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林意不断咳血。..</br></br>    他似乎要将身体里的所有鲜血都咳光。</br></br>    滚烫而猩红的鲜血之中,甚至还夹杂着血肉碎屑。</br></br>    但是这个时候他突然笑了起来。</br></br>    他忍不住想笑。</br></br>    他张狂的放声而笑。</br></br>    鲜血还在从他口中涌出,他笑得像个疯子一样。</br></br>    他的笑声比他的咳嗽声更加刺耳,那些江心洲和北岸上的北魏军士听着这样的笑声,莫名的更加恐惧。</br></br>    他们不知道林意到底是在笑什么。</br></br>    林意笑,是因为他真的死不了,而且他此时的身体状况,真的是印证了他以前的猜想。</br></br>    他丹田之内那颗内丹在不断的崩解。</br></br>    每一次崩解带来的震荡,都让他的身体有种炸裂的感觉,然而随着那颗内丹崩解而产生的滚烫气流,在他此时的感知里,却是浓厚无比的生机,就像是无数鲜血的浓缩。</br></br>    他的身体里有滚滚的精气在生成。</br></br>    他不断咳血,然而体内却有更多的鲜血在生成。</br></br>    这种震荡,甚至就像是在彻底换血,将他的身体在重新洗涤,将他之前修行磨砺不到的身体深处都在冲刷,甚至连他已经陈旧的鲜血都在冲刷取代。</br></br>    他体内的伤势虽然沉重到了极点,然而在这样的冲刷之下,却是没有恶化,反而以惊人的速度在好转。..</br></br>    于千军万马之中突袭杀死敌方主将,又恰好解决了修行的隐患,更有可能再攀高峰,岂不快哉!</br></br>    他张狂而笑,身体里那颗无时无刻不在吞噬他气血的丹物此时开始彻底消解,就像是身体里一颗巨大的毒瘤瞬间被割除,他更是无比轻松。</br></br>    而此时带着他疾掠回钟离城墙的剑温侯感知到他的气息竟然极速的强横起来,震惊之余也是如释重负。</br></br>    “何修行到底教了你什么?”</br></br>    他忍不住压低了声音问了一句,但当他的双脚落在城墙上时,他的身体微微一震,又摇了摇头,道:“何修行自己也不可能有这样强大的功法,否则他在过去十年间就早已战胜了沈约。”</br></br>    “不只是何修行,沈约也教过我。只是我修炼的大俱罗功法也只是来自沈约和我的推测。”</br></br>    林意还在咳着血,他转头看向剑温侯时,却笑不出来。</br></br>    剑温侯的脸色更黑了些。</br></br>    并非是焦虑和生气的那种黑沉,而是肌肤下方真正的透出了黑意,就像是被夜色所染。</br></br>    人之寿命终有尽时。</br></br>    他很清楚剑温侯虽然在这片战场上强大得令人发指,然而剑温侯已经太老,他的很多身体机能都靠真元流转维系。简单而言,像他这样老的人,寿元早尽,早就已经老死了。</br></br>    是他的修为,是他的真元在吊着他的命。</br></br>    真元的大量消耗,对于剑温侯而言就是在飞快的燃烧着他残余的寿命。</br></br>    “连沈约都教过你,我真的很意外。”</br></br>    剑温侯将林意轻轻的放下,他的眼瞳里充满了震惊和感慨。</br></br>    他想了想,确定不是自己太老忘记事情,而是真的自己都没有听说过这门功法。</br></br>    所以他忍不住轻声问道,“大俱罗,是一门什么样的功法?”</br></br>    “是一门肉身成圣的功法,不需要吸纳天地灵气炼化为真元,而是通过五谷之气来强壮气血。力量强大,而恢复能力惊人。”林意尽可能简单扼要的说道。</br></br>    剑温侯毕竟不是寻常的修行者,他认真的想了想,在下一个呼吸间就轻声感叹道:“五谷之气也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天地灵气…人之祖先以天为被,以地为床,艰难求生之中,渐渐以五谷为主食,这果然是有道理的。所以后世见了吸纳天地灵气的强大,所有修行者便只取这一道…按此来想,所谓的天地灵气便应该有很多种,我们寻常修行者凝练真元的天地元气是一种,你这大俱罗五谷之气是一种,其余或许还有很多种,只是没有那么多天赋高明的人再去深究而已。”</br></br>    境界不同,感悟就不同。</br></br>    林意之前和齐珠玑、白月露等人谈论修行的问题,更多的便是相互的迷惑,怀疑这种功法修到高深处的可行性,然而现在林意听着剑温侯的这句话,便明白剑温侯的看法和他们截然不同,剑温侯不想不可能,只是觉得有无数可能。</br></br>    通往高处的道路有很多,只是绝大多数人都不愿意再去另辟蹊径,另外去寻找隐没不见的道路而已。</br></br>    林意连咳了数口血。</br></br>    他终于能够完整的呼吸。</br></br>    他贪婪的吸了一口新鲜空气,虽然胸腹之间依旧疼痛欲裂,然而他却觉得自己的心胸似乎更为开阔了些。</br></br>    “你还能杀几个神念境的修行者?”</br></br>    他看着剑温侯,轻声问道。</br></br>    “最多两名。”</br></br>    剑温侯也异常简单干脆的说道。</br></br>    然后他顿了顿,皱了皱眉,认真的想了想,道:“我会老死在这里,如果你能够活着,我想你今后不要找平蛮郡毕家的麻烦,毕竟他们对我有恩。”</br></br>    “我知道了。”</br></br>    林意有些艰难的点了点头。</br></br>    剑温侯在有真元的时候,这里应该没有人能够杀得了他,而他真元耗尽之后,应该就会死去,所以他说会老死在这里。</br></br>    这应该算是剑温侯的临终请求。</br></br>    “像这样的一支联军再过特殊,最多也就五六名神念境修行者到顶,北魏的神念境修行者数量在此之前一直比我们南朝要少,刚刚被我杀了两个,再加上被你杀掉一个。只要我在这里不出手,恐怕一时不会有神念境修行者敢进城。”</br></br>    剑温侯看向江心洲和北岸的北魏大军,微嘲道:“否则再被我杀掉一两个,他们根本没有信心去面对韦睿的军队。”</br></br>    “只是更多的修行者,恐怕会以之前渡江的方式偷偷入城。”</br></br>    剑温侯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林意,“我想知道你多久能够有再战之力,如果你不可能再战,我想最好的选择,是我带你和那两名阵师走,和剑阁会合再来。”</br></br>    林意想了想。</br></br>    “柴油盐!”</br></br>    然后他用力的大喊了一声。</br></br>    他的声音此时显得很响亮。</br></br>    当他的声音响起,在江面上遥遥传开时,很多北魏军士都莫名的心中一寒。</br></br>    剑温侯知道他喊的是那名皇宫供奉,只是他不明白林意此时的意思。</br></br>    “你的真元不能浪费,我让他先来带我。”</br></br>    林意看着他,轻声道:“让他直接带我去找容意和厉末笑,齐珠玑他们。我要走,也是我们这些人一起走,若是等他带着我找到他们,我还需要很久时间才能战斗,那我们尽可能的突围出去。若是我到时候已经能够战斗,便再看具体情形而论。我的刀剑已经丢在了他们的阵中,这一根镇河铁心,你先帮我看着。”</br></br>    剑温侯知道林意不是迂腐之人,他看着就在眼前不远处的那根镇河铁心,点了点头。</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