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三百十九章 教训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582194.html
    和金鹏重铠的高大威武相比,他此时的身躯真的很像是一个小孩子。

    然而当他用力之时,所有人都听到了他体内发出的炸响。

    那种响声,很像是很多强韧的皮革瞬间抖直,在空中互相撞击的声音。

    长达一丈八的长枪带出了恐怖的破空声,狂风乍起,如同天罚的铁棍一样,砸向金鹏重铠。

    不需林意特意说,所有人都当然知道真元重铠不是处处完美,譬如自身的重量太过沉重,即便是方才这名修行者那种转身跳跃都已经是极限,更不用说和强大的修行者一样飞掠。

    纯粹的速度不够快,在面对这样可以横扫一片的巨型武器的攻击时,便几乎不太可能直接闪避开。

    只是即便是军中的最普通军士都明白,真元重铠的最大优势,便是重量,便是力量!

    金鹏重铠内这名修行者在无法闪避的同时,他也并不觉得自己需要闪避。

    这样纯粹力量的对抗,原本便对他有利。

    他在原地挥斧。

    夜色里再起一道狂风。

    然后他手中的斧和林意的枪相遇。

    当的一声剧烈震响。

    斧的进势只是微顿,但长枪却是微弯,然后往后弹飞。

    林意的手中有鲜血飞出。

    他双手虎口都有些震裂,他的手指都是震痛欲裂,他有些握不住这枪。

    握不住,他便不强求。

    他让这枪脱手往身后翻飞出去。

    刚刚他在出手前说的一句话,很显然是在教训对方,此时一击之下,长枪脱手,似乎显得有些可笑。

    然而没有人觉得可笑,即便是金鹏重铠内的修行者。

    在长枪脱手的刹那,林意动步,他往后掠出,狂奔数步,然后伸出手,抓向落下的长枪。

    金鹏重铠微微的晃动着,铠身上的金色光焰不断的跳跃,如有无数朵金色的繁花在不断盛开。

    铠内这名修行者觉得自己的这斧变得有些沉重。

    即便方才这一击他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但即便隔着重铠,林意体内迸发出来的那种力量,都让他感到震惊和不可思议。

    那种力量十分直接,似乎完全来自于肉身的力量,和真元的力量截然不同。

    ......

    他再次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他看到林意已经握住了那柄长枪。

    不只是他,所有人的眼睛里都涌起一些震惊的光芒。

    林意抓得很稳。

    场间绝大多数修行者都有过力量不及对手而兵器脱手的经验,但即便是一些切磋和试炼,这种被强力震脱兵器,整个手臂恐怕都会酸麻不堪一阵,短时间内都会无力。

    然而现在,所有人都可以感觉到,又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林意的身体里绽放出来。

    这种恢复能力,令所有人都很震惊。

    痛还是痛。

    然而血肉之中,已经有热流充盈,有气力涌动。

    林意一声狂啸,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里,举枪再朝着金鹏重铠砸了下去。

    又是当的一声沉闷震响。

    长枪再次脱手飞出。

    金鹏重铠缓缓收斧。

    和之前一击没有任何区别。

    然而一股凛冽的寒意,却是从金鹏重铠内修行者的心中升腾而起。

    林意这一击的力量,甚至超过上一击!

    林意往后跃去,连踏数步,然后再次抓住落下的长枪。

    他的面色微红,眼中的战意似乎如烈火暴烈的燃烧起来。

    离开眉山之后,即便和容意、厉末笑有交手,然而那些交手却更局限于想方设法遏制对方的飞剑和精巧的招数,而今夜的这场战斗,已经按照他一开始的想法,变成了一场绝对力量的对决。

    这种不断的肆无忌惮的放肆发力,便是他最喜欢的战斗,迎来的,是最为酣畅淋漓的感觉。

    就如一头被束缚起来的野马,终于摆脱了束缚,可以在草原上肆意的狂奔。

    战意燃烧。

    他体内的气血的流淌速度,也开始变得更为急剧。

    他深吸了一口气,再发一声厉喝。

    已经有些微微弯曲的长枪,再次朝着金鹏重铠砸去!

    没有任何的招数,只有纯粹的力量!

    真元重铠的最大缺陷便是不可能和他一样快,利用兵器的长度优势,他始终可以和这具重铠拉开距离。

    他便一直能够用这种手段来攻击对方。

    真元重铠的第二个弱点,便是每一击都要消耗大量的真元。

    而他恢复的很快,他知道自己拥有很惊人的耐力,他可以这样战斗很久。

    ......

    狂风再起,空气里不断炸响。

    金鹏重铠内的修行者呼吸骤然停顿,他的身体也有些微微的僵硬。

    他依旧可以轻易的用斧挡住这一击,这样的力量冲撞,他依旧可以占据绝对上风。

    然而当感觉着这柄枪上没有丝毫衰减,反而变得更狂暴的力量,这名修行者却觉得按照这样的方式战斗下去,他必不可能赢。

    他抬起手来。

    看似要再次挥斧。

    然而在抬手的刹那,两柄飞斧却直接从他手中落了下去。

    一声暴戾的吼声从重铠内响起,这名修行者的双手落向那柄长枪。

    既然这柄长枪是林意从他手中夺来,既然他此刻力量还远超林意,他当然可以用同样的方式来夺回这柄长枪。

    然而他的双手抓了个空。

    就在一刹那,这柄长枪从狂暴变成了冷漠阴森,悄然的改变了方向。

    微弯的长枪原本在林意的手中依旧像是蛮笨的铁棍,然而此时,却是变成了一柄刀,一柄很冷,很阴险的刀。

    很精妙的一刀。

    一刀就斩在这具金鹏重铠的左膝上。

    金鹏重铠的双手还保持着往上方抓去的姿势,显得很可笑。

    然而没有人能够笑得出来。

    一声恐怖巨响在这具金鹏重铠的左膝上响起。

    这具金鹏重铠身体一晃,竟是几乎直接摔倒。

    林意收枪。

    这次他只是纯粹的打人,没有对方的真元力量强横的冲击过来,他掌心虽然依旧震得很疼,然而他却还是能够牢牢的握住这柄枪。

    枪势只是略收,空气里便是嗤的一声轻响。

    这柄枪变成了一柄剑,一柄很狂暴的剑,一剑再中那具金鹏重铠的左膝!

    “冷刀狂剑!”

    僧人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