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在北魏的边境上,流传着无数金乌骑的传说。

    在过往的五六年里,在边境的一些小规模的摩擦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强大的北魏骑军想要挑战这个传说,甚至有些强悍的北魏骑军装扮成马贼,刻意和这支骑军交手。

    北魏北方的很多部族本身就是马背上的部族,北魏的大多数权贵门阀哪怕学了斯文的做派,享受着锦衣玉食,但骨子里自然有那种不畏风霜,渴饮仇血的骄傲。

    骑军输给南朝的骑军,这是他们无法忍受的事情。

    然而过往那么多年的尝试,没有任何一支北魏骑军对付得了金乌骑,反而更加成就了这支骑军的传说。

    当北魏葛氏门阀的五千落月铁骑在北魏境内的风化岭被三千金乌骑全歼之后,便再没有骑军想要去捍卫北魏骑军的尊严。

    现在首先冲出钟离城南门的大多都是北魏的轻骑军,这些骑军当然十分清楚金乌骑意味着什么。

    他们之中的很多人甚至第一时间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

    然而随着更多的恐怖呼声响起,令他们的面色无比苍白的是,不管这支骑军有多疲惫,他们的确是陈家的那支战无不胜的金乌骑。

    淡金色的身影在夜色之中还在不断透出,越来越多。

    等到有三四百骑出现在这些北魏军士的视线中时,这些金乌骑看上去还依旧零散错落,没有阵势可言。

    但再过了片刻,等到又有百骑左右出现,这支疲惫不堪的骑军,开始慢慢加速。

    这些骑军似乎强打起精神,一切动作都很迟缓,就连他们身下的战马的加速,都像是慢动作。

    然而这些战马往前冲出十几丈之后,所有的北魏军士骇然的看到,这支骑军的动作变得整齐划一。

    不只是那些零散的骑军中间的空位被后面赶上的骑军填满,落入他们实现的近五百金乌骑变成整齐的一横线,而且每一骑中间间隔的距离,包括每一匹战马的步速,以及每一名骑军的提枪持盾的姿势,每一柄枪在身侧摆放的位置,都几乎绝对一致。

    出现在这夜色之中的金乌骑不只这五百骑。

    这排成一字阵的金乌骑之后,还陆续有看似很疲惫的淡金色身影不断零散出现。

    这些零散的金乌骑和此时前面已经整齐列阵的金乌骑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但此时这种反差,却让所有的北魏军士心中更加生出强烈的寒意和恐惧。

    一名金乌骑的将领出现在这五百骑之后。

    他身上的铠甲和所有的金乌骑一样,手中的武器也一样,根本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杀!”

    他看着洞开的钟离南城门,看着如潮水般不断涌出的北魏军队,他此时尚且不知道确切的军情,不知道这座城里到底发生什么,但看着这样的地势,他很自然的便觉得要将内里的北魏军队全部堵在这城门口,所以他异常简单的发出了一声轻喝。

    “杀!”

    他的声音响起,他甚至只是看了一眼那城门口,都并未做任何手势,他身前的五百骑便同时发出了一声轻喝。

    每个人的声音都很低沉,但有力量,最关键的是整齐。

    “杀!”

    一声之后又是一声。

    “杀!”

    然后又是一声。

    一声比一声急促。

    因为这五百骑开始加速。

    随着战马的不断加速,他们身上的铠甲越来越接近南墙上的火光,便变得越来越耀眼。

    “杀!”“杀!”“杀!”……

    随着他们冲刺的速度越来越快,他们的喊杀声也越来越快,但依旧同样的整齐。

    五百骑的喊杀声,始终在同一刹那响起。

    这样的声音,如同一声声丧钟敲响在所有北魏军士的心头,让他们的呼吸都开始停顿。

    “杀!”

    陡然间,这五百金乌骑的喊杀声陡然变得异常响亮,所有人都从低喝变成了一声厉吼。

    在这声令人整个身体都不由得一跳的喊杀声中,又齐刷刷的响起一声巨大的轰鸣。

    这五百金乌骑手中的长枪同时提起,在自己的盾上敲击了一记。

    轰然的声响和气劲四溢之中,这五百金乌骑同时架盾,将枪架在盾的上沿,同时闪电刺出。

    噗噗噗….

    无数洞穿血肉的声音同时响起。

    五百骑毫无迟滞的继续前冲,他们的身后,只有鞍座上空空如也的北魏战马,但鞍座上一名活着的骑者都没有。

    五百骑依旧是五百骑,没有一名金乌骑军倒下。

    “放箭!”

    直至此时,被这支骑军排山倒海的气势和自己心中恐惧支配的一些北魏将领才彻底回过神来,发出军令声。

    无数凄厉的破空声响起。

    “杀!”

    然而这五百金乌骑只是将盾牌齐齐的举了起来,他们手中的长枪再次刺出。

    箭矢坠落在他们手中的盾牌上和身上的轻铠上,发出咄咄的响声,却是无法刺入。

    他们递出的长枪在闪电收回来时,却是都带出一片血浪。

    他们已经冲到北魏军士的密集处,就像是金色的潮水拍向了前方黑色的海岸线。

    然而这一条金色的潮水还是无比的整齐,没有一个人倒下。

    他们身下的战马却是奇异般的缓慢了下来,“杀!”金色的长枪却比之前更快的刺出,收回!

    这条金色的潮水直接就变成了一堵缓慢移动的金色长墙。

    随着一声疾似一声的喊杀声,金色的长枪如同整齐的闪电,刺出,收回,带出血浪!

    一名北魏将领右手提着刀,左手按着胸口缓慢的往后坠倒。

    他茫然的看着上方的天空,直到此时,他才真正明白这支传说中的骑军有多可怕。

    根本没有什么花巧,依靠的就是身上强韧的铠甲,以及手中长枪的速度与力量。

    这支金乌骑的长枪很长,然而他们所有人的动作,都只是异常简单的一刺。

    但这样的长枪一刺,却比很多剑师的拔剑一刺都要快出很多。

    他难以想象,是要经过多少次的练习,多少次这样的刺杀,才能练成这样的长枪刺杀。

    他手中的长刀明明都已经斩在了枪身上,然而却竟然没有改变这一枪刺在他身上的结果。

    这些金乌骑手中的长枪,在他临死之前给他的感受,就像是一座不可撼动的山。

    “杀!”“杀!”“杀!”……

    这些金乌骑在此之前明明已经疲惫到了极点,然而此时,却像是变成了只知杀戮的军械,他们的这持枪刺杀的动作,就像是他们的本能。

    数千北魏军士,竟然根本阻挡不住他们的杀戮,转瞬之间,这五百金乌骑压至钟离南墙城门口!

    往城门洞里退去的北魏军士和后方想要涌出的北魏军士撞击在一起,数十名金乌骑就堵在这城门口,手中长枪一顿乱刺。

    喊杀声不再响起。

    然而此时却是真正的收割开始,后方零散的金乌骑,不知何时开始已经分成五十人的一个纵队,十余支这样的纵队已经在溃散在城外的北魏军队之中来回冲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