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你用南天三圣和魔宗举例,便更让我觉得,你对我的所图也是在久远的将来,在我能够接近那样的人物之时。”林意看着面色越来越凝重的白月露,温暖的笑了起来,“想让我变得强大的人,哪怕有自己的私心和秘密,但在我看来,依旧是朋友。朋友之间,哪怕最后要站在不同的立场,意见有些分歧,但至少也像沈约之前和何修行一样,会磊落一些。”

    白月露看着他明亮的眼睛,想着之前有关林意的一些资料里所说,这人在以前学院之中便是有名的书痴,再想着他所说眼界之事,心中便越发明白,这人真的是那种不世出的人物。

    “你真的不断让我刮目相看。”白月露摇了摇头,如实的说出了心中所想。

    “不管你来自陈家或是萧家,或是来自别的地方。”林意看着她,说道:“但在我看来,和齐珠玑没有什么差别,你毕竟不是我的兄弟姐妹,当然背后有着自己门阀的利益,只是在我看来,就如我和寒山寺的纷争一样,哪怕有冲突,都可以谈,终究只要顾及到双方的利益便能令双方都很满意。”

    “你已经像是个枭雄,而不是个年轻将领。”白月露明白既然对方比自己想象的还要聪明,那在这样的聪明人面前,越是坦诚便越是能够更多的走向朋友而不是敌人,所以她说的很直接,“只是你比那些枭雄善良而值得信任,我希望你今后也能这样,不要变。”

    人会因为位置而不断的变化吗?

    林意收敛了笑意,在心中问自己。

    这样的问题不一定能够有解答,他只是认真的看着白月露,道:“我会记住我此时的心情,会记住我们此时的对话。”

    白月露有些欣慰。

    她为元燕的决定而感到欣慰。

    林意这个时候认真的想了想。

    关于修行,有了大俱罗口粮,他的境界应该会提升得快一些,但潜移默化的变化最终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接下来他还需要什么,他自己也不明了。

    “我还缺一柄刀,一柄好刀。”

    他想了想之后,看着白月露说道:“要配合冷刀狂剑,我现在手中的两柄剑都有些不足,最好不要太重,但要足够坚韧和锋利,这样才能符合我的战法和更好的使用冷刀的刀法。”

    “暂时只需趁手兵刃么?”

    白月露微微沉吟,道:“刀没有问题,我会尽快在你和倪云珊战斗之前帮你找到,至于剑,我也会帮你找一柄…冷刀狂剑,刀走冷意,剑走狂意,以你的战法,这柄剑可以很重。”

    林意愣了愣,道:“若是如此,那自然更好。”

    …….

    白月露和林意告辞离开,夜色里,她走向军营里自己的卧房。

    但在自己的房门外不远处,她停了下来。

    有一个人站在空地上等她。

    这人站着的地方没有什么遮挡,月光很清晰的照出了他的面目,是齐珠玑。

    “怎么?”白月露淡淡的一笑,“有什么事么?”

    “我不知道林意如何看你,反正这是他的铁策军,我便也由着他来,只是不管你有什么想法,你最好不要招惹和利用容意。”齐珠玑看着她,很平静的说道。

    说完这些话时,齐珠玑都有些佩服自己,他觉得自己和林意在一起久了之后,连涵养都是越来越好,说这些话的时候,真的是很心平气和。

    白月露有些奇怪的看着自我感觉很好的他,“为什么特意和我说这些?”

    “这难道不是很简单的事情?”

    齐珠玑微讽道:“哪个人看不出来这个渔村里出来的家伙比建康城里的白脂膏还白,像他这样良善和干净的人,还能找出几个?”

    白月露听着他这些话,忍不住想到了之前容意微红的脸,她便觉得齐珠玑形容得很贴切,不知为何,她便忍不住笑了笑。

    “你笑什么?”齐珠玑皱了皱眉头,“什么意思?”

    “我在笑你。”

    白月露看了他一眼,道:“你这人明明也很良善,也天生喜欢打抱不平,但应该是出身的关系,却偏生给人一种什么人都错,就你对,什么都看不惯的感觉。何不改一改,或许就会很有女人缘。”

    齐珠玑呆了呆,下一刻他便有些生气。

    “认真而言,我便觉得你的来历真的很可疑。”

    他微眯起了眼睛,身影也低沉严厉了些,“先前我猜你是萧淑菲身边的人,但萧淑菲即便可以不顾萧宏的意思,但在外人而言,她当然是萧宏的女儿,皇宫里的太子,当然也不会因为她的意思而站在萧宏一边。”

    白月露没有意外。

    剑阁之事最终因为皇宫里太子的助力而定,这被那些权贵门阀察觉只是迟早的事情。

    “你也不是陈家的人,陈家的人和太子之间也并无往来,那你到底是什么人?”在她出声之前,齐珠玑便已经接着出声说道。

    “你猜?”白月露又笑了起来,道:“那说不定或许就是太子身边的人。”

    齐珠玑没有想到这样的回答,他顿时怔住。

    “你先前替家中拿了主意,现在你齐家离陈家近些,只是萧宏注定成为北讨大元帅,太子对此有些想法,若是太子帮剑阁是出自我之手,那你现在不是应该想办法和我更近一些吗?”白月露说道。

    齐珠玑毕竟和寻常年轻气盛的修行者有些区别,他认真的考虑了片刻,并不正面回答白月露的问题,只是有些凝重的道:“那便是和我猜测的一样,太子担心萧家兵权太重,将来会有问题?”

    “皇帝十分信任萧宏,也十分信任他那些旧部,从这些年的做法来看,即便他的旧部有些犯错之处,也是采取极大限度的容忍,但太子当然有自己的看法。”白月露微微一笑,道:“若是你要让我判断,至少太子是有些不同看法,而且他也不像之前外界所觉得的那样,太过年幼而毫无想法,林意说得不错,生来便可以看见天下的位置,只要不是痴呆儿,眼界自然就不同。”

    齐珠玑沉默下来。

    他的眼界和一般人自然也不同。

    他至少可以确定,对方真的不是来自萧家,但对方也的确代表着某个庞大的势力,而且就目前而言,应该和他拥有相同的利益述求。

    “希望可以成为朋友而不是敌人。”他严肃而认真的看着白月露说道,“还有,不管是成为朋友还是敌人,不要害容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