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所有人都怔住。

    “陈不群将军要死,其实一个人死就够了,何必拖着你这名多随着你出生入死的兄弟一起死。”满脸可怖伤痕的铁策军军士真诚的笑道:“昔日听闻白马骑陈不群将军也是一名悍不畏死的猛将,但闻名不如见面,道听途说果然未必可靠。”

    将领看着这名接着说话的年轻军士,面上渐渐笼上了一层寒霜,“我只是问你,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

    “告诉他,我是谁。”

    王平央不紧不慢的转头,对着身边一名紧张得额头不断出汗的铁策军小校说道。

    这名铁策军小校是一名四十余岁的军士,但听着王平央的这句话,他一时额头上出汗却是更多,有些不知道如何回答。

    他知道这名满脸伤痕的年轻修行者是林意身边人,但和齐珠玑、容意不同,他甚至都不知道这名满脸疤痕的年轻修行者叫什么名字,和林意又有什么关系。

    即便知道对方是修行者,知道应该是魏观星将军让他过来沿途照应,但用什么话语来描述给对方听,对于他而言却是个很大的难题。

    这名铁策军小校一时僵住。

    陈不群和周围那些军士顿时微讽的冷笑起来。

    “天蜈先生,他是我们林将军身边的供奉之一。”所有的铁策军军士此时都很紧张,但看着这些人的神色,其中有一名先前和王平央等人有过接触的军士便忍不住低喝了出声。

    他听过薛九等人的交谈中,曾以天蜈先生来称呼王平央。

    “铁策军供奉?”

    但他的话语,却是反而让周围响起了一阵嘲笑声,“铁策军的供奉算是什么东西?”

    “铁策军的供奉的确不算什么东西,供奉不入军籍,不受官衔,严格而言,连铁策军的人都未必算得上。”然而接下来响起的声音和骤然爆发的一种气息,却是让所有的嘲笑声戛然而止。

    王平央的面容极为平静,然而他的身外却是有肉眼可见的黄光在不断闪耀,随着这些光华的闪耀,一圈圈的气流很奇异的在他的身外生成,然后往外扩张。

    那是一种让人心悸的力量感。

    即便是寻常的军士,都隐隐可以感觉到他的体内就如同藏着一座火山。

    原道人看着王平央,他的面容也很平静,只是眼睛里却出现了惊讶的神色。

    他知道这是当天跟随着林意进入剑阁的年轻修行者之一。

    只是即便是他也似乎有些低估了这名年轻修行者的修为。

    而且他也不知道这名年轻修行者现在准备要做什么。

    “只是力量便是资格。”

    王平央看着那几名面笼寒霜的将领,道:“即便是陈不群将军你,也不过如意境中阶的修为,若是我愿意,我应该可以杀死你们这里大多数人。”

    “我不是剑阁的人,我也并未入籍铁策军,即便曾经做过林意的供奉,那或许也是林意看错了人,即便在这里真做了这种事情,这笔账应该也算不到林意和剑阁的头上。”

    王平央看着瞳孔微微收缩的陈不群,如在说着最寻常的家常事一般,接着说道:“你借机生事,我这边由我出头,即便这事弄大了传到皇宫里,两边最多也是各打五十大板而已。”

    “想得这么美好?”

    陈不群突然也笑了起来,“那你可以试试。”

    “我可以一个人死,但你却还是不敢。”王平央看着他摇了摇头,道:“我会将你们杀光,然后我死在剑阁这些人手中,应该算是铁策军和你们联手诛恶。然后呢,除了你拖着你身边这些人一起死….你能对剑阁和铁策军造成什么影响?”

    “所以你若是真正想报什么仇,你要是真正的有些勇气,那最干脆的做法,便是现在将你体内的伤势再扩大些,你方才躲那一剑做什么?用你的心脉去接那一剑,才是最正确的做法。”王平样的语气依旧很平和,只是这些话落在陈不群等人的耳中,却是分外的嘲弄。

    “我真的没有想到,林意身边的这些人…比当年我们年轻的时候,要强出许多。”原道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感慨。

    马车里所有那些清醒着的剑阁中人,心中也是如此同样的感慨。

    “你只是按圣意保护和运送这些修行者去铁策军军营而已。铁策军有人来接,剑阁这些人按圣意已归铁策军,又如何轮得到你管束,唐念大在车厢之中只是轻诵一句话,你却出手打搅他修行,他真元反激只是正常反应。让你带点小伤又如何?你这难道不是咎由自取?”

    “你连囚车都备好了。”王平央伸出手来,平静的点向外围一处,那里便有一架囚车。

    “护送修行者需要用囚车?你一开始便带着囚车来,是作何用意?你想将唐念大放在囚车之中羞辱,若是唐念大或是剑阁这些人忍耐不住而反抗,那便算得上这些人积恶难改,心有戾气不能化?只是你用意如此明显,手法太过笨拙,这你当圣上也是和你一样愚蠢吗?”

    “住口!”

    陈不群身后一名将领厉喝出声。

    “我并非剑阁之人,我拦在这里,并非剑阁之人出手,但你们同样没有人能将他带进囚车。”王平央看着脸色一片漠然的陈不群,道:“现在关键在于,你死不死?”

    当“你死不死”这四个字响起时,场间一片沉寂。

    “你死了,或许事情便会有些难办。即便是修行之中被惊扰的应激反应,也太过剧烈了一些,直接将一名你这样的修行者杀死,的确显得有些故意。这道理说出去,或许能够唬弄些人。”

    王平央却并未就此收声,他挑衅般看着陈不群,又说了一遍,“你死不死?”

    陈不群终于难以掩饰心中的愤怒,他的身体因为愤怒而颤抖了起来。

    “没有力量的愤怒便终究太软弱。”

    王平央摇了摇头,轻淡道:“白马骑既然在边军那么忙,连一名承天境之上的修行者都一时抽调不过来,那便不要再自己找不自在了不好吗?”

    “我还会想别的办法。”陈不群深吸了一口气,他看着王平央缓缓的说道。

    王平央不能认同的笑了笑。

    他认为陈不群这些人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