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任何的计划都不可能绝对的完美,这名医官的垂死和这谢无名,便都是白月露计划里的变数。

    白月露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没有更加暴力的输出自己的真元,她选择了等待。

    谢无名并不知道她和林意之间的联系,但随着他感知到林意铠甲内的真元力量并非他所想象的那般强横之后,他也明显的感觉到了这两人的犹豫。

    对于他这种级别的修行者而言,犹豫便意味着软弱,便意味着可以把握的时机。

    他和林意之间的空气骤然消失,被一种可怕的力量尽数逼走。

    在下一刹那,他已经到了林意的身前。

    没有任何的武器,只有一个发光的拳头。

    他挥出的拳头就像是一座沉重的巨山,却又带着不可思议的速度,直接砸向林意的胸口。

    这一拳的速度,甚至超越了林意感知的极限,在林意此时的感知里,这一个发光的拳头甚至忽隐忽现,很不真实。

    只是他却并未被这种力量和速度吓倒。

    对方的抢攻从某种程度上解决了他所担心的问题。

    随着一声悍然的大喝,他的双刀挥了出去,没有去管那在感知里忽隐忽现的拳头,而是直接斩向了对方的手臂。

    啪的一声巨响。

    街巷里混杂着血水的尘土被震得弹起。

    他的双刀没有斩到对方的手臂,在这一刹那,谢无名变拳为掌,拍在了他的刀面上。

    只是一掌,却如同一个大浪,几乎同时拍中了两柄刀的刀身。

    白月露的身体不可察觉的剧烈震颤起来。

    她身上的铠甲依旧亮得耀眼,但她体内经脉中流淌着的真元却震得散乱不堪,激碎的破碎真元如同锋利的刀刃在她体内的经脉中瞬间刻下许多道伤痕。

    林意感受到了对方的力量,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双刀都已经微微的弯曲。

    但他的掌指间却并没有感到剧烈的痛楚,只有虎口间有着麻意,这和他之前和高阶修行者战斗的经验截然不同。

    他知道这是白月露替他承担了大部分的力量,他也明白此时应该乘机做什么。

    他的右脚前踏,直接放开了手中的双刀。

    当他一步踏地的刹那,他体内血肉之中的力量尽数爆发出来。

    他的脚下发出一声恐怖的雷鸣,也是一拳砸向身前的谢无名。

    谢无名的眉头微蹙。

    他有些无法理解对方的反击速度。

    他的双手同时伸了出来,按住这个拳头的刹那,他的双脚却是脱离了地面。

    他的整个人就像是一张纸黏在了林意的拳头上。

    他的人随着林意这一拳的去势而往后飘去,完美的将林意这一拳的力量卸向身后空处。

    白月露在林意出拳的刹那就已经深吸了一口气。

    她不能预知这名神念境修行者的应对方式,但她知道无论是对于自己还是对于这名神念境修行者而言,林意的武技还是太过幼稚。

    她知道自己必须给林意一些指引。

    她强忍着体内剧烈的痛楚,身体甚至连多余的颤抖都没有,硬生生的再逼出数分真元。

    林意感觉到了自己左臂上有了一股明显的气机。

    他瞬间明白了白月露的心意,他毫不犹豫,左拳按照这股气机的指引砸了出去。

    嗤的一声裂响。

    就像是一柄锐器破空的声音。

    谢无名几乎是下意识的分出了一只手,依旧按向林意的左拳,但当他的手刚刚和林意这一拳的拳风接触的刹那,他却是已经变了脸色,“指杀意,你是指天宗的人?”

    林意没有回答。

    他隐约听过指天宗这个名字,这是南方的一个修行宗门,但在前朝便已经销声匿迹,他对这宗门的功法和武技并没有任何的了解。

    谢无名的手已经如畏惧被蛇咬一般如电缩了回去。

    一道仓皇爆发的真元出现在他拳头的前方。

    咚的一声闷震。

    林意的脚步微顿。

    此时他的右手已经感到了白月露的气机指引,所以他的右手也顺着那股气机的去势挥了出去。

    只是异常简单的一击,但林意却感觉到自己的拳上连震数震。

    空气里响起古怪的轰鸣。

    谢无名的脑门嗡的一响,竟是有些头晕眼花之感。

    “梵音手?”

    他的脸色再变。

    先前林意自己都不明指杀意是何种的武技,但他却是再清楚不过,当年指天宗的指杀意在出手之时五指便如五柄锋利小剑,在极局促的空间里,五根手指只靠指划、弹刺便能轻易破开对方的真元防御,在他看来,若是方才他的手真的落在林意手上,他的手恐怕会被林意直接废掉。

    而此时的梵音手却又是北魏的密宗功法,在南朝可以说是罕见至极。

    林意的手往下落去,再扬起时,他的手中已经握着一柄方才落下斜插入地的刀。

    一道孔雀开屏般的刀光朝着谢无名洒去。

    谢无名再退一步,他的眼睛微微眯起,这一刀连他都认不出来是何门何派,但刀法却是精妙至极。

    白月露轻轻的咳嗽起来。

    她的口中全部都是浓厚的血腥味。

    她知道自己也已经接近极限,所以在下一刹那,她的目光只是落在林意的双脚之上。

    林意和她之间的配合已经越来越顺畅。

    他沉重的脚步骤然变得轻盈起来。

    谢无名看着林意的身影,只觉得对方沉重的身躯都变得飘忽起来,甚至很难清晰的判断出对方下一个身位到底出现在哪里。

    这应该是一种高明的步法,而且他也没有见过。

    在他看来,身穿着这件非制式真元重铠的林意如同是在刻意炫技,要通过出手的招式来确定对方的身份已然不可能。

    只是身为神念却甘愿在陈尽如的身边做一名始终无名的修行者,他当然不可能就此放弃。

    如果一定要付出代价,那他便付出代价。

    他没有再看林意飘忽的身影,而是直接抬头望天。

    在他抬头望天的刹那,他的身体里发出一声轻响。

    上方的天空里,随着发出很多声轻响。

    当这样的声音响起的刹那,林意身上真元重铠上的光华全部消隐,原本发亮的铠甲就像是被无数青苔瞬间覆盖一样,变得黯淡无光。

    谢无名的脸上,身上的肌肤上出现了许多细小的裂口,有血丝在不断渗出。

    白月露轻轻的咳了几口血。

    谢无名的身体似乎突然变得庞大起来,在下一刹那,他的身影却变得淡渺起来,直接在原地消失,出现在了林意的身前。

    当一名真正的神念境强者不惜用超越身体极限的手段来喷薄真元时,这种战局便已经不是她和林意所能控制。

    她和林意铠甲之间的真元联系已经彻底断开。

    .......

    当感知到谢无名体内真元的剧烈流动时,林意便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想法,然而以他和白月露此时的境界,却不可能阻止谢无名以这种方法战斗。

    不惜损伤自身,带来的便是难以想象的速度。

    这种速度对于他而言太快。

    当谢无名的身体在原地消失时,他甚至感知不到谢无名的攻击真正来自何处,直到他的胸腹前方出现恐怖的风时,他才感知到对方的一拳轰向他的腹部。

    面对这样的一拳,他直来得及往后微弓起身体,垂在身侧的左手覆在这一拳之前。

    轰!

    谢无名的拳头砸在他的掌上,然后硬生生的压着他的手掌砸在了他的腹上。

    林意的身体被这一拳轰得直接往后弹跳起来。

    这一拳的力量无疑很强大。

    然而此时的林意却有些不能理解,这一拳的力量比他想象中的要轻得多,在真元重铠的防护之下,他甚至没有感到自己的内腑出现严重的损伤。

    但他的不解瞬间得到了解答。

    谢无名的拳头还没有收回,他的左手已经伸了出来,除了大拇指之外,其余四根手指同时弹动。

    嗤嗤嗤嗤!

    四道肉眼可见的光华落在他的身上。

    没有任何金属震鸣的声音。

    因为这四道光华准确的刺入了林意此时铠甲的缝隙之中,同时刺入血肉,袭中林意胸口四处要穴!

    当失去真元的贯注,再受外力冲击,这种真元重铠的确会露出些破绽,只是这种破绽对于一般修行者而言很小,很难抓住。然而在谢无名这样强大的修行者面前,此时林意这件真元重铠,竟似到处都是破绽!

    林意的胸口涌起四蓬血雾。

    没有任何的停顿,谢无名的右手张开,抓向林意面上的铠甲。

    超越极限的真元运用自然不能持久,此时的谢无名并不奢望杀死另外一名身穿真元重铠的修行者,他只想先看看林意的面目。

    以陈家的能力,只要知道一名修行者真正的长相,便能够从中追查出许多事情。

    而且在他看来,既然林意用这种真元重铠来遮掩面目,那就绝对不会像他一样默默无名。

    他只想看林意的面目一眼,便马上离开。

    至于林意,在他那四道真元的重击之下,即便不死,恐怕在很长时间里也无法动用真元,和废人无异。

    他的真元不断汇聚在他右手指尖,他的右手指尖越来越亮,真元凝成了实质的指芒。

    白月露的脸色苍白起来。

    她也不可能阻止谢无名揭开林意的面甲。

    谢无名的指芒落在林意的面甲上,发出了清脆的金属震鸣声。

    然而在下一刹那,她的呼吸骤顿。

    毫无征兆,林意动了。

    并非是毫无意义的挣扎,她感知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爆发出来。

    狂风如怒,接着便是雷鸣。

    林意的一拳,在此时轰在了谢无名的身上。

    谢无名一声闷哼,他的口中涌出鲜血,眼中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他的指芒在林意的面甲上划过,发次刺耳的声响,但随着身体不可遏制的往后震退出去,他的手指却无法真正的落在林意的面甲之上。

    “不要让他走掉!”林意夹杂着剧烈痛苦的声音响了起来,从铠甲之中传出,夹杂着此时他面甲上的杂音,显得分外的怪异。

    白月露依旧处在深深的震惊之中,但她十分清楚自己此时要做什么。

    林意身上的真元铠甲亮了起来。

    林意的身体还在往后仰去,但是真元铠甲之中涌起的力量,却已经不合道理的让他往前跨去,瞬间到了谢无名的身侧。

    林意的身体有些失去平衡,但如此接近的情形下,他身上的重铠便是最有效的武器。

    伴随着一声厉吼,他直接用肩撞了过去。

    谢无名深吸一口气,强行调用真元,但喉间一甜,刚刚提起的真元还未来得及喷薄出去,林意便已经撞上了他。

    砰!

    他的身体就像是被一辆疾驰的马车撞中,直接横飞了出去。

    林意身上的真元重铠光焰瞬间消失。

    但在谢无名还未落地之时,白月露的身影却已经出现在他身旁。

    白月露的双手落在了他的身上。

    她的双手十指如十柄小剑弹动,刺入谢无名的身上。

    噗噗连响。

    谢无名的身上出现了十个孔洞,就如喷泉一般往外流淌着鲜血。

    他身上那种强大的真元气息也如同被这十个孔洞瞬间放空。

    谢无名落地,无法站稳,颓然跌坐于地。

    白月露的左手轻拍在谢无名的颈间,这名神念境的修行者面上出现一丝苦意,便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怎么回事?”

    白月露看着林意,轻声问道。

    眼前这谢无名便是可以参照的例子...即便是这样一名真正神念境的修行者,在被她重创十处关键窍位之后,便也绝对不可能再动用任何强大的力量。

    哪怕林意的力量来自于肉身,谢无名这种级别修行者深入他体内的血脉的真元,都可以将他体内的血脉绞成一锅乱粥。

    她现在很担心林意的身体状况。

    两人之间自有默契。

    听着她那一句问话,林意便明白她此刻最为关心的是什么,他摇了摇头,“我的伤没有大碍。”

    说完这一句之后,他却也依旧处在一种震惊和惘然的状态之中,忍不住接着道:“但是我的身体,好像真的有了些问题。”

    听着他此时还中气十足的声音,白月露心情骤然放松,她看了他一眼,觉得这句话简直是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