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就在这时,他听到远处传来隆隆的声音。

    这声音来自南边。

    他有些震惊的抬起头来,确定不在钟离城中,而在钟离城外。

    此时钟离城里每一个南朝人都在期待着援军的到来,但这似乎不是援军。

    因为即便是奔跑速度最快的轻骑军都不可能那么快。

    那声音就像滚雷在钟离城外的南边荒野里滚动而来,又像是一条传说中的土龙在地上急速的穿行。

    那到底是什么?

    容意听着那急速接近的声音,只觉得地面都微微震动了起来。

    也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另外一个声音。

    无数凄厉的惨叫声同时炸响。

    那些声音的凄厉程度,让人听过了一遍之后绝对不想再听第二遍。

    只是这样的声音他已经在浮桥那边听过了一次。

    他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他都不需要去听那些声音的具体方位,就已经明白,是护送白兰郡郭家的那些地方军在无奈之下,已经将剩余的那些毒虫都放了出来。

    ……

    城南的城墙上已经并无南朝守军。

    当北墙破口,两万北魏军队如潮水涌入之后,钟离城南边的军士很自然的朝北去援,此时南墙的墙头,只在城门楼附近有孤零零的近百名南朝军士。

    这些南朝军士也只是用于守着这道城门。

    若是有援军来,他们必须第一时间放下城门。

    若无意外,这近百名南朝军士也存在不了多久,因为就在这钟离城南边的街巷之中,已经出现了一股股北魏军士的身影。

    那些最为幸运的北魏骑军,已经接近这座城的最南端。

    这些北魏骑军身下的战马气喘剧烈到了极点,从口鼻之中喷出的白汽白沫不断的喷在钟离城的道路上。

    他们看着已经清晰可见的城门,心生升起的全部都是胜利的曙光。

    只是这时出现了意外。

    容意听到的从南边而来的声音,落在城墙上近百名南朝守军和这些已经接近城墙的北魏骑军耳中,显得更为清晰…更为可怕。

    远听如滚滚落雷,他们距离更近的,听起来就像是有巨鼓在地上不断锤击,不断跳跃。

    城墙上的那些南朝守军忘记了恐惧,他们甚至没有在意那些凄厉的惨叫声。

    他们全部朝着城外看去。

    真像是有一条巨大的土龙在以恐怖的速度朝着他们冲来。

    一条烟尘滚滚,最前端在黑夜之中闪耀着森冷的寒光。

    “那是什么?”

    这近百南朝守军之中已经没有修行者的存在,为首的一名低阶将领用力的眯着眼睛,他终于看清,那如巨鼓砸地,带起后方一条尘龙的身影,似乎是一具高大的重铠!

    然而他完全不能理解,因为只有真元重铠才可能拥有这样的速度,但是这具重铠身上没有任何真元重铠独有的光焰,它在夜色里,就像是一块沉冷移动的玄铁。

    就从他们听见声音的从远处到现在,就算是真元重铠,这样的速度冲击到这里,内里的修行者恐怕也早已真元耗尽。

    那这到底是什么?

    ……

    有狂风如浪拍来。

    当这具重铠的身影距离这城门已经只有数箭之地时,城墙上的这些南朝军士才终于清醒过来,为首这名将领震撼的大喝问道:“来者何人?”

    “林阁主!”

    “林阁主在哪里?”

    听到他的喝问声,这重铠内的修行者似乎也陡然振奋起来,但是他没有说自己的身份,只是剧烈喘息之时,这样的声音不断从重铠内里响起。

    “林阁主?”

    城墙上这些南朝军士都听清楚这是南朝口音,他们心中已经下意识明白这人应该是南朝的修行者,只是听到这样的反问,他们却都有些发愣。

    “难道是林意林将军?”

    其中有一名南朝军士下意识的说了一句。

    他们虽然在城南,但是北边的战况不断的传来,林意和那些北魏大军的厮杀,也让他们热血沸腾,此时听到林姓,他们脑海中之中也都是林意的名字。

    “林意,林阁主!在哪里?”

    这名南朝军士的声音在此时当然不算响亮,然而这重铠内的修行者却偏偏听得清楚,所有人都只觉得这重铠内的修行者身上气息又是大振,所有人都听得出这名修行者的语气里充满了欢呼雀跃和急切。

    “北边!在北边城墙!”

    几乎同一时间,这南墙上的近百名南朝军士全部反应了过来,不约而同的大叫出声,同时朝着北边城墙破口处指去。

    林意对于这座城而言太过重要,而且已经是他们心中的旗帜,林意的生死和这座城的存亡息息相关,此时这些南朝军士只想着林意也必定处于极为危及之中,他们下意识的觉得要让这具真元重铠赶到林意的身边。

    “开城门!开城门!”

    在这些南朝军士都同时叫起来之后,为首这名将领才反应过来,连连叫道。

    “林阁主!”

    然而这些南朝军士手忙脚乱还未来得及放下城门,他们听到这样的叫声已经在城墙上响起,接着有狂风和烟尘从他们的头顶冲过。

    他们抬起头来时,心中无比震撼,只看到这具真元重铠已经直接越过城墙,从他们的头顶直接跃过,只是一两个起落,就已经落在城中。

    “什么!”

    一支北魏骑军正已冲到正对着城门的道路上。

    这支北魏骑军便是那支最幸运的,一路都没有遇到任何南朝军队阻截的骑军。

    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已经听到雷声落在面前,他们看到一具重铠狂奔而来。

    一片骇然的惊呼声响起。

    这些北魏骑军直觉这并非是北魏的重铠,那些反应最快的北魏军士几乎是下意识的射箭,抛出抛网。

    “林阁主!”

    然而这具重铠太快,内里的修行者依旧叫着,笔直的由南向北冲去,那些箭矢和抛网全部落在了他的身后。

    噗噗噗…..

    无数的破碎声响起。

    这支之前很幸运的北魏骑军正中出现了一条恐怖的血浪,无数碎肉残肢朝着四面八方飞溅。

    两侧残存的数十名骑军看着中间道路上一堆破碎的血肉和碎骨,恐惧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只是浑身不可遏止的在急剧颤抖。

    直到那具重铠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之中和黑暗之中很久,他们之中才有人因为过度惊恐和恶心而哇的一声呕吐起来。

    他们其中的一些人强忍住呕吐,浑身被冷汗湿透,大脑却依旧还是一片空白,只是有些反应过来,他们中间那些同伴的死亡,似乎只是因为挡住了这具重铠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