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阁主就是阁主,哪有什么年轻和年老。”

    原道人沉声道:“从今日开始,你只需要记住他是阁主。”

    唐念大便不做声,只是从车帘缝隙中死死盯着林意,然后点头表示自己已经记住。

    剑阁里的老人当初并不知道何修行将功法传授给林意只是某个巧合之下的产物,此时看着让所有白马军抬不起头来的林意,他们心中却都觉得,怪不得何修行会选择林意作为他的传人。

    ......

    这些白马军恨不得现时就离开,但军令尚在,即便他们恨不得马上在林意的眼前消失,他们还是不得不将剑阁这些人送到洛水城的铁策军军营。

    林意已经出了气,却直接将他们当成了空气。

    “我的修行出了些问题。”

    他和原道人单独进了一辆马车,然后认真的对着原道人轻声说道。

    原道人一怔,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道:“什么问题?”

    “我修的是某种特别的功法,不断增强肉身生机,体内并无任何真元的存在,只是近日修行,我却隐约觉得丹田元宫之中有一股我都感知不明的气机。”林意看着原道人,将修行中的一些感知详细了出来。

    原道人没有说话,连自己都感知不清楚的问题,便是最大的问题。

    他深吸了一口气,伸出了三根手指,落在林意的手腕上。

    三道柔和却有力的真元,在林意的感知里就如流水般落入自己的元宫深处,然后散开,如同雾气不断朝着四面八方弥漫。

    “我也没有感到什么异常。”

    原道人感知了片刻,凝重的说道:“除了我感觉到我的真元在你体内迅速的被消解,其余并无异处。”

    “连你也感知不到异处?”林意大皱眉头,“难道真是臆感?”

    “你又非重伤,又非走火入魔,身体状况正佳时,多次出现这种感觉便不可能是臆感。”原道人沉吟道:“最有可能的是某种独特的元气,只是和我们修行功法教导感悟的灵气不同,所以和我们初感天地灵气时一般,似有似无。”

    “独特的元气?”林意瞠目结舌,他看过的书多,瞬间便觉得这是最有可能的推断,只是他修的大俱罗功法所依靠的五谷之气,原本就是不同于天地灵气的特殊元气,难道除此之外,他还即将感知一种特别的元气?

    “他没有留下过什么注解?”原道人看着林意问道。

    原道人所说的“他”自然是指何修行,他以为林意的这种特别功法,便来自于何修行。

    “没有。”林意摇了摇头。

    原道人点了点头:“那你先行小心。若是下次修行时这种感觉分外明显,我在你身边护持,看能否感知到什么。”

    “你的修为,到底到了哪个境界?”林意看着原道人,终于问出了最想问的问题。

    原道人平静的看着他,道:“入圣境。”

    听着这样简单的三个字,林意的呼吸却是彻底停顿,眼睛瞬间瞪大到了极致,眼睛里全部都是不可置信的光芒。

    早在剑阁那夜过后,他们所有人都知道原道人应该比魏观星强出许多,而剑阁这些人应该是他最值得信任的伙伴,正是因为这两点,他才特意问询自己修行的问题。

    然而他原以为这名老道只是在神念境走出比魏观星更远的距离,或许已经接近神念境巅峰,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原道人竟然已经到了入圣境。

    看着林意这种不可思议的样子,原道人又平静的接了两个字:“巅峰。”

    车厢里响起了一声很大声的倒抽冷气声。

    林意看着原道人苦笑了起来,“这怎么可能。”

    原道人知道他并不是怀疑,只是因为太过惊叹,所以他只是淡淡的笑笑。

    “入圣境巅峰...那你现在岂非只要一个动念,就应该可以将我杀死,我应该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林意又深吸了一口气,忍不住说道。

    原道人点了点头,道:“理论上应该是这样。”

    林意无语了很长时间。

    神念境的修行者在修行者的世界里便已经是很孤高的存在,许多封侯的将领也不过神念,在修行者的世界里,神念境的修行者被称为半圣,入圣境的修行者被称为亚圣,至于入圣境之上,便是妙真境,接着便是神惑境。

    现在修行者的世界里皆知南天三圣是登上了神惑境的存在,有无数不可思议的强大手段,但往上追溯数朝,便从未有人修到神惑境。

    在数朝之前,修行者世界普遍认为妙真境已经是修行者境界的最高巅峰,所以按照习惯,将妙真境的修行者,便称为超凡入圣的圣者。

    虽然随着有人突破到妙真境之上,开辟出神惑境的天地,但能够修到妙真境的修行者,依旧是百年难得一见。

    就如南朝虽然诞生了南天三圣,足有三人到了神惑之上,但在这数十年间,却并没有听说有谁突破到妙真境。

    妙真境便直接是个空缺。

    即便真的只是不被人所知,南朝依旧有妙真境的人存在,在绝大多数人看来,恐怕也只存在南天三圣的那些真传弟子之中。

    可以确定的是,沈约和何修行各有一名真传弟子,都十分强大,两人当年分出胜负之后,再定的赌约,便是和各自的真传弟子有关。

    世上的修行者根本不知沈约和何修行的真传弟子到底是谁,那两人到底是何等的修为,但在此时超过南天三圣的修为,却是不可能的。

    所以即便是将那两人算入妙真境,南朝最多也就两个,而且传言何修行的弟子也已经随着何修行一起战死了。

    妙真境之下的入圣境修行者,同样是寥寥无几,在世间是屈指可数的存在。

    按照林意的所知,这样的人物几乎也难得在世间走动,不是两朝皇宫深处隐匿的大供奉,便是如南天院这样的修行地的院长副院长之流,或者便是北魏魔宗、两朝名将之中战力最高的数位。

    他此时对北魏魔宗还不够了解,此时所想有些谬误,但这入圣境的修行者,真的已经是少之又少,都是那种一方霸主,在内坐镇皇宫和某处最重要修行地,在外坐镇边军某座最重要要塞的存在。

    “修行者的实力,和自身生机也成比例。”

    看着林意此时的神色,原道人却是平静的说道:“世间修到入圣境的修行者,大多已经和我一样垂垂老矣,肉体太过衰败,经脉都有些萎缩,真元虽然积蓄得更为强横,但肉身却无法匹配,所以即便我此时不残废,战力恐怕也不如我二十年前未到入圣境巅峰时。再加我此时残废,身体经脉不全,很多手段便无法施展,战力便不见得有你想象的那般高绝。不过就我所知,两朝绝大多数到了入圣境的修行者,比我还要老得多,有些甚至已经无法再动手,有些不可能动用全力,其中至少有一半的战力,恐怕还不如那些正值巅峰的神念境中最强者。比如我南朝边军五部中宣威大将军祁儒山的战力,便应该超过世间绝大多数入圣境修行者。所以真正的战力,并不全以境界区分。”

    林意点了点头,他明白这个道理,但心中那种震惊到极点的情绪却还未完全消退。

    饿死的骆驼比马大,他当然也明白这样的道理。

    “外面的人都不知道你的真正境界?”他问道。

    原道人说道:“之前知道的都已经死了,现在应该没有人知晓。”

    “我想也是。”

    林意感慨的看着他,道:“若是换了我,我也绝对想不到,一名到了入圣境的修行者竟然会安生在剑阁之中呆着。”

    “我在剑阁之中等着,一是因为剑阁之中任何人离开,剩余的人应该都会被杀死,二是因为我觉得阁主会胜出。”原道人微讽的笑笑,在心中却是淡淡的骂了沈约一句无耻。

    改变既定的赌约便自然是无耻。

    在何修行和沈约的这场赌局里,何修行已经耗到沈约寿元耗尽,何修行还有大把时光,便注定已经能够在赌约之中胜出。

    “已经到了入圣境巅峰...那有没有破境的可能?”

    林意骤然想到了此点,他的神情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修行真元功法的修行者世界的每一个大境,都是真元缓慢累积,真元不断的改变身体和经络,然后真元发生突变的一个剧烈变化。

    每一个大境之间都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力量也是倍数的增长。

    就如推开一扇门之前,这扇门的这一边只是一条河流,而推开之后,却发现自己的面前是一片海。

    “若非灵荒,三年可期。”原道人看着林意说道。

    林意深吸了一口气,竭力让自己不要再因为这句话而心境再次剧烈波动。

    “那灵荒现在已经到来之后呢?”他问道。

    “那便已经遥不可及。”

    原道人平静的眼眸里也瞬间充满了无限感慨,“要从无尽的水雾里凝出一条河流终究只需要耐心和时间,但要从干枯的沙地里挤出水滴,再汇聚成河流,那足够耗尽我的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