疮百孔,只要林意还没有死,他还没有死,而剑阁那些人终究还会到,那这钟离之战就还未结束,这场战争的胜负就还不好说。

    他的一生之中经历过无数次凶险的战斗,但没有一次临阵脱逃,而且坐以待毙也不是他的风格。

    现在要想拖久一些时间,便需要让这支有条不紊的北魏大军陷入一些混乱。

    调理混乱,总是需要一些时间。

    所以此时他决定尝试一下之前和林意交谈之中的“不能”。

    十万大军之中取对方统帅首级,自然是不可能。

    但林意是真正的怪物,他加上林意这个不知疲倦的怪物,杀死现在正在领军的那个人,或许有些成功的可能。

    他的目光落在敌方船首那名军师身上。

    他的目力远超寻常的修行者,这名军师虽然足够静默低调,但是在那船首上出现之后,发布的第一个军令开始,就已经落入了他的视线。

    他从城墙上飘落了下去。

    就像是黑夜里树叶的影子,没有任何的声音,此时就连江心洲上的很多修行者,都没有发现他的身影。

    他直接落在了林意身侧。

    “我们去杀江心洲上那名主将。”

    他的声音直接在林意的耳廓之中响起。

    “好。”

    林意将左手的刀也放在右手,然后抹了一把脸。

    他的处境其实并不算艰难,因为事实上没有任何一名北魏军士是主动要来和他交手,都是他在尽可能快的追砍身边的这些北魏军士。

    大量的鲜血糊满了他的脸。

    他此时的左手在脸上一抹,甚至抹下来厚厚一层血泥。

    “我会做到最快。”

    “如果是两名以下的神念境修行者,那这人应该会直接死,如果有两名以上的神念境修行者,我会杀死两名,然后将你送到那人面前。若是成功杀死此人,你用最快速度退到我身边。”

    剑温侯看着林意的眼睛,确定林意此时的状态没有问题,然后说道。

    “走。”

    林意异常简单的点头。

    剑温侯的手已经落了下来。

    他的手落在林意的衣领上。

    若是寻常的衣衫恐怕经受不起他的力量和林意自身的重量,然而林意身穿的是天辟宝衣,所以在下一刹那,林意被他提了起来。

    天地间响起嗡的一声震鸣。

    一股可怕的气息出现在浮桥上。

    在江心洲上所有修行者的呼吸莫名一滞,他们下意识的去感知和寻找这股可怕的气息的来源时,浮桥上很多北魏军士震飞了出去。

    天空里多了一道黑影。

    狂风拂面,林意睁不开眼睛,他觉得自己的面部都被狂风吹得有些扭曲。

    船首上的钟明谷抬起头来。

    在江心洲的这些人里面,他第一时间看到了如陨石般朝着自己落来的剑温侯和林意!

    北岸的大军之中,原本一直在闭着眼睛假寐的席如愚豁然抬首,他的身体里瞬间响起可怕的轰鸣,如数条大江同时决堤。

    他的身影瞬间在战车上往前弹飞出去!

    十余道凄厉的剑鸣声同时响起。

    黑暗的夜空被十余柄飞剑的光芒瞬间照亮!

    十余道飞剑同时全力飞空的画面十分罕见,同时带着仓惶之势袭击一人的画面更是罕见。

    然而看着破空而至的这些飞剑,剑温侯只是甩了甩衣袖。

    无数声震响。

    那是剑和剑的撞击声。

    他的衣袖就像是一道巨大的流云,将袭来的飞剑全部卷在袖中。

    除了这些明亮耀眼的十余道飞剑之外,他的衣袖卷住的还有三道未见光亮的很阴险的飞剑。

    只是毫无差别。

    这些飞剑全部落在他的衣袖之中,然后互相撞击。

    这些飞剑之上不同的力量互噬,他的衣袖炸了开来,手臂上出现了数条血痕。

    这些飞剑却是如同破铜烂铁一般,从空中掉落下去。

    林意很震撼。

    只是他知道理应如此。

    承天境的修行者和剑温侯这种亚圣相比,实在是天地的差别。

    天空之中在此时出现了一轮血月。

    那是一道血红色的刀光,带着神圣的气息。

    随着这道血红色的刀光出现的,还有一件很奇特的兵器。

    像是一根拐杖,但是却从空中飞来,两端却都是鹤形。

    两名神念境的北魏修行者,这是剑温侯之前考虑到的情形。

    剑温侯先看了一眼那道血红色的刀光。

    他的身躯陡然变得庞大起来,与此同时,他将手中的林意砸了出去。

    他就像是投出一块石头一般,将林意朝着下方船首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