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无法用言语形容这种失重的感觉,林意自己即便是从山崖上跳下来,恐怕也不可能做到这么快。

    他此时身影之快,甚至真正超过飞剑。

    鲜血在他体内不断朝着肌肤的表面飞去,似乎就要离体飞出他的身体。

    正常的修行者的身体恐怕都无法承受剑温侯这样的一掷,但是林意可以。

    他瞬息之间克服了心中这种恐慌,感知牢牢的锁定了船首上正在飞退的目标,那名北魏军师模样的男子。

    空气里面响起了无数噼里啪啦的响声,他身前的劲气和两名随着厉喝声阻挡在他前方的将领身上的劲气互相冲击,他的瞳孔急剧的收缩起来。

    他还没有出剑或者出刀,这两名浑身散发着铁血气息,如铁塔一般拦在他身前的两名北魏将领,他们身上的铠甲就像脆弱的纸片一样裂了开来。

    这两名北魏将领悍不畏死的厉吼着,他们体内宝贵的真元毫无保留的往前狂涌而出,然而却依旧挡不住恐怖力量的侵袭。

    在下一刹那,他们的身躯也如同纸片一样裂了开来。

    这是剑温侯的力量。

    在投掷林意的同时,他将自己的一部分力量投了出去。

    这是高境界的碾压,即便是神念境的修行者也不可能凭借自己一人之力阻拦。

    林意在血肉碎块之中穿过。

    他在今夜已经习惯了血腥,他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就对着已经在身前的那名北魏军师出剑!

    钟明谷的眼睛眯了起来。

    他没有想到剑温侯和林意敢用这种方式到这里来杀他。

    他此时承认这是他大意犯下的错误,但是他并不认为剑温侯和林意能够得逞。

    他准备先行险杀死林意!

    只要林意在这里死去,今夜北魏军队丢失的很多东西,就能找回来。

    他的脚底原本在甲板上极为快速的往后移动,就像是抹了一层极滑的油水一般,然而此时却像是生了根一般骤然停了下来。与此同时,他隐匿在体内窍位之中的磅礴真元像风一样的流失出去。

    他身上不见任何兵器。

    他朝着林意的那柄剑伸出了手。

    剑温侯行走在林意之前的力量并未完全消失,所以他此时伸手,首先面对的便是剑温侯的力量。

    一连串刺耳的裂响声在他的这只手之前响起。

    他这只手前方的空气被两股强大的力量压迫成实质,甚至出现海水般蔚蓝的色泽。

    两种不同的元气互相渗透和冲击,形成了一条条如裂缝般的晶纹,然后炸开!

    轰的一声巨响!

    一团可怖的气浪就在他这只手一尺之前炸开。

    气浪冲击在甲板上,甚至让坚硬的甲板都发出了无数声裂响,将甲板上一切细物都扫飞出去。

    然而他这只手依旧稳定。

    他的身体在狂风之中巍然不动,他的手上散发着晶莹而神圣的光泽,然后直接握住了林意的剑身!

    剑温侯的身体已经从空中在落下。

    那道血月般的刀光朝着他不断落下,但是却不能触及到他的身体,刀身上的血样光芒在不断的燃烧,只是这种力量无法落到剑温侯的身上,反而朝着刀身压去。

    这柄刀开始腐朽。

    那根鹤杖的主人是一名老妇人,她在现身的一刹那就被剑温侯弹出的五道剑气击飞了出去,此时正落在浮桥上面不断的咳血。

    她脸上的皱纹里都沁出鲜血,此时她在浮桥上,除了咳血之外却不敢动。

    不敢进,也不敢退。

    就如一名神念境修行者能够轻易压制两名承天境修行者一样,入圣境的剑温侯面对这两名神念境修行者的联手也是瞬间取得了绝对的优势,然而此时看着钟明谷那只异常晶莹的手,他的心和身体一样落了下去。

    任何的推断不可能百分之百的精准,在将林意投出之前,这名北魏军师即便已经用极快的速度后退,但他依旧没有感觉到任何神念境修行者的波动。

    这名北魏军师给他的感觉是承天境巅峰的修为。

    只是既然能够在这里指挥这么多的军队,他不得不更加小心一些,所以他放弃了直接杀死阻拦他的两名北魏修行者,而是将更多的力量汇聚在林意的身前。

    他将这名北魏军师看成神念境修行者。

    然而他没有想到,这名北魏军师的确是神念境修行者,最为关键的是,他竟然是一名能够破去他的这部分力量的神念境修行者!

    若是他自己在和这名北魏军师交手,即便判断失误,他也能够及时纠正所犯的错误,然而此时林意已在对方身前,即便是南天三圣,也不可能在这样局促的时间里再插手林意和这名北魏军师的战斗。

    ……

    林意的呼吸刹那停顿。

    他的手指原本已经多处骨裂,即便他的恢复能力远超常人,但紧握着剑的每一个刹那,这种疼痛都是令人难以忍受,只是当这只晶莹的手穿过澎湃的气浪落向他的剑时,那种极度危险的气息让他甚至忘却了疼痛。

    那种死亡的逼近感,让他的心脏瞬间剧烈的收缩,跳动,朝着他的身体血脉之中挤出更多的鲜血。

    他体内残存的所有丹汞,在这一刹那全部顺着他握着的剑身喷了出去。

    噗的一声闷响。

    钟明谷的脸色苍白了些。

    他的这只手掌瞬间黯淡。

    原本他可以直接握住这柄剑,然后用剑柄便反撞死林意,然而此时自己掌指之间的真元如潮汐般消退,让他知道自己已不够力量这么做。

    只是他依旧可以很快。

    他的手掌往下压去,他的手掌很平直的压在林意的剑身上,然后按住了这柄剑,朝着林意的胸腹之间拍去!

    林意的左手还有刀,然而此时对方的速度和力量让他根本来不及出刀,甚至连转动剑身都做不到。

    钟明谷的这只手,就像是一座小山压住了他的剑,然后拍在了他的身上。

    嘭的一声震响。

    林意的身体就像皮球一般往上弹起。

    一股可怖的力量无比狂暴的冲入他的身体。

    噗的一声,他喷出一口鲜血。

    整个战场骤然一静。

    哪怕钟离城之中杀声不断,但是江心洲和北岸的北魏大军却是骤然失去了声音。

    林意的背上洒出了不少鲜血。

    他背部的肌肤和血肉都略微往外鼓起,撕裂开来。

    钟明谷这只手的手腕和手肘之间也发出了骨裂的声音。

    他痛苦的轻哼出声。

    原本在他的预料之中,他是根本不可能受伤,然而不只是丹汞剑,林意的身体也如同巨大的怪兽,比丹汞剑更加惊人的吞噬着他的真元。

    真元的消失让他的血肉显得脆弱。

    他的手腕和手肘之间的骨骼也都同时震断。

    但他的眼神依旧无比的冷漠。

    在他的眼睛里,林意已经是一个死人。

    林意感觉自己似乎就将崩裂开来,然而强烈的战意让他忍着无比的剧痛,他的双手都朝着钟明谷这只手抓去。

    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右手何时放开了那柄压在自己身上的剑,也不知道自己左手的刀何时从手中震脱出去,但是他的双手在身体往后弹飞出去之前,真的抓住了钟明谷这只手。

    这也不是钟明谷料想之中的事情。

    他觉得林意已经不可能有反击的余力,而他收回自己手时也比自己想像的要慢,因为他的手断了。

    林意扯住他的手,就像是扯住了他的一节来不及收回的衣袖。

    钟明谷此时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他不喜欢自己身体的任何一部分不能被自己完美控制,这种感觉甚至有些让他感到很罕有的恐惧。

    一股真元从他的身体深处涌出,直觉般顺着他的这条手臂的经络冲了出去。

    轰的一声。

    如同一个巨浪在他的手腕上响起。

    林意握住他手臂的双手虚弱的颤抖起来。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开始变得寒冷。

    钟明谷在他的感知里,还是强大如海,而他此时就是一条被巨浪抛起,即将被拍碎的小船。

    然而也就在此时,他似乎即将炸裂开来的胸腹深处,丹田之中,涌起了无数条激流。

    他很难思索和形容自己哪里来的力量,他只知道自己的双手并没有就此被震断,被甩开。他依旧紧紧的握着钟明谷的手腕。

    他的双脚踢了出去。

    就像兔子蹬腿一样踢了出去!

    钟明谷的眼睛骤然睁大到了极致,他的眼角都出现了红线,似乎眼角都已经睁裂。

    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从林意的身体里炸开。

    他的目光往下扫去。

    咚的一声闷响在此时已如春雷般响起。

    他的身体往后弓起,弹起。

    一声刺耳的撕裂声。

    这声撕裂声来自他的肩部。

    他被林意抓住的这条手臂,就像一截嫩藕被硬生生的扯了下来,脱离他的身体。

    猩红的鲜血和残破的血肉,就像是沾染了红糖的藕丝,让人觉得无比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