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林意翻了个白眼,道:“既然投缘,那不如剑阁归入寒山寺?”

    璞明和身旁的年轻修行者顿时都吓了一跳。

    璞明道:“莫开玩笑。”

    林意看着他,道:“我并非开玩笑。”

    “如此重大之事,你这样张口便来,实在让我有些接受不能。”璞明苦笑起来,道:“这剑阁和寒山寺,能归为一处?”

    “都归皇帝陛下管,有何不同?”

    林意道:“更何况寒山寺除了是修行地之外,更重要的是讲经宣道的寺庙,又不是兵部,归了寒山寺,又不会像兵部一样随意调遣我铁策军。”

    “你这…”璞明自认自己不是迂腐之辈,在他看来,世事越多圆融,便越少争端,慈悲首先讲的便是宽容,便是接纳和耐心听取别人的想法,而并非要将自己的道理强行让不认同的人接受。只是这林意的想法一会在这洛水城地上,一会不知在何处云端,如此的跳跃,却是让他都难以跟上。

    这林意如此说法,摆明了就是你这寒山寺就是株大树,大树下便可纳凉,反正你现在觉得有理,出面调停,何不更进一步,让剑阁大树下好乘凉。

    只是即便再有道理的利用,讲得如此赤裸,便不免让人觉得有些厚颜无耻。

    “即便我寒山寺觉得可行,剑阁里那些人,便能同意?”他一时有些无语,想出了这一句。

    “时过境迁,旧朝早已消亡,有什么想不通的?”林意却是轻松笑了笑,道:“剑阁的那些人闭关了这么多年,早就想通了,他们出阁之后,难道会想着找你们复仇?想不通的只是你们而已。”

    璞明愣了片刻。

    他初听来觉得林意全是戏言,但听得这几句,却是心中肃然,隐然觉得都是正理。

    “终究只是一低头的事情,你们只是觉得将剑阁死锁,便是你们赢了,觉得剑阁始终是不肯低头的,但这只是你们的想法,现在剑阁肯低头,这仇怨将以何种方式结果,便只是你们的选择而已。”林意抬起头来,看向北方,他的神容渐渐肃穆起来,丝毫不见先前的疲赖模样,“我先前也说过,你们心中自然清楚你们势大,剑阁这些老人不可能有力量寻你们复仇,你们只是担心剑阁东山再起,只是现在南天三圣只剩余何人,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剑阁东山再起的唯一可能,只是我铁策军连战连捷,将来威震南朝北魏,成为天下第一强军,只是若真到那种时候,我们会付出多少代价,我们铁策军为南朝建立何等功勋,难道这些还抵消不了那些仇怨?”

    “终究只是态度。”

    林意转身看着动容的璞明,缓缓的说道,“先前在道上故意晚回,只是想表明我的态度,剑阁不可能随意被威武屈服,剑阁依旧是剑阁,但剑阁自己可以选择自己的路,我可以低头。当然若非见到大师你的态度,我也不可能如此低头。”

    朝景宗在一旁还未走,听着林意和璞明这样的对话,他看着林意的目光截然不同,心中油然而生极大敬意。

    “很遥远的可能只是上位者需要的考虑的事情,我所做的一切准备,只是为了北边的战场。不管我是为了我父母,或者是为了不让北魏的军队袭入,我现在只是一心向北。”林意平静下来,道:“我没有想过什么门户之争,甚至我也没有觉得南朝和北魏的人一定有什么区别,没有觉得我南朝一定要灭了北魏,我只是想尽我所能在这场战争之中做些什么,能够让我南朝少死些人,便自然满足。”

    所有在场的人都沉默不语。

    即便是萧素心和齐珠玑等人都是第一次听到林意说这么多有关战争的心声。

    车厢之中的白月露的情绪有些复杂,她很清楚无论是北魏还是南朝的绝大多数权贵,自然都是想吞灭了对方,林意的这种心声,自然显得很孩子气和小家子气。

    但越是如此,她便越是觉得元燕对他的看重没有任何的错误。

    ……

    林意的确有些厚颜无耻,就连想借助寒山寺乘凉这样的想法也是直接随口说了出来。

    只是因为他说的都是真话,便自然真实。

    璞明看着这名年轻的将领,心中已然认定对方将来的成就一定难以估量。

    “此事重大,我一人无法决断,只是这一低头的道理不难懂,我应该可以促成。”璞明认真的说完这一句,然后道:“佩服,欣慰。”

    他后面的这四个字极为简单,只是却是心声。

    “我只是年轻,接触不到之前的诸多恩怨,所以能够轻易放下,只是我能明白很多人深究其中,很难放下,所以该做的还是要做。”

    林意对着璞明行了一礼,然后看向他身侧的那名年轻修行者,道:“若我是你们想象中的那种飞扬跋扈的剑阁之主,你们应该也会和朝景宗一样逼我决斗。以寒山寺年轻一代的修行者对我这样的修行者,若是胜出,那我这剑阁之主也极为丢人,剑阁也没有什么威势可言。”

    “正是如此,修行地的声威,一直便是通过这样的战斗所立。”年轻的修行者对着林意也躬身行礼,道:“薛掸尘,与林将军一战。”

    容意眼见林意和这名寒山寺的年轻修行者还要接着打,他似懂非懂,心中好生迷茫。

    先前他从南朝边郡走出,想着的便是出名和建功立业,在他看来,那便只是挑战朝中的一些出名修行者而胜之便可,只是跟着林意一路走来,这修行者世界的事,却并非如此简单,让单纯简单的他越发不懂。

    “请。”

    林意并没有什么废话,双手各自持剑,颔首为礼。

    薛掸尘微微蹙眉,他心中却是好生为难,虽然在南朝他并不算出名,只是按照真正战力,他恐怕足以让很多远比他出名的年轻才俊羞愧不已,只是方才见林意和朝景宗的战斗,林意不惧飞剑,独特的真元手段也似乎对他起效不大,那自己出手该用什么样的手段来占得先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