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林阁主!林阁主!…”</br></br>    这样的声音伴随着如雷的轰鸣在钟离城中滚动,容意也很快听清楚了。..</br></br>    他的身体颤抖了起来。</br></br>    这应该是在喊林意,用阁主二字来喊林意的,只有可能是剑阁中人。</br></br>    他忍不住就想大叫,林意在北墙,然而就在此时,他看到一道黑影落了下来。</br></br>    他的瞳孔急剧的收缩起来。</br></br>    他看到这人身穿着北魏的轻铠,他感受到了这人身上荡漾着的强烈元气波动,接着看到了这名北魏修行者脸上的杀意。</br></br>    没有任何的犹豫,他体内仅剩不多的真元化为元气消失在他的经络间。</br></br>    他的九柄阵剑飞了出去,同时落向那名北魏修行者。</br></br>    蓬!</br></br>    这名北魏修行者手中砸出一颗尖锤般的奇特铁器。</br></br>    随着一声爆鸣,这件铁器的表面上瞬间生出无数的裂纹,随着他贯注进去的真元一起炸开,变成无数道细碎的铁屑,朝着上方的夜空里形成无数条黑线。</br></br>    随着这些铁屑的往上飞起,容意九柄剑之间的元气链接被迅速切断。</br></br>    他的九柄剑上的力量急剧的消失,颓然跌落于地。</br></br>    “这是破阵子?”</br></br>    容意茫然的看着那些细线,想到这竟是北魏皇宫工坊里出产的那种罕见武器。</br></br>    这名北魏修行者看着茫然的容意,心中生出些许怜悯。</br></br>    容意和他的儿子差不多年纪,而且这些年轻的南朝修行者的表现,足够让他敬佩。</br></br>    只是战争就是战争,战争的残酷在于,在战场上,越是尊敬的敌人,便越具威胁,便越是要尽可能快的杀死。</br></br>    尤其对方是一名阵师。</br></br>    一柄轻薄的淡青色飞剑从他的衣袖间飞了出来,他准备在下一个呼吸时,杀死这名已经真元耗尽,不可能有多少抵抗能力的年轻阵师。</br></br>    然而也就在这一刹那,他霍然转身。</br></br>    星光从夜空里洒落,洒在白月露的身上。</br></br>    嗤的一声裂响。</br></br>    这柄原本要飞向容意的淡青色飞剑化为肉眼难见的流光,落向这名悄然出现的少女。</br></br>    当当当当…</br></br>    白月露的身周不断涌起耀眼的火花。</br></br>    两道飞剑在白月露的身侧瞬间相交数十剑。</br></br>    这名北魏修行者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瞪大到极限,不知为何,他只觉得对方对自己的剑招熟悉到了极点,不管自己如何变招,对方总是能够快自己一些。</br></br>    飞剑之间的厮杀,胜负本在一线之间,他的体内寒意不断上涌,在一两个呼吸之间,便已经击溃了他的信心。</br></br>    随着一声厉叱,他的身影急速的朝着后方的夜色之中倒掠出去,他的飞剑就像是跟着他的影子,不断的飘舞,在数息之间也同时消失。..</br></br>    看着惊走了那名北魏强者的白月露,容意无比的感动,但是想到眼下的处境,他还是很难受。</br></br>    “应该是剑阁中有人来了。”</br></br>    他的眼眶微热,但此时哭泣应该是十分丢脸的事情,他强行忍着,说了一句,然后又点了点前方不远处一处,“林意要的口粮在那边的马车里。”</br></br>    “跟着我。”</br></br>    白月露点了点头,异常干脆的转身。</br></br>    她所经历的生离死别远比任何人想象得多,所以她远比任何人想象的要坚强。</br></br>    ……</br></br>    没有人能够阻拦这具朝着北墙狂奔冲刺的重铠。</br></br>    当内里的修行者不断的重复着“林阁主、林阁主”这样的大喊,即便是城中普通的南朝军士,甚至是连所有的北魏军士都明白这具重铠中人是要在找林意。</br></br>    “北墙!”</br></br>    “往北!”</br></br>    “林意在北墙!”</br></br>    很多声音零散的叫喊了起来,渐渐这样的声音汇聚成了巨大的声浪。</br></br>    这声音不只是已经很靠近北墙的齐珠玑等人听到了,就连在城墙上的林意都听到了。</br></br>    齐珠玑深吸了一口气,他的眼睛里生出幽火般的希望。</br></br>    这样的喊声,让他明白这座城里至少还有不少南朝人活着,而且和他想象的一样,只要林意不死,只要林意还在战斗,他就会给这些人继续战斗下去和活下去的勇气。</br></br>    在轰然的声浪中,那具横穿钟离城的重铠出现在了林意的视线之中。</br></br>    “腾蛇重铠!”</br></br>    林意看着以恐怖速度带着尘浪冲来的重铠,他只是一眼看到这具重铠的大致影子,他便认了出来。</br></br>    “在这里!”</br></br>    他不知道此时这具重铠里的是谁,但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朝着那具腾蛇重铠大叫了一声!</br></br>    “林阁主在这里!”</br></br>    柴油盐几乎同时发出了一声大叫。</br></br>    他的前面四个字比林意的声音响出太多,但后面两个字却是已经低落下去。</br></br>    这一声大叫出口,一口血雾便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br></br>    他已力尽。</br></br>    他的真元在此时已经彻底耗尽。</br></br>    接二连三的北魏修行者不断出现在他和剑温侯的视线和感知里,这些北魏修行者从四面八方攻来。</br></br>    “不要太耗力。”</br></br>    林意转头看着剑温侯,轻声说道:“等那具重铠到,等我穿上那具重铠,我应该就可以战斗。”</br></br>    剑温侯脸上的皱纹似乎已经深入血肉。</br></br>    他的每一条皱纹之中都似乎在渗出血来。</br></br>    听着林意的这一句话,他微微的摇了摇头,道:“耗不耗力都已无用,我恐怕坚持不到那个时候。”</br></br>    轰的一声震响。</br></br>    一名身躯魁梧的北魏修行者被他挥出的一掌拍中,整个身体的背部炸开,残躯飞出了十余丈,朝着浑浊的江水坠落。</br></br>    然而此时,周围却发出了一阵抑制不住的欢呼。</br></br>    剑温侯的肩上涌出了一朵血花。</br></br>    这名北魏修行者在临死之前,刺中了剑温侯一剑。</br></br>    这道剑伤并不深,然而却给所有这些围攻的北魏修行者莫大的信心和惊喜。</br></br>    这说明这名亚圣已经到了极限。</br></br>    林意深吸了一口气,他站了起来。</br></br>    此时即便他体内伤口之中已经到处都是清凉之意,但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还是十分脆弱,根本不可能剧烈发力,只是他觉得自己必须站起来战斗。</br></br>    欢呼声骤停。</br></br>    天地为之一静。</br></br>    他只是这样站了起来,就让这些围攻的北魏修行者莫名的一滞。</br></br>    嗤!</br></br>    一道飞剑从后方的天空飞落下来,直击他的后背。</br></br>    也就在此时,一道剑光出现,准确的斩在那道飞剑上,碾压般的强大力量,直接让那道飞剑的光焰彻底熄灭。</br></br>    出现在城墙上的晋冬颓然跌坐下来。</br></br>    他也开始不断的咳血。</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