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他这一句年轻真好,不是因为此时他已经没有时间,而是因为年轻,便有很多可以放肆的余地,哪怕失败,依旧有时间可以弥补。

    年轻,便没有那么多世故,很多事情便可以由心出发,率性而为。

    心怀满足的时刻,便应该是离开的最好时刻。

    他看着林意,眼瞳之中的神光迅速的黯淡了下去。

    林意知道了即将发生什么,他本不是凉薄之人,此时面容虽然镇定,但是嘴唇却不自觉的颤抖起来,他俯下身去,靠近了些,问道:“除了这些,您还有什么要交待的,或者有什么未了之事吗?”

    “没有了。”

    剑温侯摇了摇头,微笑起来。

    “我从建康离开时已经老朽,在稻城闲居了这么多年,该做完的事情都已做完,你不必担心。”

    林意沉默下来。

    剑温侯温和的轻声道:“小友,那便别了。”

    林意知道这一别便是永远别过,他呼吸微顿,微躬身为礼。

    剑温侯垂首,似是颔首为礼,然而他的头颅将永不会再抬起。

    金色的晨光落在这两人的身上,两人就如同变成了石雕般不动。

    所有的人都明白发生了什么。

    齐珠玑的手落在了陈大先生的肩上。

    这个时候离开的并不只是剑温侯。

    这名齐家的供奉,在此时也悄然的停止了呼吸。

    ……

    林意缓缓的站了起来。

    他看向自己身前的镇河塔心。

    这根镇河塔心外表镀的一层金铁已经彻底磨掉,现在通体已经黝黑。

    黑色看上去便显得纤细一些,这根镇河塔心便更像是一柄沉重的长枪。

    “只要我始终不让浮桥顺畅通行,他们便始终无法用人海淹没钟离城。”

    他看着下方被他毁坏严重的浮桥,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对着斐夷陵说道:“若是他们让修行者渡河,四面攻入钟离城,有我剑阁的人和魏观星他们对付。你们金乌骑,只要和我一起堵住这座桥。有你们和我一起,除非有特殊意外,我觉得没有什么人能从这座浮桥冲得进来。若是有可能,你尽可能安排他们轮歇,我们可能会战斗很久时间。”

    按理而言,斐夷陵的将阶比他要高出很多,然而此刻,斐夷陵却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你能连续战斗多久时间?”他对林意并没有过多的了解,所以此时认真的问了一句。

    “不知道,但再连续战斗一两天都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林意想了想,补充道:“不管对方来的是寻常军士,还是修行者,除非有很多神念境修行者,否则对于我而言都是一样。”

    斐夷陵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明白。

    他转过头去看向城墙下方。

    他看着被送去下方马车的陈尽如,道:“只要你还活着,我们金乌骑就不会有人退。”

    ……

    金色的阳光照亮了席如愚一侧的面容,让他另外一侧的面容却显得分外的黑暗。

    他已经想了很长的时间。

    作为一军的统帅,他现在似乎不能做什么。

    再用军械对那城墙攻击已经没有意义,只要浮桥是断的,那那座城墙再多缺口也是无用。

    想要修补浮桥,便势必要和林意再次交手。

    他可以再用普通的军士去消耗林意的体力,只是已经付出了那么多的伤亡,他却不想再这么做。

    他的修为也很强大,当剑温侯离开这个世界时,他感受到了。

    任何的强者都会死。

    任何人都可以屈辱的活着,活着光荣的战死。

    作为统帅无可奈何,便只有等着杨癫的大军过来,然后让杨癫接管这里,统御所有军队,再攻这座城。

    那他今后都会活在屈辱里。

    从日出之前,到日出之后,短短不到半个时辰里,他想了很多事情,他的想法也有了很多改变,最终他决定要做以前自己绝对不会做的事情。

    他也站了起来。

    之前林意是最受人瞩目的存在,但作为这支北魏军队的主帅,他此时从自己的战车上站起,自然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若是我战死,这支军队由你接管,你按兵不动,等着杨癫到。”

    他站起来,面无表情的看了身旁一名将领一眼,然后转过头去,平视前方。

    “什么?”

    他身旁这名将领以为自己听错。

    “这是军令。”

    席如愚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冷漠的说了这四个字。

    然后他开始动步。

    他魁梧的身躯穿过晨光,穿过江心洲的泥滩,走向浮桥。

    所有的北魏军士,除了他之前身边的这些将领之外,其余的人都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一时整个江心洲和北岸再次安静下来,陷入死寂。

    “林意!”

    在踏上江心洲这侧的浮桥时,他猛然抬起头来,道:“我乃北魏天威大将军,此处统帅,你敢和我一战?”

    当他的声音响彻天地,城内城外都是轰的一声,如雷炸响,如潮水轰鸣。

    两军统帅喝战,这是常有之事,然而一方军队不过万,另外一方却拥兵十万,即便损失两万,也有八万大军,这种级数的主帅喝战,决一生死,这却是闻所未闻。

    当席如愚的声音传入耳廓,林意的心境很奇异的没有太大的波动,他不由得转头看了一眼剑温侯的遗体。他记得自己和剑温侯联手杀死那名军师时,剑温侯和此人过了一招。

    这人很强大,比一般的神念境修行者明显强大很多。

    只是他此时考虑的却并非是能否战胜此人,而是此时战胜或者杀死此人之后,能够取得什么好处,又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他只是考虑了很短的时间。

    然后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席如愚,摇了摇头,道:“我拒绝。”

    这绝对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答案。

    席如愚微微一怔,旋即厉声道:“是不敢?”

    “是没有必要。”

    林意缓慢而有力的说道:“我胜了你,说不定身上这具铠甲也会有所损伤,不利我接下来的战斗。而且我会越战越强,我没有必要在现在和你交手。当然,你若是现在一定要过来,那我不会选择公平,我会直接和人联手杀了你。”

    他的声音很理直气壮。

    没有人觉得他色厉内荏。

    因为所有人都确定,他的确是在越战越强。

    “除非…我们公平一战,若是我胜了,你这支军队便退军,不要再出现在钟离城。”

    也就在此时,林意的声音再次响起。

    席如愚深吸了一口气,他微眯着眼睛看着林意,许久没有回答。

    因为让这整支大军退走,这并非是他所能决定的事情。

    他只能指挥这支军队如何战斗,却不能决定这支军队退出这场大战,那是北魏皇帝才能决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