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林意!”

    齐珠玑的喊声响了起来。

    林意转过身去,他的精神又是大振。

    他看到了白月露和容意的身影。

    白月露扬手。

    一团黑影直接朝着林意落去。

    林意嗅到了熟悉的气味,他顿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更加狂放。

    这种感觉就像是饮一壶好酒的时候缺些肉食下酒,但一杯酒下去便正好切来些酱牛肉,正是恰到好处,真是酣畅淋漓。

    他接住白月露丢来的粮袋,卸开面甲,直接将口粮往口中倒去。

    空中响起凄厉的破空声。

    一道飞剑带着白色的气流,就像彗星般坠向林意的面门。

    御使着这道飞剑的北魏修行者此时根本没有信心杀死林意,他只想切碎林意手中的这个布囊。

    他和其余的北魏修行者不知道这是什么“灵药”,但总感觉林意此时大口吃着这东西,对他们而言又是一场灾难。

    面对着这一道飞剑,林意做了一个谁也想不到,甚至很无赖的动作。

    他直接坐了下来,埋下头,几乎将自己的面目埋在这个粮袋之中,弯腰弓膝的大吃。

    他的膝盖,手臂,十指和面目之间自然不可能一点缝隙都没有,但是这道飞剑却是连尝试一下的勇气都没有。

    这道飞剑的主人只是由心觉得,若是飞剑要想硬生生的从那些缝隙之中刺入,一定会被林意直接握住,就和林意直接握住之前的那些飞剑一样。

    所以此时的画面,便是林意旁若无人。这柄平时对于那些寻常军士而言,便等同于死亡的飞剑,此时在林意的身周,却凄惶的如同无奈的苍蝇。

    白月露看到城墙的一角有一些行军铁锅,还有不少干柴。

    这座钟离城的守军严重不足,很多南朝军士在墙破之前便是日夜在城墙之上,这些行军铁锅,应该便是他们之前吃东西时所用。

    她想了想,直接走了过去,取了一口行军铁锅,将手中提着的水囊的水倒了些进去冲洗干净,然后将水囊之中的水全部倒入这口铁锅,然后生火,烧水。

    她知道那一袋行军口粮对于林意应该是不够。

    而按照林意之前的习惯,他更加喜欢吃用水搅拌之后如粥一样的面糊,这样吃起来更快,不会口中全部都是粉屑,难以吞咽。

    只是在这种时候,她做着和平时一样烧羹汤的事情,便也显得有些旁若无人。

    北墙也生起了火,和南墙的火光交相辉映。

    北魏联军里,很多权贵门阀私军之中的修行者都是供奉,并非是统军的将领,然而即便是他们,此时也可以明显感觉出这支北魏大军的士气低落到了极点。

    一些象征性的东西,在很多时候都对士气有着致命的影响。

    比如始终不倒的林意,比如此时南墙和北墙上交相辉映的火光。

    这些东西,都无形的在透露一个讯息,这座城还在我们南朝人手中。

    两名北魏修行者不约而同的放弃了朝着剑温侯和柴油盐等人冲去的打算,他们沉默的提着刀,如被微风吹起的落叶,飘向正在煮羹汤的白月露。

    这两名北魏修行者无论是身材还是相貌,甚至连手中的刀都是极为相似。

    他们是来自洛阳北阳门阀的两名供奉,本身便是孪生兄弟。

    在这受命前来围杀剑温侯的所有修行者之中,他们的真元修为属于其中最高,两人的修为都已经到了承天境的巅峰,已经触及到神念境的边缘。

    若非灵荒来临,他们两人恐怕在今后三年之中就会真正迎来蜕变,成为神念境修行者。

    除了真元修为强大之外,这两名北阳门阀的供奉还修有一些合击的秘术,两人联手比起寻常三四名承天境修行者都要难缠。

    容意距离白月露很近,他抱着昏迷不醒的陈尽如,背上还背着林意的那些飞矛,他的真元已经耗尽,此时他几乎没有什么战力。

    但是看到黑暗之中出现的那两条身影,他还是第一时间将陈尽如放下,想要朝着白月露行去。

    也就在此时,这两名北魏修行者突然停了下来,他们同时抬头朝着天空看去。

    天空里也出现了一道火光。

    只不过那并非是城中骑者射出的焰箭。

    城中那些骑者距离北墙还远,他们射出的焰箭虽然能够看到,但是和这道火光之间,本身就隔着很远的距离。

    这道火光很奇怪。

    这两名承天境的北魏修行者甚至感知不到它的来源。

    因为它初始来自于他们的感知之外,就像从另外一个世界强横的穿越而来,蛮横的撞入他们的感知世界。

    在修行者的世界里,这只意味着一种可能,那就是这道火光的主人的修为和感知,超过他们太远。

    剑温侯的昏暗的眼睛亮了起来。

    他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他放声大笑。

    他感知到了和他相类的气息。

    他一直都知道剑阁很强。

    哪怕连皇宫里的那些人都认为剑阁这些人已经彻底是废人,他都不这么认为。

    此时出现的这道气息,便说明他的判断是对的。

    两名承天境的北魏修行者眯起了眼睛,眼瞳不停的缩放。

    他们终于看清,天火般坠落的这道火光里,爆燃的火焰之中是一柄黑红相间的小剑。

    这柄剑就像是一截岩浆凝固之后的产物,而黑红相间的剑身上,此时却闪烁着银色的星光,似乎和周天的星辰交相辉映。

    看着这柄飞来的小剑,这两名北魏修行者的脑海之中出现了许多种应对的方法,然而无论他们是以何种方法防御,或者直接往后逃遁,他们却直觉根本没有成功的可能。

    他们的身体有些僵硬。

    他们想不出应对这一击的方法,然而这一剑的速度,却是超出了他们感知判断的极限。

    噗的一声。

    这道小剑在他们有任何动作之前,便从其中一人的天灵刺入,然后从颈间穿了出来,又刺穿另外一个人的颈部。

    未熄的火焰从这两名北魏修行者的伤口里透出,在黑夜之中无比醒目,残酷而残忍。

    两名承天境巅峰的修行者,甚至连一招都没有出,便被这一剑击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