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看着这具重铠,绝大多数的北魏修行者心中都像有一团乌云升腾了起来。

    铮的一声轻响,十分清脆,如同琴音。

    没有任何人有心理准备,甚至连近在林意身边的剑温侯和柴油盐都没有心理准备。

    林意跳了起来。

    他的动作很轻盈,身上的铠甲之间的弹性机括在弹动之中次第发出响声,如琴声不断洒落。

    这和唐念大赶来时体内真元轰鸣发出的雷音截然不同,但这种轻盈的姿态,却完全不像一具重逾七百斤的真元重铠应该有的姿态。

    他轻盈的跳了下来,落向那根镇河塔心。

    之前所有的北魏修行者都没有想要去抢夺那根镇河塔心,然而现在,所有的人都下意识的觉得危险,觉得不能让这件东西落在林意的手中。

    随着一声厉喝,一道人影快得就如同被风吹散的雾气,顷刻到了那根镇河塔心之前,唰的一声轻响,无形而稀薄的空气在他的刀光之前被急剧压缩,甚至发出了裂帛般的响声。

    刀光直落林意伸向这根镇河塔心的手。

    林意的双脚还未落地,他的动作微顿。

    他下意识的想要缩手,但是几乎与此同时,他意识到了这不应该是此时自己的战斗方式,他身穿着腾蛇重铠,便应该以身穿腾蛇重铠的方式来战斗。

    他不是常年身穿真元重铠来战斗的修行者,多少会有些不适应,只是他之前有过很多身穿天辟宝衣硬抗战斗的经验,所以他强迫自己将这件腾蛇重铠想象成更为坚厚的天辟宝衣,他在心中不断提醒自己,可以无视神念境之下的修行者的一切攻击。

    他的手没有缩回去。

    刀光没有丝毫的犹豫,如雷光乍泄,在他的手上绽放。

    当的一声震鸣。

    在黑暗之中如同黑色巨蟒的重铠骤然一亮。

    腾蛇重铠的手臂上绽放出无数道火星,这些火星伴随着破散的真元和天地灵气,燃烧得更为猛烈,就像是无数发亮的小狐狸尾巴,在林意的身前绽放出去。

    林意觉得自己的手臂骤沉。

    他的手臂有些微麻。

    然而也仅次而已。

    甚至都没有太大疼痛的感觉。

    那些破碎的真元从铠甲极细的缝隙之中如刀片般冲入,落在他的天辟宝衣上,瞬间分散,如同绵密而清凉的春雨,然后丝丝沁入他的身体。

    这感觉真的很好。

    这感觉…甚至有些欺负人。

    尤其是当他落下之后,当他的高度都比前方这些修行者高出很多,连视线都是居高临下。

    他握住了镇河塔心,提了起来。

    提起来的时候略微有些吃力,然而当他的身体再次开始动作时,他骤然觉得轻松起来。

    铠甲之间的弹性机括就像是那些悬吊重物的滚轮和绳索,当他浑身都动起来时,便消弭了不少他手中这件武器的重量。

    只要他不停止动作,这件原本让他都觉得有点沉重的武器,对他而言就像是之前挥剑和出刀一样轻松。

    一声清脆的震音在他脚下响起。

    他的双膝微弯,接着毫无停顿的往前弹飞出去,镇河塔心发出了一声恐怖的嗡鸣,就像是一尊真正的铁塔在空中行动,然而走的是剑势,速度又可怖到了极点。

    这名一刀斩在腾蛇重铠臂上的北魏修行者脸色骤变。

    他没有想到林意的动作这么快,也没有想到林意的这一棍,或者说这一剑这么狂暴,这么快!

    不知为何,他根本没有信心挡住林意这一击,或者说根本没有信心和林意正面战斗。

    他的脚下噗噗两声闷响,他体内的真元也无比狂暴的从他的脚下狂涌而出。

    他的身体顷刻间就像是被甩飞出去的麻袋,飘飞出十余丈。

    林意的镇河塔心前道道残影,他的面前失去了这名敌人的踪迹,但林意并没有气馁,当他感觉自己已经可以这样战斗时,他便已经彻底忘却了体内的一切伤痛。

    他的铠甲上有白色的雾气蒸腾。

    他的身体在急剧的发烫,唐念大留在铠甲内里的鲜血被灼干,水分被蒸腾出来。

    他再次冲了出去。

    原本往前斩出的那一根镇河塔心突然一转,横斩向距离他最近的一名修行者。

    这一击比他之前那一击还要快。

    那名北魏修行者并非弱者,他的身体往后略微一折,轻易的躲过了横扫而至的镇河塔心,与此同时,他体内真元的推送,让他的身体继续往前滑行,他手中的长剑斜斜往上刺出,狠狠的刺中林意的腋下。

    腿弯处,腋下…这些都是重铠最常见的薄弱处,连接的铠甲之间往往有缝隙存在,有其是在林意这样扬手挥斩之时。

    然而他的试探无效。

    他的剑尖前爆开一团火花。

    他的剑就像是刺中了一道铁墙。

    这名北魏修行者的瞳孔剧烈的收缩。

    这具腾蛇重铠也滑了过来!

    这名北魏修行者距离林意已经很近,所以林意下意识的用了白月露传授的步法,一步朝着这名北魏修行者追去。

    在他的想象之中,这名北魏修行者自然会退,他这一步过去,便能拉近距离,顺势施展下一击。

    只是连他也没有想到,他身穿腾蛇重铠之后,步伐比平时大出很多。

    他一步跨出,腾蛇重铠的庞大身躯,就已经如疾驰的马车,直接到了这名北魏修行者的面前。

    这名北魏修行者发出一声骇然的惊叫声。

    他一剑斩去,想要借势震飞出去。

    然而当的一声闷响,他无法握住这柄剑,在这柄剑掉落的刹那,腾蛇重铠已经撞在了他的身上。

    他飞了出去。

    身上发出无数的碎肉声和骨裂声。

    和世间绝大多数重铠一样,腾蛇重铠的铠甲上也有很多利刺和突勾。

    这名北魏修行者的身躯,此时便变得十分凄厉,浑身的碎肉。

    数声惊怒的厉喝声响起。

    腾蛇重铠的身上绽放出数道炸开的火花。

    然而林意的身体只是微微晃动,他手中的镇河塔心毫无迟钝的如刀挥斩出去。

    咔擦一声。

    一柄很宽厚的长刀从中折断。

    那名北魏修行者双臂软垂下去,一声怪叫,他的脚尖堪堪踢中塔心的最前端,往后翻飞出去。

    数名北魏修行者急剧退散。

    他们身后的北魏修行者也下意识的往后退散。

    这些北魏修行者的身影,就像是一圈圈荡开的涟漪,中心是林意。

    “不敢来战吗?”

    林意的声音再次响起。

    他中气十足。

    他不想让手中的镇河塔心停下来。

    砸不到人,总是要砸些别的东西。

    轰的一声。

    无数木片飞溅出去。

    半截浮木挣脱了铁索,飞向空中。

    他的镇河塔心砸在前方浮桥上,砸碎了半根巨木,砸飞了半根巨木。

    恐怖的风声再起。

    他手中的镇河塔心再次朝着前方那些浮物砸去。

    之前这镇河塔心对于他而言也太耗力,而且这些修行者足以对他造成威胁,那些北魏军士搭建的速度又比他毁坏的速度要快,所以他没有白费力气去破坏浮桥。

    然而此时,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架巨型的军械,而且他此时神清气爽,战意盎然,他觉得自己有用不完的力气,他甚至觉得只要自己愿意,他可以这样砸上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