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黄脸文士有些愕然。

    他想笑,又笑不出来。

    林意这做派太过浮夸,然而因为那名白马军将领的口误,却似乎将这件事瞬间带入了对方预先设好的圈套。

    王平央的眼睛里有些感慨。

    林意就是林意。

    说到斗嘴和耍无耻无赖这些事情,林意似乎完全集了建康无数权贵的所长。

    无耻无赖是建康城里所有权贵必备的品质,只是绝大多数人陷于身份,只是让手下人替自己这么做而已。

    除此之外,阴狠也是所有权贵的所长。

    在阴狠这件事情上,林意未必有那些人阴险,但若论狠辣,林意却未必不如。

    黄脸文士感觉到了有些不对,他张了张口,就想出声。

    “你们的不舒服,比起圣意和寒山寺的想法还要重要?”

    然而林意却并没有给他说话的时间。

    “连圣上都已经决意将剑阁归于铁策军,你们路上故意找些麻烦,他们受些气忍着也就算了,你们还想杀人?你们不觉得太过分了些?”

    林意还在笑着,但当他的目光落在陈不群等人和马车里走出的那名修行者的身上,所有人却只觉得场间涌起一阵寒意。

    既然敢到这里对付剑阁,陈不群自然不可能被林意这样的一些话吓道,他冷冷的看着林意,也笑了起来,“铁策军?你不觉得自视太高了些?”

    “你上面是谁?白马骑的田骠骑?总不会是壮威将军本人?”林意嘲弄的看着对方,“但不管如何,和你一样根本看不起铁策军,既然敢这样做法,今后和我之间也不存在调和的可能,那我为什么要给他面子,何须在意你上面人的看法。”

    黄脸文士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听着林意这样的话出口,他便知道对方早就想明白了后果。

    虽然他不明白对方如何有这样的勇气,但对于这种勇气,他表示尊敬,也知道任何的话语在此时便已经失去力量。

    他是如此想法,那名刚刚从马车上走下来身着重铠的修行者,便也是如此想法。

    “自己管?”

    那名修行者停下脚步,安静的看着林意,“你怎么自己管?””

    “白云重铠?连白雀铠甲都比不上,只是民间作坊的东西。穿了这样的一件重铠,又不到神念境的修为,谁又给你和我这般说话的勇气?”

    林意用看着白痴一样的目光看着这名修行者,说了这一句,然后却又缓缓的转头看向陈不群,“只是听说你都准备好了囚车想要羞辱唐念大,我便要先教训你,否则等我出手教训了这人,你到时便不敢和我动手。”

    一片哗然。

    陈不群的眼睛顿时眯成了一条寒缝,一字一顿道:“你想挑战我?”

    “是教训,不是挑战。”林意摇了摇头,“打狗至少能让你的主人知道我的态度,还有....你先前不敢死,却又口口声声仇怨,现在你最好不要再找借口,不敢和我动手。”

    “一定要这样?”

    黄脸文士深深的皱着眉头,他虽然数个呼吸之前便不想再开口,然而现在想着这里的事情可能引起的后果,他还是看着林意认真的问了这样一句。

    “你们不怕事大,我自然也不怕。闹大了看戏的人多,自然也有公论,省得你们混淆是非,编造罪名。”林意挑衅的看着陈不群,“你敢不敢?”

    .......

    陈不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挺直身体。

    “将军!”

    他身后两名将领同时出声。

    林意嘲弄的神色更浓。

    陈不群伸手握拳,示意身后人不要再出声。

    “终究还是放不下所谓的尊严。”林意面色恢复了平静,道:“修行者的尊严,还是所谓白马军将领的尊严?”

    陈不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面无表情的说道:“若是有像你这样无赖之徒,不断的言语挑衅,又完全不顾后果的莽撞,不达目的不罢休,你会躲避对方的挑战?”

    “一般任何的挑战我都不会躲避。”林意看着他说道:“那我首先会看打不打得过。”

    说完这句,既然已经达成自己的目的,林意也觉得再说没有意思。

    他伸手握住了容意递上来的两柄剑。

    然而就在此时,白月露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要不要再等一等?”

    所有人都是一怔。

    林意也是奇怪,他转头问道:“等什么?”

    迎着所有人的目光,白月露微微一笑,道:“要不要试试新的刀剑?”

    林意有些反应过来,吃了一惊:“就快送到了?”

    白月露点了点头,“应该很快就到了。”

    两人正常交谈,声音虽然不大,但场间所有修行者自然都听得清楚。

    黄脸文士看着容意,又看着白月露,他最终目光又落在了已经走到一旁,似乎事不关己的王平央身上,他的眉头便皱得更深了一些。

    “能等一等?”

    林意此时出声,看着陈不群说道。

    陈不群身后的数名白马军将领顿时忍不住想要出声,这约斗也是林意出声相激,但眼见要战,却反而说要等,这实在显得有些可笑。

    但这几人也怕再被对方抓住什么语病,一时忍住。

    也就在这时,隐隐约约,便有急如骤雨的马蹄声传来。

    道上出现了一条尘龙。

    所有人都好奇起来。

    此时林意手中双剑都无鞘,有些人虽然不识这双剑,但都看得出是品质极佳的名剑一流,但说又有新的刀剑送来,这刀剑难道还能比林意此时手中的双剑还好?

    尘龙里是一辆马车。

    陈不群看着那辆疾驰而来的马车,眯着的眼睛里再次出现些寒芒。

    马车很沉重。

    车轮碾入浮土,所以才带起这样惊人的尘浪。

    “刀剑都有?”

    林意将手中的剑递还给容意,然后忍不住问身边的白月露。

    白月露点了点头。

    林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知道白月露不是普通人,而且此时白月露这样的语气和神情,更是让他心中确定,这马车里送来的刀剑,肯定比他手中这两柄剑要更为惊人。

    他有些紧张,有些激动。

    场间本来皆是肃杀的寒意,然而当这辆马车带着尘嚣停在前方时,所有人却分明感到了一种热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