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灰袍年轻人有些微微犹豫。

    林意和他想象的实在太过不同。

    就如他所说的,修行者自有骄傲,也自有羞耻心,就如当年的何修行即便对沈约战败,也并未有卑鄙无耻的手段,能够统领诸多修行者,令许多修行者誓死追随的人,自然拥有非凡的魅力和气度。

    在他想象之中,林意作为剑阁之主,自然也要有一派宗师的气度,针对剑阁的挑战,他理应毫不犹豫的接下。

    更何况林意又是年轻人。

    年轻人便应该更多血性。

    他代表当年的铁焰军而来,而林意代表剑阁,两人一战分出生死理所当然。

    然而一切和他想象的不一样。

    即便讲着那些华丽的道理,但此时的林意给他的感觉,更像是市井之中的商人。

    林意看着这名灰袍年轻人,却是认真的问道:“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灰袍年轻人深吸了一口气,道:“朝景宗。”

    “那你需不需要一些时间想想清楚?”林意平静的看着他,问道。

    他其实很欣赏这人,所以他会花费那么多口舌,绕来绕去想要将这名年轻人绕进铁策军。

    修行者不同寻常人,寻常人限于日常的菜米油盐,限于世故,就如河塘之中的困鱼,但修行者拥有常人无法企及的力量,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只要不参与权贵之间的争斗,他们有很多活法可以选择,哪怕是如闲云野鹤般隐居在山林或是市井之间,他们也并不需要为生活所需的钱财而担忧。所以在修行者的世界里,一直有江湖和朝堂的说法。

    只是身在朝堂的修行者多,隐于江湖的修行者少。

    这朝景宗的父母随着铁焰军战死,当年当然算是朝堂的修行者,但现在这朝景宗,却是那种越来越少的江湖气的修行者。

    一剑一人,快意恩仇,遵循着的是最古老的修行者世界的道理。

    这种人讲的是义气和道理,生死倒是为轻。

    “不需要了。”

    朝景宗抬起头来,不知为何,虽然林意并非是他所想象的那种人,但此时他对林意反而没有了一开始那种杀意,他看着林意,道:“我若是败了,便算欠你一命,将来可以战死在沙场上,但我断然不会跟着铁策军,和剑阁这些人日常为伍。”

    林意听出了朝景宗的意思,反而心生更大的敬意,道:“好。”

    在林意后方不远处的车队里,容意一时却没有听懂两人对话之中的意思,忍不住问身前的萧素心,“林意这便答应了,两人这便要开打?只是朝景宗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答应欠林意一次,意思是哪次铁策军和北魏军队大战,他也会来战,但平时不会和铁策军一起。”萧素心轻声回道:“也不知道我想的对不对。”

    “大致便是如此。”王平央的声音在容意身后响起,容意转头看着王平央,却看到王平央也是一脸敬重的看着朝景宗,“更贴切的是,他是说若是铁策军将来遭遇那种可能连修行者都要战死的苦战,他便会赶来和铁策军并肩作战,大不了一死,算是将欠的还给林意。”

    “这...”容意呆了呆,他骤然对朝景宗这名陌生人好生敬仰,大军交战,若是铁策军遭遇那种灭顶之灾,赶来的修行者在大军之中几乎也无幸存之理,若朝景宗是说在平时和铁策军一起战斗,那危难之时还能逃脱,但在危难之时而来,意义却是截然不同。只是他还是有些不能理解,忍不住道:“只是他欠林意什么?”

    “他以铁焰军和剑阁之仇而来,江湖寻仇乃生死之战,在他看来,林意若死,剑阁归入铁策军之事自然也会大变,只是若是他不敌林意,自然也会被杀死,但林意提出即便获胜也不杀他,要他答应将军阵上亡,那林意若胜了,他当然算是欠林意一命。”王平央耐心的解释道。

    “那他们现在两人动手,还是生死之战?”容意听明白了,但心中却是骤然紧张起来,在他眼中,此时这朝景宗身上处处透着锋锐气息,而且飞剑的剑气凌厉,虽然还未见到他大量动用真元,但显然并非那种刚入如意境的修行者。

    王平央点了点头,道:“林意若胜了,自然是不杀,但他若是胜了,杀不杀林意便不好说。”

    容意是所有这些人之中最简单单纯的一个,听着王平央这句话,他脸色微白,下意识道:“那林意为何要答应。”

    “正是林意答应,所以对方才会觉得战败之后,便欠林意一命。”王平央依旧很耐心,轻声道:“两人既然都认可,这便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

    容意深吸了一口气,先前林意已经喊他取兵器过去,此时他便有些纠结,要不要将林意那九根矛也取出,也一起带给林意。

    “太借助外物便显得欺负人,而且寒山寺的人都在这里,林意讲了半天的道理,要是凭兵器战胜,恐怕他们哪怕被林意说服,心里总有些不舒服。”王平央看了一眼容意就明白他在纠结什么,微微一笑,道:“关心则乱,他先前表现的难道还不够强?何须太过担心。”

    听得王平央这么说,容意心中略定,不再多想,便带了林意常用的两柄剑朝着林意走去。白月露在车厢里没有出来,但听得王平央这些话语,她对这名来历有些不明,连她都查不出来的年轻修行者便越发好奇。

    王平央在这些人之中不像厉末笑那么锋芒毕露,她尚且不知王平央的真正战力,但她却隐然觉得王平央比厉末笑还要聪明,见识更为不凡。

    这样的年轻人,在南朝和北魏似乎找不出几个。

    ......

    璞明和他身旁的年轻修行者并未多话,很干脆的让开一边,这铁策军营前,顿时空出好大一块空地。

    “小心些。”

    容意将两柄剑递到林意手中,凝重的轻声说了一句。

    “幸好有些准备。”林意看着他微微一笑,说了一句。

    “他应该比我强。”容意知道林意所说的是针对飞剑练习得多,但他却并未觉得轻松。

    “放心。”

    林意的眼眸之中瞬间燃起莫大的自信,他的整个人气势在一刹那就变了,瞬间变得狂热起来,所有人都似乎感觉到他的身体肌肤都变得热了起来,似乎他体内的鲜血都开始燃烧了起来。

    璞明感知着林意体内的气血流淌,他的眼眸微亮,想到了某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