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哪个太过分啊?”

    林意皱着眉头,用一种不能理解的语气接着说道:“圣旨都下了,我铁策军接剑阁的人回去,你们在这道间却甚至准备了囚车,想要用羞辱唐念大这样的傻子的手段来逼剑阁做出出格的事情,你们还有脸在我面前提什么修行者的尊严?欺负人,拳头却不够硬被人打了回去,愿打服输这种道理连建康城里的小孩都懂,但你身为这里的主事者,还敢这样威胁我,你欺负人欺负得太过分,还不自知?你是不是有病?”

    黄脸文士不断的咳血,身上沾满了鲜血和泥土,看上去异常的凄惨和狼狈。

    一尊闪耀着森冷金属光泽的身躯挡住了林意的视线。

    那名身穿重铠的修行者到了黄脸文士的身前,他没有多说任何一句话。

    看着林意此时的目光,他知道对方甚至有可能做出更可怕的事情。

    身后的一名车夫快速赶着马车过来,将那名黄脸文士扶进马车,然后快速离开。

    “军中的修行者?”

    林意安静的看着这一切,然后问这名身穿重铠的修行者。

    这名修行者自然不可能对林意有什么好感,他看着林意,反问道:“有什么区别?”

    “若是军中的修行者,我或许会稍微留手,毕竟你还可以去北边的战场。但若是某些权贵根本不上战场的私器,我出手便可能会不分轻重。”林意很直接的说道。

    这名修行者微微皱了皱眉头,虽然是敌人,但林意的这句话却让他产生了些微的敬意,他深吸了一口气,如实道:“军中修行者。”

    林意也不再多言。

    他很自然的朝着这名修行者走去,然后战斗便很自然的爆发。

    身穿重铠的修行者抬手握住重铠上所带的那柄剑时,重铠上喷薄而出的气息,便已经彻底暴露了他的修为。

    承天境的修行者。

    在远超陈不群的庞大气息的震荡下,这名修行者身上重铠缝隙里所有的积尘嗤嗤的溅射出来,如同烟火绽放般在空中带上道道的细痕。

    白云重铠并非是南方王朝的制式重铠,只是民间工坊对于白雀重铠的仿制品,而白雀重铠在南朝军方而言,也只不过是其中的中坚力量,简单而言,便是二流真元重铠。

    仿制品不可能有真品完善,否则便是超越的替代品。

    白云重铠自诞生时开始便被发觉有诸多薄弱之处,然而高手自然有高手的气势,当一名承天境的修行者朝着这具重铠灌输强大的真元时,这具重铠便展现出了截然不同的气势。

    一片片铠甲随着符文之中真元的流动而发光,然后往往翘起。

    随着元气的互相激荡,这一片片铠甲就如同一飘飘浮鸿,使得这名修行者似乎要往上飘起来。

    感受着这种凌厉而强大的气势,林意面色微凝,超前一步跨出,然后挥剑。

    他的身躯和身穿重铠的修行者相比自然显得很小,只是随着他这一剑斩出,空气里一声爆鸣,不远处刚刚才调匀呼吸的陈不群心脏都如受重锤,胸口又是一滞,又吐出了一口鲜血。

    白云重铠上所配的银白色长剑也比寻常的剑看上去宽厚得多,但就在两柄剑相交的一刹那,一声清脆的裂响,这柄剑直接便碎了。

    这种画面,就像是一名小孩挥舞着一根小柴棍,却直接敲断了大人手中的铁棍,充满了妖异的味道。

    林意此时的面容也平静得近乎妖异。

    这种结果并未脱离他的想象。

    白云重铠所配的长剑自然不能和名剑相比,更何况白云重铠总重也不过四百余斤,但他手中这赤霄剑却重两百三十一斤。白云重铠所配的这种长剑和别的剑相比,还能够用自身重量来压制,但又怎么可能压制得了赤霄剑。

    白云重铠内里的修行者震惊的看着自己手中长剑的碎裂。

    即便这副真元重铠有诸多弱点,但他在边军之中征战那么多年,都从未见过有人能够一剑斩碎这种铠甲的佩剑。

    赤霄剑上的热意并未加重。

    没有任何磅礴的真元力量喷涌。

    只是纯粹的力量,便让这柄重剑发挥出了可怕的破坏力,这种极致的肉身力量,甚至在击碎他手中这柄佩剑的同时,让他身上这具重铠符文里的真元都震碎而往外逃逸。

    这简直无法想象。

    然而他毕竟拥有寻常修行者无法企及的战斗经验。

    在下一刹那,他便双膝微弯,手肘下沉,完美的卸掉了部分冲击到身上的力量。

    然后他再挺直身体,在挺直身体的刹那,他体内的真元已经汹涌的涌入身上这具铠甲的符文里,甚至将先前那些破碎不成型的真元也尽数如尘埃般从符文中驱散而出。

    这副重铠宛若新生。

    他的左手握住了这副重铠的另一件武器,朝着林意狠狠扎了过去。

    这是一柄三角刺刃,这种三角刺刃在南朝被称为猎魔枪,在北方被称为三棱角刀,最早的用途却是一样,是专门用来猎杀一些大型的凶兽。被这种兵刃刺中会留下可怕的梅花状伤口,伤口很难愈合,会血流不止。

    看着这迎面刺来的刺刃,林意并不准备闪避。

    他极其冷静的挥出了一刀。

    很冷很快的一刀。

    咔嚓一声轻响。

    就如切断了一根脆瓜。

    重铠内的修行者呼吸一顿,他手上的分量已然轻了。

    他手中的这根刺三角刺刃,被林意一刀两断。

    看着像被切瓜一样切断的那柄刺刃,林意的眼睛里充满了感慨。

    先前白月露特意对他说这柄刀很快很锋利,他便猜测很有可能会是这样的结果,但是他没有想到,竟然是真的如此干脆。

    纯粹以锋利程度而论,这柄刀应该足以和东晋年间的“诸子刀”相提并论。

    ......

    一片惊呼声响起。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那些剑阁中的老人,都从未见过锋利到如此程度的刀。

    但在惊呼声响起之前,林意已经再进!

    在这名身穿重铠的修行者能够做得出反应之前,林意的一刀已经斩在他的右肋。

    白雀铠甲体态轻盈,铠甲的样式原本很束身,这白云铠甲也是模仿白云铠甲的制式,所以腰腹间的铠甲最薄。

    嗤啦一声刺耳的轻响。

    刀光落处,这具重铠右肋部的铠甲直接便被切开,刀锋切入血肉,带起长长的血口。

    重铠内的修行者一声闷哼,几乎下意识一般,抓住白云重铠上最后一件武器,一柄短剑,朝着林意当胸刺去。

    林意侧身,出刀。

    这名修行者手中的短剑再断。

    咚的一声闷响。

    林意狠狠一脚蹬在这名修行者的胸口。

    在这名修行者的身体猛然一挫的刹那,他往后翻身,但手中的刀却再次斩了出去。

    极冷极快的刀光如同冬天里无孔不入的寒意落向这名修行者的眼眉之间。

    这处的铠甲比腰腹间的铠甲更为脆弱。

    这名修行者一声厉喝,往后退去,但却发现依旧无法跟得上这一刀的速度。

    他下意识的挥臂挡去!

    又是一声刺耳裂响。

    他的手臂上出现了一道裂口,鲜血从森冷的金属裂口中狂涌而出。

    林意再出刀。

    这名修行者只有再次往后仓皇退去,再次挥臂而挡。

    他的手笔上又出现了一道新鲜的伤口。

    林意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是对手中这柄刀的惊叹和赞赏。

    这样锋利的一柄刀,让原本可能复杂的战斗变得异常简单。

    只是这种太过简单,有些欺负人的战斗,却并不是他很喜欢的战斗方式。

    所以在下一刹那,空气里雷声再起。

    他挥起赤霄剑,狂暴的重剑如巨锤般朝着对方砸了过去。

    当!

    一声恐怖的金属巨响。

    这名修行者勉强用双掌挡住了这一剑,他的身上并没有增添多余的伤口,然而强大力量的冲撞,却使得他原有的伤口中迸出更多的鲜血。

    这名修行者的口中无比的苦涩,心中震撼难言。

    真元重铠在修行者世界之所以能够占有重要的地位,是因为可怕的防御能力和自身重量,坚厚的铠甲,可以让修行者脆弱的肉身变得如同精钢打造的容器,可以无视战场上的流矢甚至飞剑,从而专心的对付自己面前的敌人,然而他身上的这具铠甲,在林意的面前却是如同竹片一般脆弱。

    此时的战斗对于他而言是无比痛苦而又无望的过程。

    因为对于这种级别的真元重铠而言,这种大面积的裂口已经足以阻断铠甲上符文内真元的流转,他体内的真元不管如何澎湃的涌入这件真元铠甲,这件真元铠甲已经渐渐变成废甲,反而变成沉重的钢铁,压在了他的身上。

    所有人都已经看到了这一战的结果。

    那些凝立着的白马军的将领们沉默无言,此时的战斗什么时候停止,只看林意什么时候停手,只看他想要将对方伤到何种程度。

    羞辱弱小这种事情并不是林意所喜欢做的事情。

    所以这场战斗在这些白马军将领的猝不及防中瞬间结束。

    一道清冷而曼妙的刀光再次闪现,却并未落在这名身穿重铠的修行者身上。

    林意停了下来,刀光只是指向陈不群和这些白马军将领。

    场间一片静寂。

    身穿重铠的修行者停了下来,因为大量的失血,他的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只是这些清醒着的白马军的人,也并不明白林意这样的动作是什么意思,只是心中有寒意在不断的生成。

    “我很看不起你们。”

    林意的声音响了起来。

    “尤其是你们还在说什么修行者的尊严...其实你们又何曾有脸面,何曾要脸?”

    林意的目光落在陈不群等人的身上,他毫不掩饰的冷冷嘲讽道:“哪怕当年我在齐云学院和人争斗,也从不靠家中势力,只靠自己的拳头,你们大概不能理解寒山寺为什么要让薛掸尘和倪云珊来挑战我。难道寒山寺找不到比魏观星更强的修行者来教训我?”

    “寒山寺的人懂得让任何比我修行时间长出许多的前辈来教训我对于我而言都不公平,都是欺负人。但你们身为修行者,而且我身为铁策军将领,和你们也算是同僚,同僚之间,连光明磊落的挑战都做不到,只敢玩弄权术手段,你们也配谈脸面和尊严,也配来阻止剑阁入我铁策军?”

    “难道有仇,便只能通过公平的战斗来报吗?若你的亲人也是被这些剑阁的人杀死,你便不会不择手段?”听着林意的这些话语,陈不群的眼神渐渐愤怒起来,他忍不住厉喝出声。

    “有仇,那也是你和之前剑阁的恩怨,算不到我头上。”林意冷笑道:“别忘记你和我此时的身份,我是铁策军右旗将军,这些人只是被我收入军中的部属,不管他们之前是剑阁的修行者还是马贼,入了我铁策军,便是南朝的军士。你报仇可以不择手段,但是这种不择手段不要用在我的身上。你有本事也不要公为私用,你大可离开白马军,然后按你的想法去不择手段的报仇。”

    听着这样的呵斥,陈不群的脸色渐渐苍白。

    他一时竟是找不到言语辩驳。

    “至少我不会想要这些无辜的陵州军陪你一起死。”林意却是并没有收声,他冷笑着接着说道,“若是他们知情,知道你想要做的事情也心甘情愿,那便另当别论。像你这样的人,若是还不知道醒悟,将来还想用这种手段来做事的话,他日我一定一刀斩了你。不要披着白马军的皮,却不做白马军应该做的事情。”

    没有一个白马军的将领能够抬得起头来。

    王平央忍不住摇了摇头。

    白月露饶有兴致的听着,看到王平央这种神态,她忍不住笑了起来,问道:“怎么?”

    “同样是变着法子骂人和威胁人,我怎么做不到像他这样理直气壮和让人无言以对?”王平央也笑了笑,轻声的说道。

    马车里的很多老人眼睛里无限感慨。

    他们都已暮年,而且身有残疾,就如残烛留下些余焰而已,完全不复当年的光彩,但他们这一生里,却是见过许多惊才绝艳的修行者。

    但他们觉得,即便是当年何修行和林意这般年轻时,似乎也没有林意这样的不可一世。

    “看清了?”

    原道人拍了拍唐念大所在的车厢,对着内里紧抿着双唇和紧锁着手指的唐念大轻声说道:“这便是阁主。”

    唐念大的眼睛瞬间瞪大到极致,他从车帘缝隙中看着林意,满脸的激动和狐疑,“阁主回来了,可是怎么...这么年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