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黑暗之中突然响起数声厉叱声。

    有数条绳索从那边城墙的一角抛了下来,接着数人顺着绳索迅速的滑落在地,在城墙上的北魏军士发现之前,便朝着金乌骑狂奔而来。

    没有一名金乌骑有动作。

    这数人都不是军士打扮,但都是南朝人打扮,而且从这些人的下墙以及奔跑来看,都只能算是体格十分强壮的武者,根本不是修行者。

    不是修行者,便不足以对这些金乌骑造成任何的影响。

    “军情,最新军情。”

    这数人看着静默而立,连身下的战马都是如铁石沉寂的金乌骑,都莫名的感到了压力,但更多的却是惊喜,在距离围列的金乌骑还有数十步时,这些人便已经纷纷叫喊了出来。

    金乌骑的强大,在于这些人从来不会自满和有任何疏忽。

    一名金乌骑沉默的接近了这些人,然后认真逐句的听清了这些人所说,接着让这些人在金乌骑的防线之后一侧安歇。

    那名相貌很普通的金乌骑统帅也认真的听完了转述,他沉默不语,并没有发表任何的评论,也没有发出任何新的军令。

    “你觉得这样的军情是真的吗?”

    他身旁一名金乌骑将领看着他,轻声问道:“包括这些人是私盐贩子。”

    “既然铁策军剑阁中人已经进去一批,等到铁策军到来,就知道是否属实。”金乌骑统帅抬头看向两侧的城墙。

    无论是从北墙往南墙,还是南墙往北墙,都应该是直线距离的城中大道最短,但城中到处有战斗,若是两侧墙上没有战斗,那便是异常平坦的大道,从北墙沿着两侧墙过来,应该很快。

    若是城中送出的军情确实可靠,那那名铁策军将领林意今夜对这支北魏大军的心态已经造成了致命的影响,这城中的北魏军队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去控制两侧城墙,这的确是难以想象的失误。

    只是不知疲倦的战斗,面对着十万北魏大军而依旧镇守着北墙,哪怕是因为有着剑温侯这样的强者相助,这种军情也实在太过惊人,甚至令人觉得惊悚。

    ……

    一些骑者先行脱离了铁策军,驱马先行和金乌骑会合。

    “是斐夷陵将军?”

    魏观星在这批人之中的最前列,他看着那名沉默等待着他的金乌骑统帅,有些感慨道:“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

    金乌骑统帅的面色依旧没有变化,他缓缓的点了点头,道:“我也没有想到你们铁策军的人还能守着这座城。”

    “是真的了不起。”魏观星却是忍不住摇了摇头,道:“我也没有想到。”

    “你们占住城墙,我们从中间杀过去。”

    斐夷陵异常简单的说道,“这些私盐贩子不通战阵,但他们的想法却是十分正确,我们人数始终处于劣势,自己人之间的军情传递必须十分通畅,才能在这城中做到始终局部占优。”

    “我们铁策军的一些骑军我会全数安排在两侧城墙,两侧城墙我会清通。”魏观星很清楚这名名将的想法,他转身看了一眼后方的铁策军,道:“我们军中的马车需要跟着你们一起走,那里面几乎都是修行者。”

    斐夷陵没有再说任何的话语,他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朝着前方做出了一个军令。

    围列着的前排金乌骑骤然分开,数个纵队便开始缓慢加速,不断加速,朝着南城门冲去。

    “我们先去占了南墙。”

    魏观星对着身侧一名男子说道。

    这名男子是沈鲲。

    听着魏观星的话语,他忍不住感叹道:“我觉得我简直有病。”

    魏观星笑笑,继续驱马向前,跟在那些金乌骑的后方,“何以见得。”

    “我无聊的时候想过我的无数种死法,但真的没有想过,会和一支南朝的军队一起到这里赴死。”沈鲲驱马在他身侧,道:“像我这样的闲散人,竟然会做这样的事情,我觉得真是有病。”

    “不只是你,我也觉得我有病,其实我见过的大多数人,都觉得自己有病。”魏观星看了沈鲲一眼,说道。

    他一开始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还有些笑意,但这句话还未说完,他已经一脸肃然。

    他抬起了头,反手朝着身后的行军背囊落去。

    然后他手里出现了一具白色长弓。

    一声凄厉的箭鸣。

    城墙上方一声惨呼,一名北魏将领胸口中箭,栽了下来。

    一箭射杀城墙上那名北魏将领,他却是没有再用剑。

    一道银色的飞剑从他的身前飞起,飞入前方的城门洞里。

    此时这钟离南墙的城门洞里,除了那些先前被金乌骑所杀的北魏军士之外,内里已经站满了手持巨大铁盾的北魏步军。

    这些北魏步军手持肩扛着铁盾,将整个城门洞几乎堵得密不透风。

    他们都十分清楚,如果让金乌骑从这个城门洞中冲进城去,那就又是一面倒的屠杀。

    只是密不透风并非是真的密不透风。

    对于魏观星这样的修行者而言,这些盾牌之中的有些缝隙,在他的感知里已经大得可以塞得进一头牛。

    他的银色飞剑轻而易举的从其中的一道缝隙之中飞了进去。

    嗤嗤嗤….

    一连串的切割声从这些北魏军士的喉间响起。

    这些北魏军士的喉咙上被银光掠过,出现一条淡淡的血痕,然后迅速裂开为恐怖的伤口。

    这些北魏军士的眼睛恐惧的瞪大到极点,他们下意识的松开盾牌,去捂住自己的伤口。

    然而他们无法让鲜血停止喷涌。

    连续不断的重物坠地声响起。

    竖立叠起的盾牌如积木般纷纷倒地,同时倒地的还有这些挤压在城门洞里的北魏军士。

    城墙上方和城墙背后都是响起无数慌乱的响声。

    魏观星一箭和一剑为这些金乌骑开道。

    金乌骑不急不缓但无比稳定的穿过城门洞。

    城墙上方慌乱的声音里响起数声急促的军令,一些被这些北魏军士控制的大型军械对准了下方的金乌骑,然而就在此时,沈鲲跳了起来。

    他一跳,便跳上了城墙。

    有一道如黑瓦上初霜的飞剑突然出现在了他的头顶。

    当城中的北魏军队越来越多的赶到这里时,先前潜入城中的北魏修行者,也大多赶到了这里。

    沈鲲只是看了那道飞剑一眼。

    那道飞剑骤然感到致命的危险,就像是荒野中兴致冲冲跳出来抢夺肉食的豺狼陡然之间看到了一头雄狮。然而它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的改变。

    有数条细细的红线在它的符文之中亮起。

    然后有数缕青烟从这柄飞剑上飘散出来。

    这柄飞剑失控,颓然飞坠出去。

    一片惊呼声响起。

    无论是魏观星的那柄银色的飞剑,还是此时沈鲲的出手,对于那些北魏修行者而言都太过强大,无形中已经揭晓了他们的身份。

    这是两名神念境的修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