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北魏的欢呼声骤停,天地一静。

    但在城内,却是响起一声欢呼。

    欢呼声来自那具重铠之内。

    欢呼雀跃,雀跃只是形容欢喜的神态,很少有人能够真正像麻雀一样飞腾起来。

    然而这声由衷的欢呼声响起的刹那,这具沉重的重铠一声轰鸣,真的飞腾了起来。

    沉重的重铠从城墙下方跃起,带着隆隆的风声,带着那种说不出的欢喜兴奋之意,义无反顾的朝着墙上落去。

    “拦住他!”

    随着一声厉喝,数道刀光同时斩向这具重铠。

    此时这些北魏修行者都不知道这具重铠的来历,也不知这单独一具重铠冲来能有什么用,然而他们下意识的觉得,只要这具重铠能够到达林意的身边,便一定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

    数道耀眼的火光在重铠身上绽放,这几名北魏修行者都感到手臂发麻,然而令他们骇然的是,承受了他们这数记重击的铠甲表面,甚至连刀痕都没有留下!

    这具诡异重铠的铠甲坚韧程度,比起北魏最强的鲲鹏重铠竟然也不遑多让。

    沉重的铠甲硬生生的撞过绵密的刀网,如铁山般轰然砸在城墙上。

    不远处已经断崖般的城墙在剧烈的震动之中,又是崩落一段。

    “林阁主!”

    这具重铠一落下,双膝微弯,竟是轰然跪倒在林意身侧。

    内里的修行者毫无停留的开始卸甲。

    他的面甲首先摘下。

    刚刚摘下面甲的刹那,一股浓厚的血腥气也冲了出来。

    鲜血在今夜似乎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这名修行者喷出了一口血雾。

    只是鲜血在今夜也是最让人感到灼热的东西。

    看清这名修行者面容的刹那,林意体内的鲜血烧了起来。

    “唐念大!”

    他喊出了这人的名字。

    “林阁主!”

    这人听到林意记得自己的名字,他顿时又高兴得如同小孩子。

    只是他的手脚不停,沉重的铠甲一片片在他身上如同屋瓦拆下,然后他迅速的按照顺序,直接按在林意身上,帮林意穿戴。

    林意接过了这具腾蛇重铠的面甲,他什么都没有做,这具不知道从多少里外送来的铠甲,就在他身上迅速的组装穿戴起来。

    面甲上满是温热的鲜血。

    在成为剑阁的主人之后,他已经记住了每个剑阁中人的名字,唐念大是除了原道人之外,令他记忆最深刻的剑阁中人。

    因为其余人废在手脚,废在经络,废在修为,但唐念大废在头脑。

    他的脑部遭受重创,已经变成一个真正的傻子,连小孩子的智力都不如,然而即便如此,他始终记着一件事,那就是对阁主无比忠诚。

    像他这样的修行者,已经根本不懂得如何去珍惜自己的身体和修为,他拼尽全力,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赶到这里,哪怕是腾蛇重铠比较特殊,他此时也已经真正的接近油尽灯枯。

    最让他此时热血燃烧的,是他之前已经熟悉了这具腾蛇重铠。

    即便是他这样很聪明的人,穿戴腾蛇重铠都十分麻烦,像唐念大这样的傻子,如此快速的卸甲,还能将铠甲如此迅速的帮他穿戴,他要经过多少次的重复,才能够做到如此?

    林意知道这必定是原道人的安排。

    他此时心中没有责怪原道人和其余剑阁中人,因为在所有剑阁中人心中,只要他在,剑阁就在,他才是真正的剑阁。

    其余那些剑阁中人,一定要留着珍贵的真元,留给更为残酷的战斗。

    所以唐念大先来。

    唐念大来了,那剑阁的人也已经不远,魏观星他们,也已经不远。

    他闭上眼睛,戴上这满是温热鲜血的面具。

    他感觉自己的鲜血和唐念大,和剑阁中人,和整个剑阁流淌在了一起。

    他睁开眼睛,让黑夜和北魏大军在他的眼睛里重现。

    “来战!”

    他放声大喝,将胸中的热意喷薄出去!

    此时他的这具腾蛇重铠还有背部一片和腿部没有穿戴完成,他的双手之中也没有任何的武器,然而当他对着那些修行者,对着江心洲上和北岸上的七万多北魏大军大喝出声时,所有的北魏人心中都是莫名的一寒,江水上,江心洲上,北岸上,都只有他的声音在不停的回荡。

    “怎么可能!”

    听着这样洪亮如雷的声音,许多看着他身影的北魏将领面色都是渐渐苍白。

    原本林意的身躯并不高大,然而当这具重达七百余斤的重铠穿戴在他的身上,此时的林意,不只是气势让他显得高大,他的身躯,也开始真正高大威武,开始充满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钟明谷已经战死。

    但钟明谷是真正的神念境修行者。

    经受了钟明谷重击的…哪怕是同境界的神念境修行者,也绝对伤重难治,根本不可能站得起来,更不可能再战斗。

    “腾蛇重铠!”

    “是腾蛇重铠!”

    当这具重铠在林意的身上彻底成型,终于有人认出了这具重铠。

    这具重铠整个南朝都只制了不到十具,根本不像鲲鹏重铠和神狱山铠具有那样重要的战略意义,然而当有人想起这件重铠的特殊,他们便开始反应过来,这具重铠穿在林意的身上,会何等的可怕。

    这是一具不需要真元驱动的重铠。

    这是一具到处都有弹性机括的重铠,如果由一名很难疲惫的力量惊人的修行者来穿戴,那这具重铠,便会是一座永不停止的铁山!

    “想不到会有这种东西送来。”

    剑温侯此时也感到夜色变得更加黑沉,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在变重,意识却在变轻,似乎从头顶要不断的往天空飘去,但是看着这件重铠在林意身上成形,他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是妙极,剑阁真是令人难以想象。”

    林意深吸了一口气。

    他此时伤势并未痊愈,只是有着这样的一件重铠,恐怕这些北魏修行者冲击到他身上的力量,只能让他的伤势恢复更快!

    他晃动了一下身体,然后又扭动了一下身体。

    这具重铠发出悦耳的响声,它的身躯就像是一条大蛇在摇头摆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