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承受一名神念境修行者的真元还能这样好好的和我说话,这人的身体当然有些问题。”

    她看着林意,“关键在于,是什么问题。”

    “一时半会也很难说清,边走边说?”林意苦笑了起来,他转头感知着王显瑞的身体状况,这名医官的状况在他的感知里不容乐观,但和之前相比,却似乎也并未恶化。

    “这人我们能否一并带走?”林意的目光又落在了谢无名的身上,“有办法安置他么?”

    白月露瞬间明白了林意的想法,异常干脆的点了点头,道:“可以。”

    但在下一刻,她还是忍不住看着林意问道:“只是留着他将来和陈家交换利益,你不怕无法面对陈宝菀?”

    软禁一名身受重创的神念境修行者对于她而言也有些麻烦,但是她最关心的问题,却是林意在处理这些事情上的态度,因为林意处理这些事情的态度,将会折射出将来他对元燕的态度。

    她最为担心的,是自己和元燕对于林意的为人的判断出现问题。

    “这些事情应该和陈宝菀没有任何的关系,并非出自她的手笔。”林意道:“回去之后,我自然会和她说明白。”

    白月露看了一眼林意,“你难道还要修书一封,和她说这件事是你的手笔?”

    林意点了点头,“应该会这样。”

    “走。”

    白月露不再多说什么,她很自然的将王显瑞直接抱了起来,朝着来时那条船行去,同时示意林意将同样昏迷不醒的谢无名带着。

    …….

    返回的是同一条船,然而上船之后,白月露却并未回到先前那辆停在甲板上的庞大马车,而是进了船舱。

    她开始卸甲,道:“将这两具铠甲和谢无名留在船上,到时自然会有人处理,我们只需将这名医官带走。”

    “我特别欣赏你们这些神通广大的朋友。”林意有些感慨,诚恳道:“否则光是如何安置这谢无名,便可以让我头疼很久。”

    “凡事都应有限度,就如他那种超越自身极限的手段便不可能持久。”白月露卸下了身上的铠甲,她的脸色有些病态的红晕,嘴角尽是已经干涸的血迹,她转头看了一眼谢无名,道:“太过信任别人,便也容易被人利用。”

    林意明白她此时的意思,他也一边开始卸甲,一边说道:“真正的朋友不需太多,有用便好,而且越早看清一个人,所受的伤害便越小,我此时不过是区区铁策军右旗将军,即便被人利用,也不过是区区铁策军右旗将军被人利用,但若是一直分不清谁是真正的朋友,到了我位置更高时,再被人利用,便付出的代价便更高。”

    “你的想法和正常人总是有些不同。”白月露平静的看着林意,“只是这种说法可以令人接受。”

    林意不再说话,开始专心的卸甲。

    这件铠甲穿戴起来有些麻烦,卸下也有些麻烦,尤其在他受伤的时候。

    他胸口的那几处伤口之中依旧无比痛楚,仿佛还有数道看不见的长矛深深的扎在那几处伤口之中。

    神念境的真元的确太过强悍,只是真元凝聚,便和真正的金铁没有太大的区别。

    此时他每一个微小动作都会让他脸色白上一分,让他感觉到那些伤口里撕裂的口子又裂得更深了些。

    “伤势有没有问题?”

    看着他在面甲下显露出来的苍白面容,白月露问道。

    林意摇了摇头。

    他的伤势并没有什么问题,即便此时胸前铠甲还未除去,还看不见这些伤口的状况,但是他可以确定这些伤口的流血都已经止住。

    最严重的问题,就在于他之前感觉到的,丹田元宫之中那一缕莫名的气机。

    先前他感觉那股气机若有若无,根本无法把握,然而当谢无名的真元刺入他血肉之中时,那股气机便骤然变得清晰起来,无比真实的出现在他的感知里。

    更确切而言,是谢无名的真元,增强了那股气机。

    和寻常的修行者不同,他的肉身血肉便是他的力量来源,修行者的真元原本就和他的身体不能相容,先前那些修行者的真元打入他体内,也如同冰雪丢入开水之中被迅速消融。

    其实先前他也思索过,别人的这些真元在他体内消失之后,便真的什么都不剩了么?

    和他体内的五谷之气相冲,然后互相消失,什么都不剩下?

    他也觉得其中似乎有些不对。

    然而在他之前修行的过程中,却似乎的确如此,什么都没有剩下。

    然而随着他经历的战斗越来越多,随着丹田元宫之中那股气机出现,等到谢无名那数道凝聚和强大到极点的真元刺入他体内,他才明白先前那些打入他体内的真元并非是彻底瓦解于无形,并非是和他体内的元气对冲之后便什么都没有剩下。

    并非是纯粹的消失,而是一种超出了他感知的转化,只是以他目前的感知力,在打入他体内的真元不够多,不够强大的情形之下,感知不到这种转化而已。

    当谢无名的真元刺入他体内的血肉之中,他的身体感到了致命的威胁,在他自己还未来得及反应之前,他的身体已经最直接的做出了反应。

    他胸口的血肉开始抽搐,急剧的收紧,与此同时,他体内五脏的潜能都被逼迫了出来,磅礴的气血朝着那些真元涌去。

    谢无名的真元被他的血肉瞬间吞噬。

    然而吞噬之后,却并非什么都不剩。

    他清晰的感知到了这种转化。

    有涓涓细流迅速的生成,落入他的丹田元宫,和那股先前他不能确定的气机融为一处。

    那股气机骤然清晰了起来。

    而且直到此时,那股气机还在他的丹田元宫之中十分清晰。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的身体里长出了一颗东西,就像是他丹田元宫之中,结出了一个果实,或者更确切而言,是长出了一颗种子。

    先前那些修行者和谢无名打入他体内的真元,和他体内的元气转化之后,潜移默化的坠入丹田元宫,结成了这样的东西。

    (先抓紧更一章短章,晚上晚些时候还有一章长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