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没有人会觉得林意胆怯或是软弱,因为在过去的那个长夜之中,林意已经让这支北魏大军深切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绝望。

    此时的拒绝,也同样让人感到绝望。

    林意的回答,让所有这些北魏人反应过来,战或是不战,主动权都在林意的手里。

    无论是从年纪还是修行的时间来看,席如愚对于林意而言都是真正的前辈。

    像他这样的前辈来所谓公平的挑战林意,被人拒绝,也是无话可说。

    席如愚沉默的转过身去。

    在他看来,他是给了林意一个杀死自己的机会。

    杀死敌军的主帅,这应该是一个巨大的诱惑,只是林意比他想象的要聪明和理智的多。

    看来林意很清楚一点。

    对于这场战事,钟离城其实并不着急。

    钟离城只需要拖延时间。

    决定钟离城生死的决战,拖的时间越久,南朝的北方边军主力才越有可能赶到增援。

    着急的始终是他们北魏人。

    他们想要在南朝的北方边军赶来之前,先占住这钟离城多日,然后好生经营,布置出很好的防线。

    能够在如此惨烈的厮杀之中,还能始终清晰的认清形势的,不只是一名悍勇的武夫,而是一名优秀的将领。

    他沉默的沿着浮桥走回去。

    “哈哈哈,真像是个傻子。”

    突然有笑声在北墙上响起。

    北墙上的剑阁中人以及铁策军的人看着大笑出声的那人,都很无语。

    此时嘲笑席如愚的是唐念大。

    唐念大他自己现在就是个傻子。

    只是唐念大想的很简单,他只是想,阁主何等身份,怎么可能是来一个人挑战,阁主就会答应的?

    而且这个人气势汹汹的来,现在无可奈何灰溜溜的走,难道来的时候就想不明白就会是这样的结果。

    所以他觉得席如愚是真像个傻子。

    席如愚听到了这声嘲笑声。

    他冷漠的脸上多了些阴霾,但没有再发出任何的声音。

    最快是日出时分,最慢是正午时分。

    杀狂杨癫的三万白骨军就会到来。

    他不需要等待太久的时间。

    ……

    钟离城里的杀声越来越少,最终完全消失。

    一名普通的农妇,看着倒在自己家门口的丈夫,握紧了带血的锄头,她的眼睛里含着泪光,却始终不掉落下来。

    距离她不远处的一条街巷之中,横七竖八躺着许多尸身,其中有一半是她熟悉的街坊邻居,有一些是北魏军士,还有一些是城中的守军。

    这一夜里,有很多像她和她丈夫这样寻常的钟离城民众,原本畏惧得根本不敢开门,只敢躲在家中角落瑟瑟发抖,然而当那些北魏军士将疲惫到了极点的南朝守军堵在街巷之中杀戮时,当有些院门在战斗之中碎裂,有人开门冲了出去,然后越来越多的人冲了出去。

    死亡是令寻常人最为畏惧的事情。

    但往往也是最能激起人勇气的事情。

    这名农妇看到了一些活动的身影,她认出了那些人是谁。

    和往常一样,她远远的朝着他们点了点头,互相打了招呼。

    然后她和这些人一样,将自己亲人的遗体擦拭安静,盖上东西,然后沉默的捡起刀剑。

    他们知道外面有更多的北魏大军在等待着。

    这场战争并没有结束。

    让他们真正不感到恐惧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的生活已经被打破了,他们最最珍惜的东西消失了。

    他们现在,只想报仇。

    ……

    一名南朝老军正在舀粥。

    粥很稠,用钟离城这边的土话说,是很厚。

    配粥的是咸蛋和一些腌菜。

    还有一些干面饼。

    粥厚就耐饿。

    这名南朝老军没有想到,在这一个日出之后,还能有这样悠闲的时光,可以来吃这样一顿早饭。

    他的手端碗时很抖,他端不平这碗,最终还是将碗放在身前石上,用嘴凑上去喝着。

    一夜厮杀过后,很多人的手都很抖,不是因为恐惧,不是因为杀了太多人,是他们的体力其实已经支撑不住。

    只是现在每一次呼吸,每喝一口粥,似乎都是此生多出的时间,所以看着对岸沉默的北魏大军,这名南朝老军时而荡漾起笑意,时刻都很满足。

    因为有时间,因为胸肺之中的血腥气,尤其是那些死去的同伴的血腥气似乎依旧在自己的口鼻之中透不出来,所以他喝得很慢。

    当他喝完一碗粥,开始喝第二碗时,他感觉到身前的锅子也微微的颤抖起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看向北岸后方的远处。

    一些淡淡的烟尘出现在他视线的尽头,然后越来越浓,越来越清晰。

    有新的北魏军队到来。

    和之前到来的北魏军队不同,这支军队带着许多白色的反光。

    烟尘如同乌云,而烟尘中的这支军队,却如同染着盐霜。

    “是中山王元英的白骨军。”

    斐夷陵走到了林意的身边,他面无表情的看着那支蔓延在他视线里的军队,“是白骨军大部,那所得的军情应该没有错误,来这里的,接下来准备接管钟离,准备和我北部边军大战的主帅,是杀狂杨癫。”

    他的声音很清晰。

    这一段北墙上大多数人都听清楚了。

    白骨军原本就是威名赫赫,是北魏最强大的精锐军队之一。

    而杀狂杨癫,则是北魏最出名的将领之一。

    现在很多寻常军士都看不清楚那白色的反光来自何处,但听到斐夷陵说出这支军队的名字,他们却都明白了。

    白骨军会将敌人的白骨作为装饰,甚至会将敌人的白骨磨成粉末涂抹。

    白骨军一共四万不到,现在出现在这里的,一眼望去,至少有三万。

    那是真正的白骨军主军。

    只是不知道为何,或许是先前已经有十万大军压在这里,或许是林意还沉默如山的站在那里,现在城墙上的南朝军士,看着这支大军的到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只是有些麻木。

    ……

    席如愚离开了江心洲。

    他乘着战车,迎向了那支军队,然后对着始终在最前的一骑低下了骄傲的头颅。

    “我的军队也全部归你统御。”

    “我只有一个要求,在你开始下令攻城时,我要在第一批攻城的人里面,我要去挑战那名铁策军将领林意。”

    他行礼,然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