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绝大多数修行者关心的只是这一战的胜负本身,信仰、信念、对某些人的崇拜和追随…这些在很多权贵看来都是和情绪有关的虚无缥缈的东西,却是很多年轻修行者前行的动力。

    但对于这名老者,还有和厉末笑相见的那名中年男子而言,他们更关心的却是寒山寺的态度,以及寒山寺的处理方式会让南朝的格局产生什么样的变化。

    武力当然是这个世上最重要的东西,只是南朝最强大的武力自然掌握在皇帝陛下的手里,当很多事情不能绝对依赖武力时,很多精神方面的影响便往往能够决定很多事情。

    在这名老者看来,倪云珊便是能够撬动很多变局的那种人,他们必须时刻警惕,而且要在某些事发生之前便直接介入干预。

    ……

    “恭喜你。”

    魏观星并没有去迎接那些剑阁中人,他也很快出现在了林意的面前。

    林意看着这名依旧像寻常老边军一样的神念境修行者,好奇的问道:“恭喜我什么?”

    “恭喜你明天就出名了。”魏观星笑了笑。

    林意明白了魏观星的意思,失笑道:“难道我原本就不出名?”

    “和倪云珊相比,不算出名。”魏观星看着他,说道:“这不是玩笑,你不妨在回营区的路上认真听听。”

    林意微微一怔。

    他真按魏观星所说,在行走时认真倾听。

    以他此时的听力,沿途街巷之中的人交谈起来若非有意低声或者用别的真元手段,便很容易被他听清楚一些交谈的内容。

    “几乎所有人都在谈倪云珊,的确没有几个人说我。”

    只是走过两条街道,林意便转头看着魏观星,道:“我好歹也是败了厉末笑,之前还在这里连败了两名高手,而且我年纪轻轻便已经是军功显赫,已经是铁策军右旗将军,这些人也太看不起我了吧?”

    魏观星知道林意这几句倒是玩笑,只是他依旧没开玩笑,说道:“出名这种事情,也需要时间的累积,你在眉山之后崛起太快,在绝大多数人看来,你当然只是在眉山之中走了狗屎运,和倪云珊这种当然有很大区别。不过你拜倪云珊所赐,她如此郑重的对你挑战,如此多人来看,再加上明日见到你的真正战力,所有人对你的看法都会改观。”

    “人怕出名猪怕壮。”林意道:“古人云,出名未必是好事。”

    “越是出名,别人想要动你,便越会掂量一下。”魏观星说道:“按照最近的军情,战况对我们南朝很不利,不出意外,我们很快就会迎来大战,在大战中要吞没一只无名小卒的军队便很容易。你出不出名,能否成为和倪云珊一样的人,对于铁策军将来很重要。现在的铁策军有根本的改变,只是因为你‘遇见’的人加入铁策军的多了,但今后总不能靠你去‘遇见’。既然你有潜力成为那种一呼百应的将领,你便应该提早成为那种人。”

    听到魏观星说军情,林意眉头微蹙,道:“似乎有些道理。”

    魏观星看着他终于彻底认真起来,忍不住摇了摇头,道:“当然有道理,你们这些年轻人都是怪物,都站得太高,看得太清楚,像你们这些人,当然不能代表南朝的大部分年轻人。大部分年轻人都是很好骗的,他们渴望扬名立万,渴望为国征战,建功立业,甚至可以为了一些口号便为国捐躯,边军里大多数年轻修行者都是这样的人。在战场上送死的,大多数都不是你们这种权贵子弟。”

    “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但用骗字似乎有些不妥。”林意被说得莫名有些心情沉重起来。

    “像你这种能够身先士卒的将领即便在边军之中也不会太多,若到了边军战场上,恐怕有很多事会让你无法忍受,所以那些好骗的年轻人,能够到你军中还算是幸运。”魏观星看着林意,淡淡的说道:“我不知道你和倪云珊说了些什么,但明日一战,你就算输也不能输得难看。”

    “我和倪师姐这次对话,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林意看着魏观星认真的说道:“而且明天怎么都不会难看。”

    魏观星点了点头,看着他,道:“你受了伤。”

    “不碍事。”林意想了想,虽说明天的事有倪云珊安排,但按魏观星所说,败既然不能难看,胜也自然要胜得漂亮一些,他便觉得还是要准备一下。他转头看向身边的白月露,轻声道:“你的那套步法我还没有学完,等回了军营之后,我想尽可能学全一些。”

    白月露轻笑道:“临阵磨枪。”

    林意也笑了笑,“不利也光。”

    ……

    “倪云珊和林意见了一面。”

    “倪云珊是南天院天监四年生,林意是南天院天监六年生,那她先见过林意,会不会有所留手?”

    “倪云珊在南天院的比试都从不让人,和林意这战有不同立场,应该也不会相让,或许便是先行劝解,但既然明日战约还是定了,这便说明这林意也不识好歹。”

    “倪云珊没有入住客栈,她只是居在寒山寺为她准备的一辆马车之中。”

    洛水城里,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也的确集中在倪云珊身上,而且对于绝大多数将倪云珊当成崇拜对象的年轻修行者而言,因为潜意识里倪云珊和林意是敌对的关系,所以对林意的感觉自然不佳。

    林意的行踪相对于倪云珊而言并不算隐秘,但即便这样逛街一般的朝着军营行走,却并没有多少人特意先来看看他到底长什么模样。

    ……

    等待很容易令人变得焦虑。

    虽然已经确定了明日正午便正式在城南城门口比斗的消息,一夜的时间对于很多年轻的修行者还是太过漫长。

    很多人无法入定,无法修行,甚至直到凌晨时分才睡去。

    第二日,等到天色已然大亮时,林意才从城墙上下来。

    先前亲眼所见的两场战斗,已经让铁策军所有军士对林意抱有莫名的信心,哪怕是最为慎重的“管家”韩征北先前都觉得林意有胜出的可能。

    只是看着林意有些疲惫的脸色,铁策军所有军士却都恍然醒悟,似乎林意是一夜未睡。

    一夜未睡自然是在准备今日对敌的一些手段,再想着城中那些人对于倪云珊的评论,这些铁策军军士便变得有些心情忐忑起来。

    不需去刻意打听,城中有关倪云珊的消息也已经不断传来。

    倪云珊安生休息了一夜,清晨洗漱过后,她去城中一家包子铺吃了早点,然后便去城中一些店铺转了转,又去喝茶。

    很显然,她似乎很悠闲,完全就不将这一战放在心上。

    “要带些什么?”

    容意在城楼下等着林意,看着林意下楼,他便迎上前去,轻声问道。

    他问的是兵刃。

    之前林意战斗时,都是他带着兵刃。

    林意想了想,道:“能带的都带着。”

    “路都已经快堵上了,马车现在恐怕赶不过去。”容意想了想,道:“我直接带口箱子,都装着过去?”

    林意点了点头,道:“也好。”

    ……

    清晨日出之后不久,往城南的数条道路便有些拥堵。

    其实车马并不算太多,但洛水城的主道都不算太宽,有些巷口本身便又特别狭小。这种小城原本没有多少大事,听说有修行者之间的战斗,十里八乡的一些村民倒是闻风而动,成了观战的绝对主力。

    等到林意等人出了营门,朝着城南行去时,城南城门口那片空地的周围数里方圆,便已经到处都是等着观战的民众。这些人不重仪态,有些树上都坐满了人,一些高大的牛车,便成了很好的观景台。

    “准备得如何?”

    林意刚刚走出营门,厉末笑便在营门对面的一条街巷中走来,走到他身侧,同时轻声问道。

    “不会有问题。”林意轻声说道。

    厉末笑转头,看了一眼脚步沉重的容意,眉头微皱,道:“会不会太过火?”

    林意明白他的意思,忍不住笑了笑,道:“放心,不会伤着倪师姐。”

    厉末笑有些不解,但看着他如此确定,便也不再言语。

    此时容意背在身后的箱子的确有些夸张。

    不只是林意新得的刀剑,连那些短矛都装在了里面,厉末笑很清楚那些出自南天院的短矛在林意的手中杀伤力何等的惊人,虽然他知道倪云珊很强,但林意这种短矛出手,却不能像飞剑出手之后还能控制,想要留手都不可能留手。

    “若不是觉得腾蛇重铠太欺负人,胜之不武,容意差点将腾蛇重铠都帮我背上。”林意忍不住笑了笑。

    修行者之间的战斗对于修行者而言有诸多参照之处,更何况是林意和倪云珊这种修行者之间的战斗,厉末笑出现在林意身边后不久,王平央也从某条街巷之中走出,跟在了林意身后。

    齐珠玑、白月露、萧素心、容意,再加上厉末笑和王平央,这也算是林意作为这铁策军右旗将军之后,这军营里的年轻修行者们的第一次集体亮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