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道理是不错,只是都未和魏观星他们试过,直接便用这样真正战斗的方式去面对神念境的修行者,我看你不用叫白月露,可以叫白胆大。”林意忍不住说道。

    “北方有一句老话,不面对真正的狼,永远学不会怎么猎狼。”白月露看着林意,接着回答了先前一个还未回答的问题,“我的重铠没有太多的特别之处,除了能够更好的让我的真元和你的铠甲产生联系之外,它的一面盾很特殊,有不错的防御力。”

    “那在战斗里,你这具铠甲就像是一名近侍?”林意有些惊讶。

    白月露点了点头。

    林意很聪明。

    的确便是如此。

    林意的神色却渐渐凝重起来。

    在修行者的世界里,一般只有运用远攻手段的箭师或者剑师身边才会有近侍,这种冲锋陷阵的重铠若不能靠自己的实力碾压对手,便可以等待死去,试想有一名手持双刀的重铠身边却跟随着一名近侍,这种战斗方式的确极为罕见。

    极为罕见的战斗方式不会在平时的修行中学到,要想对付强敌,便一定要有很好的默契。

    “这两具铠甲当世都只有各一件。”

    白月露看着他微凝的面容,认真道:“所以战斗的时候,尽可能的不要用太过暴戾的方式。”

    “这倒是有些麻烦。”

    林意看着两具铠甲,“这两具铠甲,分别都是什么名字?”

    白月露道:“未真正动用过,便也没有名字。”

    “总觉得应该有个名字,至少也是对制这铠甲的匠师的尊重。”林意看了她一眼,问了最关键的一个问题:“你说的神念境修行者是谁?”

    “应该是方云海。”白月露道:“朱山小煤窑的修行者。”

    林意大皱眉头:“你的胆子的确很大。”

    ......

    泸水江畔,有一座集镇叫做杀鱼镇。

    这名字和林意大多时候的战斗方式一样,简单暴力。

    这座集镇位于合州郡县城东边,这是大量渔民和小商贩聚集的贫民区,从白昼到夜间,不时有渔船靠岸,其中一些鲜活的鱼类大多被商贩马上送走,以最快的速度送往沿边州郡的酒楼。

    那些已经死去而卖相不好的鱼类,便会被分挑出来,马上宰杀,其中一些大鱼或是肉质较好的鱼类,便往往会被制成咸鱼或者腊鱼,而一些怎么都卖不上价钱的,一般会被直接风干或者煮熟后晒干,制成鱼干。

    这座集镇的数条街巷弥漫着各种腌鱼的味道,腥臭的血水和鱼腹之中的内脏到处都是,即便是一些渔户的家中地面也永远没有干时,有些渔户养了不少鸡鸭,这些鸡鸭便以鱼鳞、内脏为食,生长得极好,也能卖上不错的价钱,但是鱼腥鱼臭味再加上这些鸡鸭的粪便味道,便可想而知是什么环境。

    细散的渔户收入原本便不多,在这样的环境里劳作,自然也不可能对自己的住所有任何美感的要求,这里数条街巷之中的建筑物便都是破烂不堪,街道甚至让有些洁癖的人根本无法落足之感。

    因为并不在官道边上,所以平时这里连游人都几乎没有,这里附近江河里的出产供给也只足够供应周边州郡,也不会有外地的商贩到这里。

    然而今日看似一切如常的杀鱼镇里,一些极为破落的房屋之中,却都隐匿着修行者和武者的身影。

    杀鱼镇里唯一的一间米铺里,两名平时绝对不会出现的青衫修行者直接将米袋当成椅子靠墙坐着。

    这两名青衫修行者在污秽的气息的包围之中,依旧面容平静,但眼神之中却不免偶尔露出荒谬之感。

    谁也不会想到,一名先前连修行者身份都不能确定的医官,竟然能够在行踪已然暴露的情形之下,一路逃到这里。

    其中的数次截杀,恐怕连神念境的修行者都无法脱身,然而这名医官却偏偏成功脱身了。

    只是今日里,他们却确信这名医官不可能从这里逃脱。

    因为一名真正的神念境修行者已经到来。

    朱山小煤窑,原本是南朝一处极为出名的陶器窑口,朱山小煤窑的望族依靠大量品质极佳的红陶器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同时也培养了诸多的修行者。

    到今时,已经过去了数百年的时间。

    历经数百年的演变,此时朱山小煤窑也已经变成了一处修行地。在数百年的时间里,这处窑口出红陶器也未停止,这些修行者日常的修行便伴随着窑火,他们的一些真元手段里,便也应运而生了一些火焰手段。

    拥有外界不常见手段的修行者一般比较难缠,其中的真正神念境修行者,自然也算得上是真正的怪物。

    有一辆马车静静的停靠在杀鱼镇的一座最老的石拱桥侧。

    这辆马车看上去十分寻常,然而内里却是都用上等的香木铺陈,幽远的香气将周围空气里腥臭的味道消隐了大半。

    来自朱山小煤窑的方云海便安静的坐在这辆马车里。

    和寻常的军中修行者相比,他比较富态,更像是一名发福的商贾。

    他白皙的手指上,都甚至戴着镶嵌了硕大宝石的戒指。

    事实上现在朱山小煤窑的修行者和武者,也的确都是商贾或是类似镖行的镖头。

    朱山小煤窑最早的武者和修行者都是当时掌控那个窑口的望族的子弟或是烧窑工,山上挖出来的红陶土制成器皿,窑火一烧便能卖出极好的价钱,这在当年朱山小煤窑一带的其余大族看来当然是一本万利的无本买卖,而且这种买卖还是一代接着一代可以永远干下去的好买卖,所以围绕着这座窑口,自然免不了流血事件。

    到了今日,当年那些跳出来争窑口的大族要么已经被彻底打服,融入其中,低声下气的混些财路,要么便是已经彻底消失。

    朱山小煤窑在各地也有了不少别的生意,银钱往来,运送货物,便都要有得力的人坐镇。

    其中一些像方云海这种修行者,便很自然的也成了商贾,成了镖头。

    但即便气质上和寻常的修行者有很大区别,然而这些人更像是马帮中的修行者,在过往的很多年里,遭遇的战斗恐怕比那些边军之中的修行者还要多。

    而且军中的修行者经历的大多都是军队交战的战阵,而他们这种修行者,经历的大多便是街巷之中,或是道途之中的战斗。

    对于今日这种局面,这名富贾模样的修行者便很有经验,丝毫都不担心和紧张。

    他只是对那名医官也很好奇。

    按照陈家那些人对他的描述,那名医官也是和他一样的胖子。

    .......

    .......

    “这也实在太麻烦了一些。”

    林意一阵阵的摇头。

    他已经穿戴好了重铠。

    这种真元重铠的所有通病便是穿戴整备需要耗费不少时间,在真元重铠诞生后的许多战役里,依靠真元重铠起死回生的战役很多,但被敌军偷袭,来不及穿戴真元重铠而战败的例子也很多,所以在边军,一般在有战况时,身穿真元重铠的修行者都是日夜不卸甲。

    修行者的真元重铠还好,修行者即便数日不饮不食也能保持体力,有时略微注意调节,便能避免尴尬的如厕问题,但一些寻常的重铠军士便只能通过一些特殊的手段解决。

    林意此时身穿的这件真元重铠原本属于试制品,想必当年也并未在如何更快更简单的穿戴上花心思。再加上马车之中穿戴本来伸展不开,比较局促,一般的真元重铠最慢最慢半个时辰也必定穿戴好了,但是他这身重铠却真是差不多花了他接近一个时辰。

    “还有半个时辰,先前你不是穿过腾蛇重铠?看来你穿戴这种重铠的确并没有太大天赋,比我想象的要慢一些。”白月露平静的说道

    “半个时辰?”

    林意顿时愣了愣,他此时穿戴着这件重铠在车厢里坐着,感觉浑身都不太舒服,这件重铠本身并不比腾蛇重铠沉重,但即便是这样坐着,他都觉得浑身都是生涩之感,感觉片片铠甲互相卡塞,“什么意思,半个时辰之后,就有可能要和方云海交手?”

    “再有半个时辰,我们就能到杀鱼镇,不出意外,我们能够看到开场。”白月露点了点头,“前面他们已经失手几次,这次不会那么急切。”

    “你确定时间真的足够?”

    林意有些无语的看着白月露。

    他现在有些怀疑白月露是不是自大过头,毕竟朱山小煤窑的神念境修行者是某种特殊的存在,按照他所看的笔记,方云海这种修行者,应该不需要借助党项的那种火器,便能够以真元激起真正的火焰。

    火焰这种东西,并非是重铠便能彻底隔绝。

    更何况此时白月露自己还没有穿戴另外那副真元重铠。

    “若是你在使用重铠方面不像穿戴这么笨的话,应该足够。”白月露笑了笑。

    当她笑得露出洁白的牙齿时,一缕微光奇妙的在她指尖生成,也不见落在林意身上的铠甲上,但他的这具铠甲表面所有的符文内里便亮了起来。

    一丝丝的奇妙荧光星星点点充斥了所有的符文,然后如流水般流动,他身上这具铠甲的表面,形成繁奥而美丽的光纹。

    他这具铠甲本身是罕见的铁灰色,但是亮起来的光纹,却是闪耀着微微的蓝光,形成的光纹,很像是一团团不规则的星云。

    林意的呼吸骤顿。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白月露,他很清晰的感到自己身上的这具重铠变得轻盈起来,甚至就如同一层流水覆盖在他的身体表面。

    那种生涩之感尽去的同时,他分明感觉到了自己身上这具重铠的气机和白月露的气机连成了一体。

    “你不需要穿那件铠甲?”他震惊的出声。

    “那件铠甲只是略微增强这种作用,我不需要练习。”白月露看着林意,道:“你之前在剑阁和我说过,你想学一门步法。”

    林意有些云里雾里,他甚至有些恼羞成怒起来,道:“一次说明白些。”

    “在战斗里,你试着让我控制你的双脚。”白月露微微一笑。

    林意怔住。

    “你专心用你的双刀,然后记住你是怎样走的就好。”白月露看着林意,道:“你现在试着发力看看。”

    林意深吸了一口气,他没有用刀,只是挥了挥拳。

    他这拳显得有些笨拙,和寻常大多数第一次身穿真元重铠的修行者差不多。

    他用的力并不是太大,但当他出拳时,他却感觉到手臂上的铠甲里生成了一股力量,如一阵浪潮般,随着自己拳头所向的空气里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