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三百二十八章 再战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610566.html
    白月露的眼睛亮了起来。

    朝景宗手中的这具小弓并非是寻常的机关连弩,而是一种利用真元的奇兵。

    她看清了第二批的三支小箭由他臂上滑落,随着真元纳入那弓身之中,接着便瞬间激发,这种奇兵比一般的连弩装填施射要快,而且和飞针类似,力量和速度都远超寻常机括激发的弩箭。

    看着这件奇兵,她隐约猜出了这人的师门。

    ……

    林意并未看到朝景宗这三支小箭如何发出,速度太快,他甚至来不及感知。他身上穿着天辟宝衣,硬挡这三支小箭应该没有任何的问题,只是他怀着要令这人心服口服的想法,便根本不想利用身上的天辟宝衣来硬接,而且他不想很慢的解决这场战斗。

    并非是因为越慢解决战斗便对他不利,而是因为他不想让朝景宗付出太多代价。

    虽然朝景宗此时还在和他战斗,然而先前飞剑和真元手段被他同时破去,所受伤势已然不轻,此时全凭一股悍勇强提真元支持,支持得越久,所受的损伤便越发厉害。

    而朝景宗越是悍勇无畏,便越是让他心生敬意。

    所以当这三支小箭破空而至时,他很干脆的弃了一柄剑。

    他右手中的剑直接从他手中掉落,然后他伸出了右手,直接抓向这三支小箭。

    剑乃百炼之物,精金炉火所聚,而手是血肉之躯,更何况剑是手的延伸,剑的长度可以赢取更多的时间,熟练的剑招也能使剑身尽快的出现在箭前,这种弃剑换手并不能比直接用剑招更快,所以看着林意这样的应对,所有人都不能理解。

    朝景宗也不能理解。

    只是战斗便是战斗,随着他的一声厉喝,他的身上震出更多的血雾,又是三支小箭朝着林意破空而至。

    林意准确无误的抓住了三支小箭,嗤嗤嗤的尖锐锋利的刺穿声在他掌心响起,竟把后继这三支小箭的破空声都掩盖了下去。

    然而利箭穿透他掌心的画面却并没有出现。

    他的掌心也同时冒起一团血雾,然而和鲜血相比,这血红的颜色却是更为深沉,甚至闪耀着一种金属的光泽,而且分外的沉重,血红色雾气爆开的同时,便都往下沉。

    “这是什么?”

    璞明身侧的那名年轻修行者震惊的轻呼出声。

    在他的惊呼声里,林意的左手已经挥剑。

    一道张狂的剑意横扫出去,秋风扫落叶一般击飞后继的三支小箭。

    与此同时,林意眉头微蹙,他不管手心之中剧烈的刺痛,已经牢牢将这三支小箭抓住,然后他顺势朝着前方的朝景宗投了出去。

    他投得很准,而且力量很大。

    朝景宗左手的小弓又已经射出了三箭,然而就在这一刹那,他的左肩处亮起血光。

    他的身体一僵,顿住。

    林意再次伸手,无比强横的再抓住他射出的三支小箭,只是也未朝着他投来。

    一片安静。

    两人的战斗就此终结。

    朝景宗看向自己的左肩。

    他的左肩上血肉模糊,只是都是擦伤。

    然后他剧烈的咳嗽起来,不断咳出鲜血。

    林意朝着他颔首为礼,并未说话,只是看向手中的小箭。

    小箭是银色,很像纯银打造,然而极为坚硬锋利,和银质有很大的区别。

    ……

    “这是什么?”

    王平央朝着白月露所在的车厢问道。

    今日里这朝景宗的手段也在修行者的世界里极为罕见,但和林意这种完全不同于修行者世界的真元功法的手段,却是不可同日而语。

    按理而言,他和白月露两人最不相熟,两人都在猜测对方的身份来历,但就如白月露觉得他比齐珠玑等人见识更广一样,他也是觉得,如果这些人里面有能够解答他疑惑的人存在,便一定是白月露。

    “好像是剑丸之术,但又不完全相像。”车厢里的白月露深深的皱着眉头,她很自然的将心中所想说出了口。

    王平央凝重的点了点头,道:“我也是如此想。”

    ……

    “我输了。”

    朝景宗连咳了数息的时间,这才呼吸顺畅起来。

    方才他原本已经是强弩之末,在无法避开林意如此近距离投出的三箭时,他便已经知道自己必败无疑,而且他心中十分清楚,那三箭只是对方手下留情。

    “我还有战胜你的其余方法,只是我想尽快结束战斗,所以才用出了原本不想让人见到的手段。”林意看着他认真说道:“我希望你能够明白。”

    很少有人会在示好之后还会如此明明白白的说出来,但林意却偏偏不同,他说得十分坦然。

    萧素心忍不住偷偷的笑了起来。

    这依旧很林意。

    在林意的身上,总是可以不断见到这种和别人不同之处,而且这场战斗的结果,让她觉得很好。

    “我明白。”

    朝景宗看着林意缓缓擦拭掉嘴角的血迹,躬身行了一礼,道:“我欠你一命,会在合适的时候还,或者你和北魏大战,需要我的时候,也可以派人来找我,我不会隐匿踪迹。”

    林意将手中三支小箭丢还给他,与此同时,对朝景宗也好生敬意的容意将其余小箭也收了过来。

    看着朝景宗即将告辞离开,林意却是突然道:“就这么走了?”

    朝景宗顿时一愣,不明白林意什么意思。

    “真的不需养好伤再走?”林意认真的说道,“你的命是我的,我生怕你重伤未愈,道上便让人取了去。”

    朝景宗微微沉吟,道:“我在洛水城养好伤再走。”

    “如此也好。”林意微微一笑,转过身看向一侧的璞明,道:“和他的事了,接下来便是你我之事了。”

    璞明想了想,然后认真问道:“能接着打?”

    林意微怔,道:“能。”

    “道理我是听了,也觉得有理,但是场面上的戏却还需做上一做,否则我寒山寺出头,什么都不做,恐怕别人便不服,便有人代替寒山寺再来讲道理。”璞明轻声道:“所以占些便宜,有些失礼了。”

    林意看着他和他身边的年轻修行者,瞬间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他顿时觉得这人太合自己胃口,忍不住道:“不若大师你也加入我铁策军好了。”

    璞明顿时苦了脸,道:“我乃出家人,不过你先前的提议我倒是觉得可行,若是你一胜再胜,我寒山寺有人进你铁策军做个监军,也能免去许多人的忧虑和不安。”

    林意依旧听明白了这句话中的一些深意,只是有一点不解,他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为何是一胜再胜,寒山寺还有人来?”

    璞明微微一笑,卖了个关子,道:“到时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