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白月露轻捻着指尖,缓缓的挑起了眉梢,听着林意的讲述,她甚至有些惊悚。

    因为元燕的关系,所以她对林意的所知甚至超过容意和萧素心等人,但她完全没有想到,林意所修的竟然是和沈约、何修行也截然不同的道路。

    “这么严格说来,是沈约就大俱罗的修炼法做出了推测,然后觉得何修行的无漏金身法对这种修行法有所促进…连南天三圣之首的沈约都只能推断到这种修炼法的入门,根本无法推测以后可能发生的事情,那恐怕原道人和魏观星他们也根本帮不了你。”

    白月露初时觉得这些南朝人真的很奇怪,既然沈约和何修行是纠缠一生的死敌,那沈约让何修行传授这样一门独门功法给林意,何修行为何却偏偏就肯了?

    然而当想到这一对宿敌同时离开这人世间,她便有些异样的感觉,或许林意便算是两人留给南朝的礼物。两人相斗了一生,互相之间应该也有着敬意,两人恐怕也很想知道,集合两个人智慧和修行经验的一名传人,会成长到何等的地步。

    “按你现在所确定的事情,大俱罗既然成长和无敌都在北魏最北的边境,那我会尽我所能帮你寻找,看有没有关于他的更多记载。”白月露看着林意,看着他苍白而沉重的面容,越发觉得这名“南朝小贼”不凡。

    能够看书看到和沈约有几近相同的猜测,能在旧书楼得到沈约的指引,便不是偶然。

    只是如果连沈约都找不到更多的记载,她觉得以自己和元燕之力去寻找更多记载那也是希望渺茫。

    “我还想试试,再渡一道真元给我看看,更强一些。”林意深吸了一口气,他看着白月露认真的说道。

    他也觉得希望渺茫,而且所有那些笔记都大多只是记载大俱罗的生平故事,从未有人知道大俱罗的真正修行过程。他做事一向干脆,长痛不如短痛,此时丹田元宫内里这东西极为诡异,不知道最终会长成什么样的东西。既然怎么都想不明白,那不如索性看看它到底会怎么长。

    这东西既然能够吞噬他体内真元转化之气成长,那便索性不断灌入些真元,看看到底还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好。”

    白月露只是看了他脸色一眼,便知道他此时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她也不多说,啪的一声,她脚下烟尘涌起,体内一股强大的真元奔流出来,随着她的掌指直接拍在林意的腹上。

    船舱里响起一声闷哼。

    林意的身影如同一头被射中腹部的大鸟般颓然往后震飞坠地。

    他重重的摔在地上,痛苦不堪。

    白月露的这股力量对于他而言已经十分强大,若是在眉山之中遭遇这样的对手,他恐怕生不起任何的战意,直接便要掉头逃跑,然而这股磅礴的真元如恐怖大浪打入他体内,似乎要将他腹部的血肉彻底碾碎的刹那,却也和谢无名的那数道真元一样,迅速消散,在他的感知里十分清晰的转化为道道细流,被他丹田元宫里那股气机很快“吃掉”。

    “没有用。”

    在他终于喘匀呼吸,缓缓坐起,他苦笑着看着白月露摇了摇头,“在我的感知里,我气海元宫里这股气机如同巨兽,即便你这样贯入的真元,都似乎对它没有任何的改变。”

    “既然我这样力量的真元攻入都对它造成不了什么改变,那会不会是件好事,这说不定便是大俱罗功法特殊之处,可以化解敌手的真元。”白月露想了想,认真道:“丹田元宫是很独特的窍位,理论上可以容纳无尽的真元,或许你即便不断融入对手的真元,恐怕也只是积蓄在你的丹田元宫之中。从某种意义而言,恐怕是这种功法修到一定境界,改变你体质之后造成的后果。”

    “不是这样。”

    林意嘴角的苦意更浓。

    他舔了舔似乎分外干涩的嘴角,摇了摇头,“这东西...即便没有新的真元汇入,它也无时无刻不在吸纳我体内的元气。”

    “会这样?”白月露深深的皱起了眉头,按林意所说,这便是一种寄生之感。

    “有些典籍里有记载一种天生泻灵体质,这种体质的修行者,不管修行多么勤勉,修行速度都会比寻常的修行者慢不知道多少倍,因为他们的身体天生便不是适合装载天地灵气的容器,他们每吸纳十分灵气,其中便有五六分会通过他们的身体再自然流失。”林意看着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道:“所以若是这样下去,若是不能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能解决,便只有一个后果,我就会像那种天生泻灵体质的人差不多,我不管修炼如何勤勉,体内的元气便会不断被此物吞噬,我修行的速度会很慢,而且若是这东西成长到一定地步,若是吞噬的元气越来越多,我恐怕修行所炼化的元气喂养它还不够,修为恐怕反而会倒退。”

    白月露也点了点头,道:“关键还在于,你越是和人交手,这东西成长便越快。”

    林意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是个很残酷的事实。

    修行者的修行都是在不断提升自己的战力,修行者在这个世界里,所担负的最大责任便是战斗。

    要战斗,便避免不了接触真元。

    接下来他返回洛水城,便有和倪云珊的一场战斗在等着他。

    但越是接触真元,却越是令他的修行速度变缓,最终甚至有可能让他的修为和力量不断的倒退,这可如何是好?

    “我们一定要救活他。”

    在长时间的沉默过后,白月露的声音突然响起。

    林意有些恍惚,愣了愣之后,他才醒觉白月露说的是那名叫做王显瑞的医官。

    “这人的身体也有很大问题,似乎也能够化解对方的真元。”白月露看着气息极其微弱,昏迷不醒的王显瑞,认真的说道:“至少他在这点上,和你有共通之处,若是他能够告知你他是如何做到,或许便能从他的功法之中得到一些启发。”

    这是在陈述事实,也的确是或许有用的一种可能,但听着她的这些话语,林意却忽然有些感动。

    他越发觉得自己的判断没有错误。

    不管白月露到底是什么身份,但她便是他的朋友。

    “其实听你说了这么多,我有一点最为好奇。”白月露的声音再度响起,她看着林意,道:“我最好奇的是,那大俱罗既然天下无敌,那他最终是怎么死的,最终是怎么从世间消失的,是归隐了,还是被人杀死了?”

    “不知道。”

    林意知道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他之前也有想过,但即便是沈约留给他的那些记载相对详尽的笔记里,却都没有大俱罗最后到底如何的事件记载。

    似乎这个人一时无敌,然后却又悄然消失了。

    “若是南天三圣这种人物,他们消失很多年之后,应该会有不少文人墨客杜撰不少他们的故事,但这大俱罗的记载为何如此少?既然你修的都是他的功法,而且的确进境如此神速,尤其连沈约都确定他真实存在过,那他必定就是真实存在过。”白月露看着他,道:“但为什么只有他的前半生的记载,却没有后半生?”、

    “你觉得我丹田元宫之中的变化,或许和他的消失有些关系?”林意平静下来,他微蹙着眉头,说道。

    “只是可以推究的一个方向。”白月露说道。

    ......

    船行靠岸。

    有白月露这样的人安排,林意便不需要去考虑诸多杂事,他背着那名医官,进了岸边的芦苇荡,穿过芦苇荡之后,他便看到又有一辆马车在等着。

    除了一些干净饮水和寻常的吃食之外,这辆马车里还有一些干净的衣物。

    白月露在车厢内换衣,林意在车外换衣,等到林意换好问询白月露也已经换好之后,他带着王显瑞进了车厢。

    这名医官的状况虽然不妙,但很奇异的是,却一时没有恶化的迹象。

    只是林意自己却有浓浓的倦意上涌。

    他在离开眉山到了洛水城之后,便已经很少有这种疲惫的感觉了。

    他知道这种疲惫的感觉并不是因为他胸口的那些伤口,而在于他气海元宫之中的那样东西对于他元气的不断吞噬。

    “我还是觉得长痛不如短痛。”

    在马车开始疾行时,他抬起头来,看着白月露说道:“倪云珊这战之后,我会尽可能找多些人战斗。”

    “在此时灵荒,真元是很宝贵的东西,用别人的自然比用自己人的好。”白月露明白他的想法,她觉得若是换了自己,可能也会做这样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