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三百三十章 新的挑战者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632230.html
    此时境况容不得他多想,而且他知道即便再多花时间去想,也未必能找出一定抢得先机的办法。

    在修行者的世界里,有一件事始终是亘古不变的真理,那便是唯快不破。

    “请!”

    薛掸尘的眉头松开,他渐渐肃然,一柄清亮的微蓝色小剑从他的袖中悄然滑出,落于他的右手,然后他对林意颔首为礼。

    有清风缠绕在微蓝色的小剑上。

    小剑分外的轻薄,而且表面有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流畅之感,这种剑作为飞剑,一定很快。

    林意目光警惕,并未抢先出手。

    然而薛掸尘的身影在原地骤然消失,下一刻出现在了他的身前,一剑刺向他的眉心。

    林意双目之前寒意凛冽,明明只是一柄小剑,却似乎挟带着一个寒冬而来。

    嗤的一声,林意右手剑带着一种狠辣的气息笔直而迅疾的刺出,未刺向那柄小剑,却是直接刺向薛掸尘的胸腹。

    他的剑比对方的剑长出许多,即便对方的剑随时可能脱手飞出,但是两人已经近身,在这样的距离之中,他依旧有信心先对对方造成伤害。

    只是他所想的没有发生。

    在他的这一剑刺出时,薛掸尘已经飘然而退。

    他的收势毫无障碍,身上仿佛有一对隐形的翅膀,只是轻轻一拂,他的身体便如风中的羽毛般轻灵的往后飘出,然后再进!

    他持着剑再进,一剑刺向林意左肋。

    林意想也不想,左手剑朝着他当头斩下。

    空气里两道剑光骤然出现,又骤然消失,依旧没有相遇。

    薛掸尘在林意这一剑到来之前,已经又飘然而退。

    林意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起来。

    看似简单的进退,却蕴含着对方近乎完美的真元控制和对于时间的把握。

    当对方的剑来临之时,他若无法及时做出反应,那对方的剑便真的会落在他身上,但当他出剑的刹那,对方便已经收势。

    所以若是他无法逼迫对方改变这样的战法,以对方的实力,恐怕一直可以这样游斗下去。

    虽然他并不怕对方消磨真元,因为他体内本身就没有真元的存在,只是一味的被动,却并非是他喜欢的战法。

    在这刹那时光里,薛掸尘已经再进。

    小剑化为流光,刺向他的脖颈。

    林意挥剑,薛掸尘再退。

    似是和之前的两剑一模一样,然而林意感知的重点,却是从这柄小剑转移到了薛掸尘的身上。

    他感知到在进退之间,薛掸尘不只是脚下有真元涌起,他的身体两肋处的经络也在微微震荡,那些从他的经络中飞散出来的真元,便真的如同形成了无形的轻灵翅膀。

    这样的感知,让他想到了某种可能,然后他便决定尝试这种可能。

    空气里再次响起很轻的一声嗤响,仿佛是一层纸被刺破一样,薛掸尘已经再进。

    薛掸尘每一剑都很专注,因为他这样的战法并非全无意义,只要林意出现一丝的疏忽,他便或许可以直接致胜。

    然而就在他的小剑破空声响起的刹那,他的身前嗡的一声震鸣,仿佛一口沉重的大钟被人举起,然后重重的砸落在地上。

    一股强烈的震动从林意的脚下涌起,溅起的烟尘朝着四周喷涌而出。

    这种变化来自林意的双脚顿地,一种可怕的肉身力量带着令他心悸的气息从林意的体内同时涌起。

    这样的感知让薛掸尘知道下一刹那,这样的力量将会让林意迸发可怕的速度,朝着自己掠来。

    没有任何的犹豫,他再退。

    真元依旧有序的在他体内流转,他的身影依旧轻盈而迅捷。

    在他看来,没有真元的完美控制,林意即便在一瞬间的爆发力上远超于他,但依旧跟不上他的速度,他依旧可以完美的让林意的反击落空。

    然而也就是在他心中刚刚闪现出这样的念头的同时,林意脚底再次发出一声闷响。

    林意的双足已经狠狠的将地面踏得无比坚实,他脚底此时已经离开地面,只是和地面依旧无比接近,一种从他血脉之中迸发出来的力量,在此时却冲击在他脚底的地面上。

    空间太过狭小,所以这种力量的冲击,在他脚下便像是爆炸。

    薛掸尘的双瞳剧烈的收缩。

    这是他所完全没有想象到的变化。

    修行者的战斗原本只差分毫便可决定生死,更何况此时林意迸发出来的速度,何止比他想象中的快了一分?

    林意身影狂暴的涌起,场间如同掀起一场飓风。

    飓风里一道狂暴的剑光,瞬间落向他的身前。

    薛掸尘口中涌起苦意,他没有别的选择,握剑迎上这道剑光。

    当的一声震响。

    薛掸尘浑身一震,往后连退数丈。

    林意剑光再袭向他身前。

    他挥剑再挡,再往后飘飞。

    当第二次两剑相交的震响声在场间响起,他的虎口处有鲜血飞起,持剑的手臂不受控制的颓然垂下,微蓝色小剑已经脱手飞出。

    璞明感慨的看着这样的画面,他忍不住摇了摇头。

    林意再进,一道阴冷的刀意落向薛掸尘的身体时,薛掸尘便已停住,不再动作。

    林意的剑在薛掸尘的身上一触即收。

    锋锐的剑锋在薛掸尘的衣衫上留下了一道细细的裂口。

    胜负已分。

    王平央的目光依旧停留在林意留在地上的那一双脚印上。

    那一双脚印并不完整,坚实的泥地被气劲炸得四分五裂,只是那些依旧如烟气袅袅的浮尘之中,隐然可见一些鲜艳的红色微粒。

    “有这样的剑丸之术吗?”他忍不住对着身侧的马车说道。

    马车里白月露却已经确定,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葛丹生,丹汞道法。”

    这些人里面,最为吃惊的是容意。

    因为他最为了解林意,他知道在林意进入剑阁之前,根本就不会这样的手段。

    ……

    “我败了。”薛掸尘朝着林意微微躬身行礼。

    胜负自然清晰,原本不需刻意再说。

    只是这场战斗从一开始便是要给许多修行宗门看的戏,此时不远处的街巷里,应该也有许多人看到了这一站,所以该有的环节便不能省略。

    “应该也就最多十余日的时间,会有另外一人代表寒山寺来挑战你,因为这人特殊,所以你们两人的这场战斗,恐怕是我南朝建朝以来,最为轰动和会引起很多修行者来看的一场战斗。”璞明看着林意,说道。

    “难道是倪云珊?”齐珠玑听着这句话,骤然想到了某个可能,忍不住惊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