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任何人都不可能离开水,但任何人对水都有些天生的恐惧,即便是善泳的泳者,都不会喜欢幽禁在水中的感觉。

    林意当然没有身穿重铠落入水中战斗的经验。

    只是在落水的刹那,他保持了足够的冷静。

    他也没有胡乱的挣扎,只是尽可能的保持着身体的平衡,然后感知着席如愚的一切动作。

    席如愚的身上伤口不下十余处,尤其一只脚掌几乎全碎,然而当身体没入水面的刹那,一层晶莹的微光弥漫在他的身体表面,如一层琉璃薄膜,将伤口尽数封住。

    再没有鲜血从他的身体里流淌出来,也没有污浊的河水可以通过这些伤口流淌进他的身体。

    蓬的一声闷响。

    他和这具腾蛇重铠之间有一团气团炸了开来,他的身体往后飞速的弹去,但并未就此浮上水面。

    他的手往上伸出,一道水流卷着上方一条铁索落在了他的手中。

    这条铁索只是浮桥上用来捆缚浮木的普通铁索,然而此时在他的手中,却是有如活物,倏然穿过紊乱的水流,朝着腾蛇重铠卷去。

    黝黑的铁索上泛起淡淡的光芒,也悄然镀上一层晶光。

    席如愚的面上也有一层晶莹的光膜,他面色冷漠的看着前方的腾蛇重铠,眼睛里的余光里,还有一尊庞大的重铠散发着死寂的气息。

    那是鲲鹏重铠。

    既然林意将这具鲲鹏重铠埋葬在了这里,那他也要将林意和这具腾蛇重铠埋葬在这里。

    不管林意到底修的是什么样的功法,让肉身强横到如此地步,但他可以确定林意体内没有真元的存在,没有真元,便意味着没有诸多的真元妙用。

    不知为何,面对着如巨蟒般游来的这条铁索,林意的心中没有任何的恐惧之感。

    大概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可以在很长的时间里不用呼吸。

    在最早离开南天院去眉山的路上,他就尝试过长时间的内息。

    “既然你想将我溺死在这里,那我也会试着将你溺死在这里。”

    他的心中响起这样的声音。

    他的手伸了出去。

    一圈旋转的水流在他铠甲的手臂上如轮转起。

    席如愚手中这根如活物般的铁索缠绕上他的手臂。

    一根之后便是数十根。

    一根根铁索不断被席如愚摄来,不断朝着腾蛇重铠缠绕而去。

    魏观星到了水边。

    他看着下方混乱的水流,微微皱起眉头,就在这时,原道人看了他一眼,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

    魏观星便停住了脚步。

    面对铁索的纠缚,林意并没有过多的挣扎。

    他只是将镇河塔心用力的刺入下方的河床之中,然后将镇河塔心往前倾斜了一些,让自己不至于被捆缚得毫无回旋余地。

    他不认为这些并不算特别强韧的铁索能够给自己造成多大的威胁,若是没有席如愚的真元力量,只要给自己留有一定的发力空间,这些铁索对于他而言很脆弱。

    他知道席如愚一定会准备有其它手段。

    和他想象的一样,席如愚一手抓着那数十根铁索的一端,一手骤然发力,连拍十余掌!

    轰!轰!轰!轰!……

    一团团磅礴的力量在林意的身周不断冲刷,这些强大的力量并没有直接落在林意的腾蛇重铠上,而是推动着他身周的水流剧烈的旋转起来,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旋转起来!

    水面骤然凹陷下去。

    城墙上的南朝军士和江心洲上、北岸上的北魏军士再次发出震天的惊呼声。

    一个巨大的漩涡在水面上生成,那些漂浮在水上的碎木、浮物,全部被这个漩涡吞噬下去,很多断裂的木柱笔直的插入水中,接着往更深处刺去。

    咄咄咄咄….

    无数重物随着水流砸在林意的腾蛇重铠上,如同打桩一般将这具腾蛇重铠往下方更深的泥沙之中锤去。

    急剧旋转的水流几乎紧贴着铠甲的表面,如同利刃一般厮磨,同时将腾蛇重铠脚下的泥沙卷走。

    林意的身体剧烈的晃动起来。

    强大的真元力量催动的暗流让沉重的铠身都无法保持稳定,若不是他手中有足够沉重的镇河塔心的支撑,他肯定无法保持站立的姿态。

    他的身体不断的在往下陷去。

    他的双脚不断的陷入河床深处,而被卷吸过来的重物,便在他的身周堆积起来。

    这是真正的要挖个深坑,然后将他埋葬在河底。

    但即便到了此时,他依旧没有丝毫的惊恐。

    因为城墙上有原道人。

    他在建康城里很多年都没有靠山,但原道人就是他此时的靠山。

    原道人到此时还不出手,肯定是可以清晰的感知到他体内的气机变化,若是他真正到了生死关头,原道人自然会出手。

    原道人和他都很清楚一点,他单独击败和杀死席如愚,和原道人杀死席如愚截然不同。

    他若是单独杀死席如愚,对那支北魏军队的士气影响,远比将一具鲲鹏重铠打入水中要厉害不知多少倍。

    所以直到此时,他苦苦思索的依旧不是怎么出水,而是如何限制席如愚出水。

    当席如愚想要离开水中的时候,他如何能将席如愚牵制在水中,让他无法呼吸到新鲜的空气。

    他体内没有真元,无法和其余修行者一样动用真元手段,便是此时最大的难题。

    暂时想不到办法,他便只有尽可能的接近对方。

    他没有再站立原地不动,而是开始动步。

    他拔出深深刺入河床之中的镇河塔心,接着在身体失去平衡之前,再次刺入前方河床之中,接着一步往前跨出。

    腾蛇重铠的一只脚从泥沙和碎物之中抬起,带着说不出的强悍气势,狠狠踏向前方。

    席如愚不能理解林意此时的举动。

    但这对于他而言却是好事。

    越往河中心,河床便越深,这具重铠想要出水便越是困难。

    最为关键的是,距离城墙越远,那名剑阁的亚圣想要出手阻拦,便越是困难。

    没有任何的迟疑,他的身体往后飘去,往后方更深的水中飘去。

    他往后退,林意便进。

    腾蛇重铠在水中大踏步前行。

    原道人平静的看着水面。

    他看着水面上涌起的一团团泥沙,感知始终牢牢的落在腾蛇重铠内林意的身上。

    他并不惊讶林意此时的做法,他甚至已经隐约猜出了林意的所想。

    他只是有些惊奇。

    他感到林意此时的内息运转极为独特,林意体内的血液流动越来越缓慢,然而血肉之中的气力却反而十分旺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