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清晨时分,洛水城里的一些修行者知道了夜间那名僧人铩羽而归的消息。

    晨光里,璞明看着不远处的铁策军军营,他真的感到很遗憾。

    无关乎胜负本身,而是他明白林意的心意不太可能更改。

    “师叔。”

    一名修行者走到他的身后,对着他躬身行了一礼。

    这是一名很年轻的男子,并非是僧人,穿着洁白的衣衫,很是脱俗。

    他的腰侧挂着一柄竹鞘小剑,小剑显得很薄,很短,就像是小孩子的玩具。

    然而在任何修行者的感知里,这柄小剑如有生命,似乎随时都会飞起,显得分外危险。

    “还要在这里等吗?”

    年轻的修行者问道。

    “还是要等。”璞明转过身来,看着这名年轻的修行者,分外温和的说道,“等你年纪大些,便会明白态度很重要。”

    年轻修行者沐浴着晨光,他没有反驳,只是有些忧虑道:“既然他连一具那样的重铠都可以战胜,我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关键还是在于态度,不在于胜负。”

    璞明微微一笑,道:“你可以让他明白,若是他一定要做剑阁之主,今后便会有很多这样的挑战。你之前都胜得太过简单,即便输在他手中,也未必是坏事,任何战斗都应该看成一场修行。你们这一代修行者之中,还没有出现某个人一定会一直无敌下去,包括你师姐也不能。”

    年轻修行者怔了怔,他听出了某种不寻常的意味,“若是我输了,师姐也会来?”

    璞明微笑点头,“你师姐和他有旧,也早就想见他,我寒山寺虽然和剑阁有仇,但仇怨和鸡鸣寺、栖霞寺那些同道相比,却不见得很大,这么急着赶来和他相见,也自然有其他的原因。”

    年轻修行者有些明白,忍不住有些苦笑,道:“只可惜他应该不能理解师叔的好意。”

    “敌人有分很多种,但此时依旧是敌人,他现时不能理解好意,但今后想必会明白,你现在心中明白便是。”璞明的面容有些肃然起来,道:“灵荒加剧,任何修行者都是我朝珍贵的财产,断不能在内斗中失去。”

    年轻修行者再度行礼,认真道:“明白。”

    就在此时,清晨的寂静被一些马蹄声打破。

    这名年轻修行者沉静的听了片刻,他的眼瞳之中迅速的出现了震惊的神色。

    “是重铠?”

    他有些不能确定,转头看着璞明问道。

    璞明眼中也尽是赞叹,他点了点头,道,“还感知出了什么?”

    “是腾蛇重铠。”

    年轻修行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先前就感觉出了那数辆马车里的铠甲的重量,只是那些铠甲和真元重铠不同,全无特殊的灵气波动,他便怀疑自己感知有些问题,但看到璞明给予肯定的答复,他便瞬间想到了答案。

    南朝只有一种重铠既如此沉重,又不着独特法阵,不需修行者真元驱使,藏匿暗处也不会有灵气波动。

    只是到了洛水城,这数日间铁策军发生的改变已经让他感到极为震惊,现在竟然还有一具这样的罕见的重甲正送往铁策军军营。

    不管林意和这剑阁之事,光是这段时间林意帮这支铁策军谋得的好处,也实在太过惊人了些。

    ……

    铁策军已经习惯了近日来不断有车队送来军械,只是得知近日这列车队之中的东西对林意十分重要,所以对这列车队的态度自然也有所不同,不仅是拆卸时十分小心,而且对这列车队中人也是招待殷勤,此时虽然还是清晨,但是好酒好菜却是也上了不少。

    洛水河上薄雾缭绕,渐渐飘来一叶小舟。

    小舟上坐着一名年轻的修行者,年纪和洛水城里璞明身边的那名修行者相仿。

    他盘坐在船头,膝前放着的一柄无鞘小剑也很小,但看上去绝对不像玩具。

    因为这柄小剑是蛇形,剑上的符文也是如同蛇鳞般可怖,而且边缘极为锋利,丝丝的寒光如同凝成实质。

    这名年轻修行者的神容也不想璞明身边的那名年轻修行者一样温和谦逊,他眼眉之中的戾气很重,杀意很浓。

    他也是为剑阁而来。

    只是他和那些寺庙中的修行者并非同一路数,所以也并不知晓林意归来道中发生的事情。

    他也不太关心南朝和北魏的征战。

    他只需要血债血偿。

    在他看来,之前皇帝那样处置剑阁当然很好,还有什么能够比剑阁中那些飞扬跋扈的修行者却被迫成为腐肉,慢慢在剑阁中腐烂死去更好的事情。

    那样的困锁而死,比起直接杀死那些人要好得多。

    今年春里,何修行都死了,那这些人的下场便应该就此注定。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剑阁里的那些人能够离开,能够归入铁策军。

    首恶自然是林意。

    所以他便来了,来等林意。

    ……

    在同样的晨光里,还有一名微胖的中年医官在逃亡。

    这名医官体内有些旧伤未痊愈,脸色已经变得天然有些蜡黄,而且此时他在山道上已经变成了樵夫的模样,背着一捆干柴,身上的衣衫也很破旧,到处都是被干柴磨破后修补,然后又快要磨破的痕迹。

    然而当他面前的山道上出现一名垂首而立,静静等候的青衫书生时,他便知道自己终究还是被陈家那名军师的部下找了出来。

    他的口中有些苦涩。

    “为什么要逃?逃得这么辛苦。”

    山道上的书生看着他,诚恳的说道,“我家大人并不想伤害你,只是需要问你一些话,只要你如实说出,便自然没事。”

    王显瑞的确觉得很辛苦。

    他苦笑了起来,认真的想了想为什么要逃的原因,然后也垂下头,不让这人看到他悄然起了变化的双瞳,“我也不太清楚,但大约是不服…”

    他的身体和声音都微微颤抖起来,“不服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们想问,我为什么要一定说?”

    青衫书生有些惊讶的看着他。

    他醒觉这名医官的性情和他平庸的外表有着太大的区别,和铁策军那名年轻的将领倒是有些相近。

    “那便抱歉了。”

    他歉然的说道。

    天空里,有一道细细的剑光穿过山间的薄雾,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