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容意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他听得出林意的急切。

    他大步的赶来,提来两袋行军口粮。

    白马军的所有人也觉得有异,但转身看到容意的身影,这些人便明白即便是如影随形般跟在林意身边作为侍者的这名年轻人,也是极其厉害的修行者。

    他们越发觉得外面所有人都低估了林意和铁策军。

    林意大口的吞食着行军口粮。

    这两袋行军口粮已经是他平时至少两顿的量,但他这次将这两袋行军口粮吃光,虽然肚子一时胀得厉害,但是那种饥火难耐的感觉依旧存在。

    不过体内这种迫切的渴望也让他的肠胃疯狂的蠕动起来,在他感觉更多的体力消耗,身体一阵阵发冷时,他胸腹之中却是也开始有大量的热意在升腾。

    大量只有他能够感悟到的五谷之气和大俱罗口粮独有的壮大气血的元气如甘露淋洒进沙漠一般,被他的身体血肉瞬间吸收。

    这些元气对于他此时的身体而言是远远不够,只是片刻的时间,他的整个身体都不断颤抖起来。

    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每一丝细微血肉,都似乎如同贪婪的小兽一样,互相在拼命争夺这些宝贵的元气。

    但与此同时,他丹田元宫之中那颗丹球也是不紧不慢的,按着之前的速度,在平稳的吞噬着已经融入他血肉之中的元气。

    这种感觉就像他的血肉是吃草的牛羊,但这颗丹球却是吃牛羊的虎狼一般。

    不管他体内的血肉争抢元气争抢得多厉害,最终还是沦为这虎狼的食物。

    “我这算是形成了内丹?”

    林意极度虚弱之中,一时有种无语凝噎的感觉。

    数百年前是重丹道法在修行界大行其道,当时开创重丹道法的那些道士认为银汞类东西除了有驱邪的能力之外,还能炼成各种可以让人成仙的金丹,但这种重丹道法最终也无人成功,如果说稍微对修行者世界有些建树的,便是在剑阁之中留下这丹汞剑道法的葛丹生一流了。

    但他也知道在更早之前,还有一些所谓内丹道法的修行法大行其道的时期,那种修行法喊出“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十六字结丹真言,但至少在所有正规的修行典籍里,却从未有人修这种内丹道法能够真正的结出所谓的金丹,更不用说长生不死了。

    至于有些故事书中所说仙人结丹,诛邪时张口喷出一颗金丹,重若山岳,威如雷霆,那纯粹便是不懂修行的文人书生臆想瞎写,所谓的喷出的金丹,其实反而就是剑丸或者极为凝聚的真元。

    只是即便在那种内丹道法的论述之中,结成的金丹是精气身转化之物,也是如真元一般和修行者融为一体,而且内里元气是和修行者经脉往返形成循环,源源不断,生生不息。对人体极有好处的丹气不断在人身体内洗伐,让人之肉身停止衰败,甚至在常年滋润之下返回先天,返老还童,气力也逐渐增长。

    现在林意觉得自己结出的这“丹”真的很像是内丹道法中所描绘的金丹了,只是内丹道法的金丹是诸多好处,偏偏他结出的这“金丹”是只吞噬,不往返,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这便让他有些欲哭无泪。

    “怎么回事?”

    容意也紧张到了极点,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可以轻易的感知出来,此时林意虚弱到了极点,是一种体力完全透支之感,而且就连林意此时的体温都比一般人要低了一些。

    他从眉山出来跟着林意的时间最长,而且和林意交手试炼也是最多,之前他很清楚,林意体内气血流速要比一般人快,体温也甚至要比一般修行者高出不少,现在这样的反差,便让他极为担心。

    “修行出了些问题。”

    林意勉强抬起头来,有气无力的说道:“还不够,还要拿些行军口粮过来。”

    看到林意如此样子,容意根本不敢浪费丝毫时间,他飞掠了出去,又提了两袋行军口粮过来。

    林意喝了些水,略微有了些精神。

    往常他吃这种大俱罗口粮是喝水之后反而涨腹,但这次身体的极度渴求,内脏潜能都被激发出来,等到容意过来,他肚子反而已经松了。

    他又不停的吃了一袋行军口粮,那种饥火中烧的感觉这才没有,只是浑身都觉得软绵绵的,所有的力气都仿佛在和原道人那一股真元的对抗之中全部被消磨干净了。

    “入圣境巅峰果然太过可怕,神念的力量虽然如同排山倒海,但借助外力还可以拼,但和那些典籍之中记载的一样,若是相差两个大阶之上,高阶的修行者真的只要一个动念,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杀死低阶的修行者。”

    林意阵阵后怕,他还没问原道人方才这样一股真元对于原道人而言是多少分之一,但他隐约觉得,原道人这种级别的修行者的感知恐怕也是强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应该是在出手时就已经判断出了他身体能够承受的极限。

    原道人此时却只是安静的等着,他并不出声,只是先等着林意感悟。

    但只得片刻,林意却是面露尴尬之色。

    他腹中一阵雷鸣,肠胃有如刀绞。

    “我先出恭。”

    他原本脸色十分苍白,此时却是憋红了脸,飞快来了一句,便强撑着掠出了马车,到了道边野地树丛之中,便是发出一阵很不雅的声音。

    容意担心他出问题,跟了过去,在林外听着这种酣畅淋漓的声音,憋着气想笑又笑不出来。

    林意终于顺畅,他先前是觉得自己身体太虚之后,又暴饮暴食,所以肠胃虚弱才会如此,但等到出了树林又返回马车时,他却感觉自己身体倒像是又洗练了不少。

    虽然他身上又是浑身汗臭,但是身体血肉、骨骼,在他的感知里却是反而比之前似乎更为洁净,有些他先前修行似乎还锤炼不出去的杂质,都被洗练出去不少。

    那些融于他气血之中的丹汞依旧在持续的对他的身体造成一些损伤,不断的给他带来一些缓慢腐蚀的感觉,但身体的通透和这种丹汞渗透腐蚀的感觉,却反而让他对自己的肉身有了更清晰的感知,可以感知到更加细微的地方。

    “按这来说,算是好处?”

    林意也不悲观,他感知着自己身体的恢复状态,应该再有个两三日的时间,至少便能恢复到这些丹汞对他造成不了损伤,到时气力也应该能恢复得七七八八。

    他无法和其余修炼真元功法的修行者一样,用真元手段震掉身上所有污秽,他从车列中取了清水冲洗了一番,换了件干净衣衫之后,才又坐着等候他的马车追上了车列。

    “感觉就像是结了一颗内丹。”

    他进了原道人的马车之后,便认真的说出了自己的切实感受:“很像是那种内丹道法所说的金丹,和自己体内血脉、气机、精神相连,是气血和精神的凝结之物,但是偏偏我不能沟通御使,只能被迫的感知它不断吞噬我的生机,真的是如同寄生之物,在汲取着我的力量长大。”

    原道人静默的听着,他伸出手指在林意的丹田处弹了弹,此次他并未动用真元,只是纯粹靠着手上劲道震荡林意气血,以方便他的感知。

    只是他的眼中马上闪现出异芒,然后摇了摇头:“无法感知得出来,感知里也尽是血肉,此物真是如同你身体血肉的一部分,感知里连一丝异常都没有。只是你气机的衰减,却是感知得出来。就如修行者某段经脉出了问题,导致整个身体的真元流转出了问题,然后真元也随之消减。”

    林意苦笑,他此时这状况,在任何一名厉害修行者的感知里,恐怕他就是一名即受了伤,还走修行出了岔子,走火入魔了的修行者,类似那种不断散功。

    “我这打入你体内的一股真元,也相当于刚入承天境的修行者在寻常年代数年的苦修才能凝聚的真元。若是恰好试出这结成之物成形之后,反而对你有好处,我便不用珍惜真元,但你现在感觉越是长大越是不妙,你的修行问题一日得不到解决,我便更不敢乱用真元...而且你的身体此时也需要恢复,我已踏在入圣境巅峰,虽然灵荒已至,到了明年南朝境内恐怕灵气干涸到难以想象的地步,但万一往北征战有些特别际遇,也得保留一丝可能。”原道人看着苦笑的林意,缓缓的说道。

    林意明白他的意思,道:“我先前也是已经想好了,不浪费自己人的真元,想着的便是借战斗之机多利用对手的真元,只是毕竟没有想到你这一股真元强大如斯。而且倪师姐应该很快就到,这几日是不能再试了。”

    原道人先前还担心林意心境会出问题,但看着林意想法如此清晰有条理,他便明白林意绝非一时困境可以打倒的那种人,他便彻底平静下来。

    “我们救出了那名医官,只是那名医官重伤昏迷,先让人秘密送回铁策军设法医治了,铁策军中有一名当世数一数二的药师,若是那名药师都束手无策,那便也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他了。”

    林意接着轻声道:“那名医官的修行也有问题...他的身体似乎也能够消弭对手真元,只是和我的修行不同,他应该是借助了一些药物,将他体内的鲜血都像是换成了药汤。但十分离奇的是,他自己却能够动用真元,看他的战斗手段,也是寻常真元修行者的战斗手段。”

    原道人的眼瞳中再次出现了震惊的光芒。

    但他这种级别的修行者见知和看法当然和寻常人有很大区别,所以他很快释然。

    异类在任何时代的修行者世界里应该始终存在,只是哪怕有异类,终究是极少数。

    灵气足够的年代,修行真元功法的修行者众多,这些人里面哪怕只有极少数出类拔萃,也能够压住那些异类的光芒,甚至那些异类根本发不出光彩来,除非大俱罗那种逆天的存在,才有可能出现在典籍的记载里。

    只是现在不同,若是有些异类的修行手段十分完善,那在灵荒到来之后,便能起到颠覆性的作用。

    想着能够消弭对方的真元而自己却能够动用真元,他便第一时间想到了之前那些接受北魏魔宗功法的“入魔”年轻修行者。

    “难道这医官的修行手段,和魔宗的手段相似?”他忍不住看着林意说道。

    “那便要看这名医官醒不醒得过来,看他愿不愿意和我们说了。”林意越来越觉得两者之间必有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