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江心洲和北岸上的北魏军队也已经开始了轮歇。..</br></br>    只要足够疲惫,就很容易入睡。</br></br>    只是今夜有些特殊,哪怕是那些闭着眼睛的人,都不自觉的想到那名年轻的南朝修行者的身影,想到那人将鲲鹏重铠打入水中的画面。</br></br>    此时那人身穿腾蛇重铠,还在钟离的北墙之上。</br></br>    钟离的北墙已被军械击破,然而那人却像是新生的城墙,无法撼动。</br></br>    很多将领便索‘性’不睡,静默的坐在营帐之外,看着那座只能用邪‘门’来形容的钟离城。</br></br>    按理而言这有违军令,然而无人会追究,因为从上到下,绝大多数将领都是如此。</br></br>    他们都很焦躁和不安。</br></br>    钟离城里火光渐多,尤其是城墙上的火光渐多。</br></br>    随着一些修行者的返回,随着更多军情的不断传递回来,江心洲和北岸上营区里醒来的人越来越多。</br></br>    在所有这些北魏军士之中,那些强大的修行者应是最不会觉得劳累的一批人。</br></br>    哪怕是数夜不睡,哪怕是命宫境和如意境的修行者,都不会感到站着就能睡着的那种劳累。</br></br>    然而看这些修行者的面‘色’,他们却似乎比那些一夜未睡的寻常军士还要劳累。</br></br>    因为他们心累。..</br></br>    他们所受的压力太过沉重。</br></br>    他们每一次看到北墙上的那些身影,他们就感到深深的无奈和无力。</br></br>    天‘色’渐渐亮了。</br></br>    这次并非是因为火光,而是真正的即将天明。</br></br>    所有的北魏将士看着那座渐渐从黑暗中脱离出来的南朝城池,心中都不敢相信这一夜发生的事情是真的。</br></br>    十万大军,竟然无法攻占这座城。</br></br>    而此时这座城里,两万他们的伙伴,正在遭受灭顶之灾,数量正在急剧的减少。</br></br>    ……</br></br>    清淡的晨光里,一些金乌骑的身影出现在北墙下。</br></br>    他们身上淡金‘色’的铠甲已经全部变成红‘色’,干涸和未干涸的血迹形成无数深浅不一的红。</br></br>    斐夷陵抬头看向北墙上方,他很轻易的看到了那最大的缺口旁,那具浑身闪耀着森寒而诡异光芒的腾蛇重铠。</br></br>    他的目光再越过缺口,看着那被砸断的浮桥上堆积如山的北魏军士尸首,他的眼眸深处不由得充满敬佩甚至敬畏的目光。</br></br>    这当真是不亲眼所见,都不太会相信的可怕战绩。</br></br>    东方的天空真正的亮了起来。</br></br>    这是一个晴天。..</br></br>    有明亮而不刺眼的光线透过云层,斜斜的落在了林意的铠甲上。</br></br>    他转头看了一眼身后出现的金乌骑,以及这支金乌骑后方的那些属于他铁策军的马车,以及更远处两侧城墙上影影绰绰的铁策军的身影,他再慢慢的抬起头来,看向亮起的天空。</br></br>    不只是真正的守住了这座城。</br></br>    关键在于,当新的日出来临时,他知道自己也已经迎来了真正的蜕变,变成了修行者世界里真正的怪物。</br></br>    他体内的伤势此时竟是已经恢复如初,那些新生的血‘肉’和血脉,甚至变得更为强大。</br></br>    他气海之中的那颗隐患彻底消失,此时随着他心脏的每一次跳动,他都甚至有种此时太阳的热力被他吸引进体内,在他身体里奔流的感觉。</br></br>    他的气血无比的旺盛和强大。</br></br>    他此时的力量….关键是受伤之后的恢复能力,恐怕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br></br>    命宫境的修行者绝对不会是他一招之敌。</br></br>    承天境的修行者若是和他正面对敌,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br></br>    此时身穿这件腾蛇重铠,恐怕连对方神念境的修行者也拿他无可奈何,和他对敌只是徒劳耗费真元。</br></br>    在之前喝着白月‘露’煮的粥羹时,他甚至将自己放在对面的北魏将领的位置,想象了一下遇到自己这样的对手,该如何处置。</br></br>    他自己都觉得很无奈。</br></br>    只是他此时的眼睛里没有骄傲,也没有多少喜悦。</br></br>    因为最新的军情不断传递到这里。</br></br>    城中的两万北魏军队此时已经所剩无几,但城中原先的三千余南朝军士,此时剩余不足八百。</br></br>    薛九所率的三百铁策军,一直在镇守城中那个堆满箭矢的库房,在这一夜之中也伤亡过半。</br></br>    更何况这钟离城里的寻常民众死伤更是无法预计。</br></br>    天光亮起。</br></br>    所有城中还活着的南朝军士都贪婪的看向日出的方向。</br></br>    有些不可置信。</br></br>    随之而来的是骄傲。</br></br>    当被如‘潮’水般的北魏军队席卷,而到日出时,这座城还在自己的手里,这种满足感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br></br>    哪怕他们之中大多数人的手放下之后便开始‘抽’搐,连手都再无法抬起,但是他们看着那些金乌骑,看着铁策军的到来,他们却是莫名的充满了信心。</br></br>    或许是北墙上林意的永不知疲惫的战斗,到来的铁策军给予他们的信心,甚至比金乌骑还要强烈。</br></br>    ……</br></br>    接连数队金乌骑到达北墙缺口,然后他们下马,开始将一些城中的军械拖到城墙的几处断口,建立防线。</br></br>    斐夷陵登上城墙,他一眼便看到了躺在容意怀中的陈尽如。</br></br>    他的身体微微僵硬了一个呼吸的时间。</br></br>    然后他对着林意等人躬身行了一礼,这才走到容意的身前。</br></br>    此时所有的人都猜出了这支金乌骑因何而来,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这名传奇骑军的统领,容意莫名的紧张起来,有些手足无措。</br></br>    斐夷陵停了下来,他对着容意单独认真的行了一礼,然后问道:“我在城中到北墙之前,已经听说了,昨夜是你将他从城中营区带到了这里?”</br></br>    容意感到这气氛太过沉重,他更加不安,只是点了点头。</br></br>    “金乌骑欠你一个人情。”斐夷陵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这名年轻的阵师,然后伸出了手,示意容意将陈尽如‘交’给他。</br></br>    容意听到他的这句话,顿时一愣,他还未有什么动作时,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们军中马车之中有医师,如果你愿意,先让我们看看。”</br></br>    容意惊喜的循声望去。</br></br>    他看到了王平央。</br></br>    斐夷陵的眉梢微挑,他不知道这名满脸伤疤的年轻修行者是谁,但他直接摇了摇头,道:“应该不需要了。”</br></br>    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br></br>    “并非寻常的医师。”然而王平央却是点了点头,平静道,“应该一试。”</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