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条船不小。

    即便一架投石车占据了不少区域,然而当两百数十名修行者汇聚在这条失去了船头的残船甲板上时,依旧并不显得十分拥挤。

    只是气氛显得太过沉重,虽然没有人出声,然而这么多修行者身上的气息互相激荡,还是响起了无数细碎的风声,就如很多人在窃窃私语。

    一般而言,无论是南朝还是北魏,每千人的寻常边军之中有一两名修行者属于正常,在重要战事时,有借调而来的修行者便会更多。

    在已经失去了一些修行者,而且有数十名修行者已经入城之后,还有两百几十名修行者汇聚而来,哪怕是对于这十万大军之数,这比例也已经不低。

    但和这纯粹的数字比例相比,这些修行者的修为境界,更显得特殊。

    因为这支联军之中有很多门阀的私军,还有一些工坊、一些修行地随军过来的修行者,所以这聚集而来的两百数十名修行者之中,竟有过半的修行者都在承天境之上。

    这样的比例,便显得尤为可怕,除非是这种联军,这种两朝征战最为关键的某个战役之中,绝对不可能出现。

    “我们这是什么样的联军?”

    席如愚缓缓的转身,看着这些沉默的北魏修行者们,含着深深的自嘲说道:“想必你们所有人来时都是和我一样想法,你们之中随便出手十余人,加上先前那些吞天狼重铠便应该可以很轻松愉悦的杀死这座城里的所有南人。只是现在你们应该和我同样的心情。”

    “先前是我的心态有些问题。”

    他看着这些依旧沉默,脸色都十分难看的修行者,自己却渐渐面无情绪,“但你们若是在我的统军之位也应该会一样想,我们有十万之众,这城中南朝军队只有三千之数,我们既然到了,自然不可能再等着中山王座下的军队到了,再看着他们夺这座城,那未免显得我们太过无能。若是我真的那样做,你们恐怕也不会愿意追随我这样的无用将领。”

    “钟先生向我保证会在天明前攻下这座城,他说若是杀不死林意,他便将自己的头给我。”

    席如愚看向江心洲中某座营帐,冷漠道:“现在他已经将他的头给了我…只是归根结底,他还是不愿意过多的牺牲你们的性命。修行者始终是王朝最宝贵的财产,他这么想,其实我也这么想。关键在于,攻下这座城后,我们还需要和北魏的大部边军战斗。你们活得越多,接下来的战斗我们获胜的希望自然越大。”

    “只是现在我不这么想。”

    “不管你们爱不爱听,你们很多人的命都没有钟先生重要,不管你们怎么想,在我看来,现在不杀死林意和那名亚圣,我们军中可能还会有神念境的修行者死,而且就算我们靠这些寻常军士的命填下了这座城,不只是这剩余的几万大军会不愿意追随我这样的将领,看不起我这样的将领,他们同样会看不起你们所有人,恐怕就连你们都看不起自己。”

    “所以你们可以认为我现在的心态更有问题,但这就是军令,我需要你们所有人接受。”

    “无分贵贱,你们所有人都去冲城,去杀死那名亚圣和那铁策军的林意。”

    “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死的没有价值和意义,如果你们注定死在这里,你们应该明白,你们的死对于这场战争和整个北魏都有价值。”

    “怯战者,会记录在案。”

    他说完这句话,便不再说什么,只是举起手来,下了军令。

    船上一片死寂。

    有很多人看着身周这么多修行者,本身便已经接受,本身便想去杀死那名年轻的南朝将领,有些人生怕自己首先被那名亚圣杀死,心中不接受,但此时却不得不接受。

    两百数十名修行者,有过半的修行者都到了承天境,十万大军之中除了其余两名神念境修行者,集结出来的所有修行者,要去杀两名修行者,而且还是如此的气氛,有些怪异。

    ……

    “北魏超过神念修行者的数量还是略少于南朝,这和底蕴,和以前北魏比南朝战乱更多,死的修行者更多,而且很多修行地,很多学院波动太大有关。光是这十余年的国力迅速强盛,这种事情也是不可能迅速弥补。这支北魏军队里没有入圣境的修行者。”

    这些修行者的聚集和此时的动静不可能逃过剑温侯的眼睛和感知,他此时轻易的猜出了席如愚要做什么,他转头看向林意,道:“这北魏的主帅已经疯了,不过不知是该用深谋远虑的睿智来形容,还是用歪打正着形容。”

    林意苦笑起来。

    他很清楚剑温侯这些话的意思。

    那名北魏主帅的疯狂却恰好不给他恢复的时间,现在这些北魏修行者虽然看起来恐怕会死很多人,但是若是等他恢复,可能死在他手中的会更多。

    战场上将帅的一个命令,便会瞬间引起天翻地覆的变化。

    他此时想要逃入城中也似乎没有什么意义,既然这些恐怖数量的修行者要杀他和剑温侯,那这些修行者便会化为死亡的洪流,始终随着他们,将他们所经之处绞杀干净。

    若是二十人,那剑温侯护着他,或许有摆脱的可能。

    但两百几十名修行者同时到来,便不可能有摆脱的可能。

    ……

    一道凄厉的剑鸣声如鹤唳长空般响起,掀起了天地元气疯狂暴走的序幕。

    一道银色的飞剑一往无前的首先飞来。

    这道飞剑的主人知道自己不可能是剑温侯一招之敌,知道自己的飞剑不管如何都会被直接击落,所以这道飞剑倾注了超越他极限的真元力量,在空中比闪电还要耀眼。

    剑温侯也知道往城中退却没有意义。

    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那道纯粹追求急速和力量,连他都觉得很快的飞剑,他却是没有出手。

    因为就在此时,一道虚剑在他和林意的后方已经形成。

    这道真元和天地元气凝成的透明虚剑朝着那道银色的飞剑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