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人到底修的是什么功法?”

    北岸上,杨癫坐在了原先席如愚的战车上,他看着这样的画面,眼睛里燃起狂热的光焰。

    他见过无数修行者,然而所有的修行者都不会像林意这样战斗,更不可能将自己宝贵的真元浪费在这样的石块上。

    必须时刻珍惜自己的真元,便不够放肆和张狂。

    只是这样的一个画面,他便能理解为什么林意凭借一人之力,就让十万北魏大军如此的无奈和黯然。

    没有人能够回答他此刻的问题。

    南朝远比北魏更注重古籍整理,但即便是南朝有关大俱罗的典籍和笔记都是极少,而且大多都分别落在了林意和沈约手中,除非以前有人正巧看过这类杂记,否则哪怕是穷尽人力去查,也根本查阅不到相关记载。

    ……

    微凉的江水流入铠甲的缝隙,然后变得温热起来。

    林意双膝微弯,便稳稳站立。

    碎石落在他的铠甲上,咣当作响。

    他的左手伸了出去。

    一块至少有七八十斤分量的大石好像毫无分量的落在他的掌心,甚至都没有让他伸直的手臂有丝毫下坠。

    在下一刹那,他将这块大石砸了出去,朝着前方从浮桥上蔓延过来的北魏军士砸了过去。

    席如愚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块大石,他加快了些步伐,当这块大石坠落时,他已经远在这块大石的坠落之地之前。

    没有砸中任何人。

    跟随着他的三千军士除了少数的修行者之外,其余都是强大的武者。

    哪怕这些浮木晃动得厉害,这些人也依旧如履平地。

    一声暴喝在浮桥上响起。

    一名北魏将领飞掠了起来,他的速度远远超过了任何人,包括行走在最前的席如愚。

    他手持着一柄长刀如飞鹰扑兔般掠过长空,一刀朝着林意斩下。

    刀锋在空中发出尖锐的破空声,原本银白色的刀身上骤然亮起无数红色的符线。

    他体内的真元毫无保留的喷涌出来,沿着刀身形成一丈余长的可怖刀罡。

    这是跟随席如愚多年的一名忠诚部将,修为已至承天境巅峰,但他并不认为自己能够杀死林意,他也并非无视席如愚想要单独和林意一战的意愿。

    他只是认为剑阁新来的那名亚圣会插手这样的战斗,所以他宁愿用生命去消耗那名亚圣的一些真元。

    只是他想错了。

    当他落向林意时,没有人插手。

    有水声响起,林意后退了一步,他的双脚从水面脱离,回到满是乱石的浅滩上。

    看着这迎面而来的一刀,他的双膝再次微弯,蓄力,然后双手握住镇河塔心,发力。

    轰的一声,他手中的镇河塔心砸在实质般的刀罡上。

    刀罡破碎,破碎的刀罡冲击在他的铠甲上,发出比碎石砸击更响亮的声音。

    他的双脚往地下陷去,手中的镇河塔心却是依旧向前,砸在这名北魏将领手中的刀锋上。

    一股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在镇河塔心和刀锋之间爆开,两股可怕的冲击力顺着这两件兵器各自像主人的手臂上侵袭。

    镇河塔心微微往上扬起,这一瞬间的力量对冲,似乎是林意的力量稍弱,然而他依旧能够强横的握住这根镇河塔心,而这名北魏将领握刀的虎口瞬间撕裂,他的手腕和肩胛无法承受住这种力量的侵袭,同时喀嚓一声断裂。

    和肉体的伤势相比,更为严重的是真元的倒冲。

    他体内的多处经脉瞬间被撕裂,体内的真元震荡不堪无法顺畅行走,他的整个身体也如受电击般剧烈的颤抖起来,无法自控。

    林意的脚往上提起。

    他的脚陷在乱石之中,此时提起,带起了许多碎石。

    他的脚顺势往前踢起,许多碎石瞬间发出凄厉破空声,朝着这名北魏将领的胸口落去。

    听着这样的破空声,这名北魏将领的眼中尽是绝望和不可置信的声音。

    他从头到尾看了一夜之间林意的所有战斗,他可以确定林意在开始战斗时,力量根本不足以抗衡承天境巅峰的修行者。

    然而他没有想到,此时的林意竟然已经强大到如此的地步。

    林意并没有说谎。

    别的修行者都是越战越疲惫,越战越虚弱,然而他却是越战越强。

    这名北魏将领身上穿着的只是普通的皮铠,这种轻薄的皮铠加上他此时体内真元激荡不受控制,肯定无法抵挡这些碎石的砸击。

    但是在死亡来临的这一刹那,一道带着神圣意味的气息落了下来,挡在了他的面前。

    所有这些碎石噗噗破碎,变成粉末。

    席如愚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身侧,救了他一名。

    也就在这同时,那名白衣白发的修行者,和那名身穿红绿色袍子的老者,同时飞了起来,如被风刮起的风筝,扶摇直上,落向城墙。

    这是白先生和风先生,这支北魏大军之中很多人都知道,这两名神念境修行者是席如愚军中的供奉,只是对于这两人的了解,绝大多数人也只局限于白先生和风先生这样的称呼为止。

    他们没有见过这两人的出手,也不知道这两人到底有什么神通,甚至连这两人的出身来历,什么师门,以往做过什么,都全然不知。

    越是神秘,便往往越难对付。

    看着飞来的这两名神念境修行者,原道人没有出手的打算。

    斐夷陵和许多金乌骑的目光暂时从林意的身上挪开,落在了魏观星的身上。

    魏观星在很多年前便是神念境的修行者,像他这样修为的存在,此时在边军不是军中的大供奉,就是至少统军数万的将领。

    魏观星的名气很大,只是也很少有人看过他出手。

    面对着那名飞来的白衣白发的修行者,魏观星往前一步跨出,然后令人没有想到的是,他也飞了起来。

    他从城墙上飞出,如电射向那名白衣白发的修行者!

    两人相对而飞,距离瞬间拉近。

    嗤的一声裂响。

    他的那道飞剑出现在他的手中,却是没有飞出,只是剑身上泛起耀眼的剑芒。

    “临兵阵者….”白衣白发的修行者目光微寒,他看着魏观星手中这柄小剑,只是开始说话。

    清晰的声音伴随着强大的元气力量和念力直接落在了魏观星的身上。

    数十股诡异的力量如同树根一般,瞬间从魏观星的天灵深处垂落,沿着血脉,就要瞬间刺入他的大脑之中。

    然而就在此时,嘭的一声。

    魏观星手中的小剑消失。

    白衣白发修行者胸口的血肉也消失。

    这名白衣白发的修行者在空中猛然一顿,他不可置信感知着自己的力量瞬间断绝,然后垂下头去。

    他看到了一个大洞。

    他背后的血肉在这时也变成粉雾。

    那柄小剑笔直的激射出去,带着一道可怖的涡流。

    “竟然是这样…”

    他的心中响起这样的声音,然后瞬间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