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当容意从他身边离开,返回马车,场间变得一片静寂。

    林意不想浪费时间,他抬起双剑,看着朝景宗,道:“请。”

    朝景宗微躬身为礼,他身前那柄悬浮在空气里的小剑也是微往下沉,似乎同时也行了一礼。

    在下一刹那,他身前这柄小剑“嗡”的一声,发出一声恐怖的震鸣,在急剧的加速的同时,像是失控般震荡起来。

    寻常的飞剑在飞行之中剑影虽然飘舞,但剑身断然不会摆动得太过剧烈,但他这柄飞剑本身是弯曲蛇形,此时又剧烈摆动,在空中才刚刚飞出,便抖开数十条蛇影!

    铁策军军营之中一片倒抽冷气声响起。

    铁策军的军士虽然大多都是战阵经验极为丰富,但他们并非边军中精锐军队,即便偶尔会和修行者交手,但面对善使飞剑的剑师的机会也并不多,更何况此人的飞剑比起绝大多数飞剑都要诡异。

    这飞剑带起的数十条蛇影身上鳞甲凛然,嗤嗤有声,看上去和一条条活蛇极为相像。

    璞明身旁的年轻修行者眼中充满讶色,寒山寺在此时南朝那些名寺之中似乎已经不显得那么出众,庙宇规模和僧人数量都不能和同泰寺、瓦官寺、栖霞寺相比,然而寒山寺在修行者世界之中一向地位很高,甚至在有一段时间代表着修行的一个流派。

    寒山寺虽然僧人不多,但开枝散叶在外的修行者不少,这名年轻修行者是寒山寺挑选出来,当然也非俗物,只是即便是他都惊诧于这朝景宗的剑技。

    此时朝景宗那道飞剑看似就才那数十条蛇影之中,但实际在他的感知里,却是已经悄然贴近地面,贴地而走。

    这道飞剑不只有迷惑目光,更有迷惑修行者感知的手段,在他的感知里都是若隐若现,他现在甚至担心林意是否能够真正感知出这柄飞剑的真身所在,不要被这飞剑一剑便重创。

    只是他并不知道,林意的感知比他强出很多。

    那些蛇影虽然十分真实,如同真蛇般活灵活现,但是在林意的感知里便都是虚影,顷刻便不复存在,那柄贴地疾走的飞剑,在他的感知里无比的清晰。

    一道明亮的剑光夺目的亮起,仿佛狂放绽放的闪电一般。

    当的一声轻响。

    林意身前脚下前方溅开一蓬流光,朝景宗的这道飞剑凄然的往后方飘飞出去。

    震惊只是瞬间,朝景宗的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他右手微微的震荡着伸出,控住那柄旋飞的飞剑,与此同时,他的左手五指张开,如在空中弹动无形的琴弦,五指急剧的弹动,他体内的真元急速的从指尖喷薄而出,嗤嗤有声,在身前形成一缕缕淡黄色的影迹。

    随着他五指的急剧弹动,所有在场的修行者眼中都再次出现惊异的光芒,林意身周的空气变得粘稠了起来,四周的水雾被迅速抽引,有白雾生成,接着变成一缕缕白色的丝带般,缚向林意的身体。

    不只是纯粹的束缚之力,林意清晰的感知出来,这些凝成丝带般的水雾里有着隐隐的真元波动,内里应该还蕴含着更强大的真元力量。

    此时朝景宗的左手肌肤上甚至已经隐隐出现了血光,那是真元超过极限的喷涌,才会导致经络的破损和肌肤的开裂,由此可知,看似这样流畅自然的动作下,蕴含着何等可怕的真元消耗。

    然而寻常人最畏如蛇蝎的真元直接袭体的手段,却是林意最不需要担心的。

    尤其此时他可以确定,朝景宗的真元手段虽然诡异,但却并不比那夜道上金鹏重铠内的修行者强大,所以面对这些缠绕而来的白色雾带,他并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白色雾流瞬间卷落在他的身上,与此同时,朝景宗一声厉叱,右手并指为剑凌空一点,那柄原本还在往后飘飞的飞剑被他硬生生控住,化为扭曲的流光,直刺林意胸口。

    许多道真元从白色雾流之中悄然冲出,然后迸发出可怕的力道,如一条条发狂的毒蛇一般,直冲入林意的身体,袭向他体内的重要窍位。

    只是林意的身体依旧极为稳定。

    他方才吸气,此时只是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他的血肉之间便如同有道道闸门紧锁,血肉之中挤压而出的力量,便顷刻将这些真元碾碎。

    他一步往前跨出,在对方根本来不及变化之时,一剑挥出。

    只听啪的一声闷响。

    这道飞剑被他剑身拍中,就如中了一记重锤,比第一剑被斩中还要凄惨,直接便剑上光焰四散,颓然的斜飞出去。

    剑上破碎的劲气在空气里发出难听的嘶鸣声,而朝景宗的身体里,也同时发出许多难听的杂音。

    和体内气机相连的飞剑被对方强横的击落,原本便已经足够让他体内的真元波动不堪,而此时他的真元手段也同时被对方破去,他体内暴走的真元互相冲撞,在他经络的狭小空间里,无异于一场场爆炸。

    随着一声惨烈的闷哼,他的身上涌起许多团血雾。

    他的眼前林意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那些白色雾流破碎开来时形成了浓厚的雾气遮掩住了林意的身体,然而他的感知却是捕捉着林意的每一个身位,清晰的提醒他林意正快速朝着他冲来。

    强忍着体内的痛楚,他往后退去,与此同时,他的左手往前伸出,左臂上响起奇异的响声。

    距离两人最近的璞明和那名年轻修行者面色一片肃然。

    尤其是原本也准备挑战林意的年轻修行者眼中更是充满极大的尊敬,且不说朝景宗此时又将祭出什么样的手段,但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出手,这种意志力和悍勇,简直让人叹为观止。他自认自己也未必能够做到。

    林意带着狂风破雾而出。

    就在此时,空气里嗤嗤嗤连响三声。

    出现在朝景宗手中的,竟然是一具奇特弩|弓。

    这具弩|弓的弩身如同一个圆筒竹杯,也不见朝景宗如何动作,只听得内里弓弦震动,便有三支小箭朝着林意射去。

    林意呼吸一顿,他眼睛微微眯起,心中生出些寒意。

    这三支小箭的速度竟然是远超一般弓箭。

    他腰腹用力,略一拧身,手中长剑再斩。

    叮叮叮三支小箭被他一剑斩飞,但与此同时,嗤嗤嗤连响,又是三支小箭已经破空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