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剑阁众人所在的车队进了洛水城,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铁策军营区,一路上沉默不语,而且连夜赶路已经疲惫到了极点的白马军和邻州军军士们都暗中松了口气。

    洛水城的街巷中有很多双眼睛在注视着这一列车队。

    其中有些人感知着这列车队里那些“废人”的气息,开始有些心惊,明白之前外界对于剑阁这些人的所知恐怕完全错误。

    只是君无戏言,所有人都很清楚,哪怕建康城里的皇帝知道这些“废人”并不像他以为的那般已经将死之虫,但也绝对不可能马上收回之前下达的圣谕。

    各方人有各方心思,只是对于倪云珊而言,这些人都只不过是杞人忧天。

    灵荒已至,就如塘鱼不去关心整个河塘即将枯竭,却偏生去关心这河塘之中其余的鱼会不会对自己将来造成何种不利的影响,这本身便有些可笑。

    她所在的这条街很安静。

    事实上便是,寒山寺的一些修行者守住了这条街的两端,除了林意之外,恐怕没有别的修行者能够轻松的走到她的面前。

    林意在入城时便在接收文书上签了字,还未和魏观星见面,他便已经离开了车列,朝着这条街走了过来。

    他并不紧张,只是对这名未曾谋面的师姐有些好奇。

    都非寻常人,而且在未曾见面之前,便真正将对方视为师姐和师弟,第一眼便很容易生出好感。

    看着在街道中出现的林意,倪云珊第一眼便觉得喜欢。

    她这名师弟现在明明已经很了不起,但一眼看上去还和邻家少年那般干净,也没有那种自以为是的骄横,但又不畏畏缩缩。

    “真的是很高啊….”

    林意也很快看到了小茶铺里的倪云珊,看见她的身影时,他便愣了愣,心中第一时间冒出这样的念头。

    即便倪云珊此时坐着,但看上去给他的感觉,似乎比他还要高出一些。

    他面上的情绪和眼中的神色很真实,没有任何的掩饰,所以倪云珊远远的便看出了他此时心中所想,不知为何越发看这个师弟顺眼,忍不住微微的笑了起来。

    见着倪云珊明显已在看着自己,林意便加快了脚步,到了这茶铺面前便微躬身行了一礼,道:“见过师姐。”

    “师弟不必客气。”倪云珊回了一礼。

    两人话语都极为简单,但开口很自然都是师弟师姐的称谓,便已足以让对方明白,虽然双方各有其余身份和立场,但其余那些身份和立场,却都比不上这样的身份在对方的心中重要。

    “谢师姐赐的一对手镯。”林意不再多礼,但却认真致谢,“那对手镯对我的确极为有用。”

    “那是你和我家猿兄有缘,倒是未想到你会如此出类拔萃,代表剑阁和我会面。”倪云珊看着林意,心中对这名师弟更为满意。她最不喜欢的便是矫揉造作和虚伪,但建康城里的年轻修行者们多少带着这些,但眼下的林意却是异类。

    “那真是意外。”林意在她对面坐了下来,他很感慨,即便是他自己,也绝对想不到自己会有这样的际遇。

    “有没有猜过我为何会要先和你见一面?”倪云珊推过一个茶杯给他,同时问道。

    林意自己倒茶,说道:“我觉得既然是师姐前来,即便是叙旧,按照礼数应该会先见上一面,只是师姐见面要和我说什么,我却并没有猜过,想着到时候见了面就知道了。”

    “最快的修行,便是从繁琐的手段之中找出最直接的方法,不去花力气在不必要的环节。便是按你行事的性情,你有今日的成就也不稀奇。”倪云珊平静的说道:“我也只喜欢直接的方法,而且我也不喜欢演戏给别人看。”

    林意喝了口微凉的茶水,他仔细的推究着倪云珊这句话的意思,有些迟疑:“便是说师姐你和我是真打,在战斗之中不会留手?”

    倪云珊知道林意会错了意,便忍不住笑了笑,摇了摇头:“不管真打假打,我们这一战若真是开始,那从开始时便是演戏…那我为什么要打给别人看。”

    林意更加迷茫,他愕然的看着倪云珊,“师姐你的意思是压根就不想打?只是这一战,不是一开始就是你提出来的?”

    “我来,有些人才会来。”倪云珊看着迷惑不解的他说道。

    “越说我越不明白,师姐你索性说透了吧。”林意苦笑起来。

    “剑阁归入你手这件事,我觉得没问题,寒山寺大多数人也觉得没问题。在寒山寺有些人看来,我们打上一场,摆摆样子,至少也证明寒山寺的确出了很大力气,并非因为你和剑阁的态度变化就和剑阁直接混为一体,无视先前的仇怨。但在我看来,我寒山寺行事又何须看那些人的脸色。寒山寺自古以来都不算什么显赫的修行地,只相当于一些志同道合的修行者形成的学派,原本就不在于形,而在于精神和意志,寒山寺若不能简单明了的表明自己的态度,还有何存在的必要。”倪云珊没有什么情绪的说道:“既然我和寒山寺的大多数人赞同剑阁归入你手,那谁不同意,我们便对付谁便是。”

    林意终于听得有些明白,震惊起来,“所以你压根就不想和我打…你只是想借这战将有些人引来,然后对付他们?”

    “有些修行地和有些人自视甚高,总觉得有些事情必须经过他们的同意,或者按他们所想行事。”倪云珊点了点头,道:“只有狠狠教训过他们,他们才会明白自己错了。”

    “我差不多明白了。”林意深吸了一口气,他看着倪云珊,先前他已经觉得倪云珊很高,但现在他却觉得倪云珊似乎更高了些.“只是我不知道师姐到底要如何做法。”

    “该到的人都已经到了洛水城。”倪云珊看着林意,道:“尤其今日你和我见过之后,他们就更担心我们会不会事先谋划好,打一场双方都不痛不痒的架,所以他们一定会到场盯着看…等到他们到了,我便直接说我同意剑阁归入你铁策军,按我看来,那些自视甚高的人便自然不服,到时候我们便打到他们服。让他们明白,现在他们没有资格管,将来更没有资格管。”

    林意渐渐惊讶的张大了嘴。

    倪云珊所说的这些话完全便是平时闲聊般想到什么说什么,连用词都是十分随意,但这些话语,落入他此时的耳中,却是说不出的霸气。

    “所以师姐你的意思,是直接告诉这些人,现在你就拍双手叫好,觉得剑阁交入我这个师弟的手是再好不过,谁不服就出来,看看你有什么资格不服。师姐和师弟打什么打,要打也是打你们。”林意梳理了一下情绪和他所理解的做法,然后看着倪云珊,用更加简单粗暴的语句说了一遍。

    “谁不服就打谁,打到服为止。”

    倪云珊神色十分平静,似乎本来就应该如此,她看着林意,接着道:“按我先前所想,这场所谓的你我之间的决斗,应该是让天下人看看我们这师姐师弟力量的一战,我会挑战我要教训的人,你也挑战些人….让人看看我们很不好惹。我在南天院见过厉末笑的修行,在我看来,连胜过两次他的你在实战上应该很厉害,在此之前,我那名师弟输给你,也印证了此点。但我确实没有想到,你最近受了伤。”

    “现在你明白了我来这里不是想和你打一场演给那些人看,而是想打有些人。”她顿了顿之后,看着林意认真的问道,“现在的问题在于,你的伤势严重不严重?”

    林意突然笑了起来。

    这下换做倪云珊不能理解林意此时的笑容。

    “师姐,你知道我一开始来见你时,考虑的最多的是什么吗?”他笑着看着倪云珊问道。

    倪云珊很干脆的摇了摇头。

    林意认真道:“我担心的是,和你战斗,不管最终胜负如何,太过浪费你的真元。”

    倪云珊还是有些不解。

    林意接着说道:“我的修行出了些问题…对于我而言,多和修行者交手,让我摸清楚我修行的问题是好事,所以我原本也想着要尽可能多的和人交手。只是和我交手的人,真元损耗应该非常厉害,我倒是不想让师姐你和我交手一次过后,便真元大量损耗。”

    “我现在战斗没有问题。”

    林意看着她,想了想,道:“真元修为若是不超过承天境中阶的修行者,我应付起来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而且若是我们两个要分一下对手,你尽可以将真元手段十分独特,有些真元运用诡异手段的难缠对手分给我,因为我所修的功法,并不畏惧诡异的真元手段。”

    听着他的这些话语,倪云珊异常干脆的点了点头:“明天正午,便在城南城门口那片空地上。我会花些时间想想我们分别对付哪些人…要胜便要胜得更酣畅淋漓一些。”

    林意想着都觉得有意思起来,他有些感叹,“那师姐便费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