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轰的一声。

    冰雪和剑光同时砸在了牧无尘的那道飞剑上,巨大的轰鸣声遮掩住了这名南天院教习的失声惊呼。

    两股强大力量的冲击让牧无尘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剧烈震荡起来。

    一股无比怪异的感觉和极度震惊的感觉同时在他的身体里滋生。

    他就像是自己全力猛轰了自己的飞剑一记。

    他体内的真元激荡不堪,无法控制。

    就在此时,他前方破碎成无数缕的风里,一道看不见却十分强大的力量已经形成,刺向他的丹田。

    这应该是某种真元手段,牧无尘来不及多想,一声闷哼之中,他强敛体内真元,手上黄光乍现,朝着那道力量拍了过去。

    然而什么都没有。

    他的手掌落处,只是炸开一圈气浪,唯有他自己的力量拍击着空气,发出空洞的回响。

    他什么都没有碰到。

    一缕鲜血从他的嘴角流淌下来。

    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脸色急速苍白,在他抬起头来的刹那,一道剑光已经如电袭来,落在他的胸口。

    噗!

    一蓬鲜血从他的胸口|爆开。

    飞剑刺穿了他某处重要窍位,虽然并未深入,但飞剑上带着的力量以及带着些许寒意未消的空气涌入他胸膛的刹那,还是让他的身体如被重锤轰击,往后不断退去。

    空气里叮的一声清脆震鸣。

    倪云珊的飞剑掠回的刹那,斩在他的那道飞剑上,轻易的将他失去力量的飞剑击飞。

    ......

    短暂的死寂过后,一片巨大的惊呼声如海啸般响起。

    倪云珊的飞剑在这样声音的包裹里,无比稳定的飞到她的身前,消失在她的袖间。

    倪云珊没有再出手,她看着摇摇欲坠的牧无尘,没有说话,只是转过头去,看着那名面色雪白的南天院教习。

    这名南天院教习身体一僵,心情激荡之间,竟忍不住要往后退去,下一瞬间,他才强行忍住这种冲动。

    “师叔反而被教训,连南天三圣中沈约的剑招都用了出来,这下真是有意思了。”齐珠玑由初始的惊愕恢复平静,他也看了那名南天院教习一眼,忍不住微讽的笑了笑。

    他现在已经彻底明白倪云珊和林意想要怎么做。

    而且他越来越佩服倪云珊起来。

    “好一招席卷天下。”

    白月露也忍不住轻声赞叹了一句。

    先前无论是牧无尘还是这名南天院教习都在讲究身份,现在倪云珊直接施展出这样的一剑,还有谁能用身份压她?

    这是沈约的剑招。

    哪怕倪云珊只会这一招,她也是得到了沈约的传授,那便也算得上是沈约的弟子。

    只此一点,按身份和辈分,这牧无尘和这名南天院教习,便都不够看。

    “是沈约传给你的剑招?”

    那名南天院教习的声音响了起来。

    在这样的声音里,倪云珊缓缓挑眉,看着这名面容苍白而眼瞳里尽是惊惧的南天院教习,道:“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她的语气和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不同。

    但此时场间所有知道沈约到底是什么样人物的修行者,却都知道南天三圣之中的沈约,在一生里极少传授功法于人,在所有的记载和传闻里,沈约一生之中也只收过一名弟子。

    沈约和剑阁曾经的主人何修行同时离开这世间,让剑阁失败和衰落,最大的原因当然是沈约。

    若非沈约,南朝没有人能够让何修行自闭于南天院荒园,最终彻底消失在南朝。

    所以若论仇怨,自然是沈约和剑阁的仇怨最大。

    若是寒山寺还不足以出面来安置剑阁,那沈约的传人,自然比寒山寺更有资格。

    所以她同样平淡和有些桀骜的声音,在此时分外的有力量。

    林意也陷入了巨大的震撼里。

    他看着这名很高的师姐,想到了那日在旧书楼里遇见的那名老人,他想不到自己和倪云珊之间,竟然是真的有比南天院的师姐师弟还要更亲近的一层关系。

    这名南天院教习看着她挑起的眉头,一时大脑一片空白,竟是想不到有什么话可以回应。

    但就在此时,后方有一道细细的声音,凝成一线,传入了这名南天院教习的耳廓。

    这名南天院教习身体顿时一震,他霍然抬首,不再看倪云珊,却是看着林意,道:“我要教训你!”

    当他这声厉喝响起,场间顿时一片哗然。

    尤其是那些看热闹的普通民众更是摸不着头脑,先前这人明明在和倪云珊说话,怎么突然被说得哑口无言之下,又陡然对着林意冒出这一句。

    林意比这些普通民众当然聪明得多,他心中一动,便已经猜出了这名南天院教习的想法。

    和他所料的相差无几。

    “沈约一脉和寒山寺如何想,我的确管不着,和我没有什么关系。”这名南天院教习先前大脑空白,思绪混乱,但现在却是一口气连着说了下来,“但林意,你是南天院天监六年的学生,你将剑阁这些人纵虎归山,引来无数祸事,你行事极为不妥,我身为南天院教习,见你做事不对,自然可以教训你。”

    林意想了想,看着这名南天院教习,笑了笑,道:“好像有点道理。”

    “这人是你的。”在他说话之时,倪云珊的声音也已经在他耳畔响起。

    林意的回话和此时脸上的笑意,让这南天院教习又是莫名的一滞。

    哪怕是那些寻常民众,都觉得林意此时的神态的确显得很诡异。

    “林意,你现在是何意?”能够成为南天院教习,当然也非寻常人物,只是此刻这名南天院教习心中却充满不祥的感觉,甚至不敢再盛气凌人的说话。

    “尽信书不如无书,师长之言也是一样,若是一个臭鸭蛋明明是臭的,师长非说是香的,那我听是不听?”林意问道。

    他此时故意一脸诚恳和认真,但说出的话语,却顿时引起了周围的一阵哄笑。

    南天院教习勃然大怒。

    但他还未来得及回话,齐珠玑便已经轻声微讽了一句,“若论斗嘴,恐怕在场没有一个人斗得过林狐狸。”

    也就在此时,林意的声音又已经响了起来,“更何况一个学院,也总会有些想法和独特,很有个性,不想听师长话的顽劣学生。若又是一日未曾教过课的师长,甚至连学院中见都未见过,那说的话若是又臭,那肯定不听。”

    “你...”

    这名南天院教习面色剧变,但才只说出一个字,林意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又将他打断。

    “更何况若是真有实力能够教训晚辈,那才真叫教训,若是连实力都不如晚辈,还挂着师长名出来说教训,便是恬不知耻了。”

    林意依旧一副很认真的样子,诚恳说道:“而且我很清楚,你根本不能代表南天院。”

    “你...”

    这南天院教习又要说话。

    “你什么你,打不打?要不要来教训我?”林意很干脆的再次打断他的话,然后对着容意点了点头,示意容意将兵器拿过来。

    “好!”

    “干脆!”

    “爽快!”

    “婆婆妈妈,要打就打!”

    林意的这一句话,顿时引起了周围的一片轰然叫好声。

    前来看热闹的民众自然觉得骂来骂去没一点意思,当然是要打。

    这名南天院教习看着林意,他怎么都不能理解对方为何敢和倪云珊一样狂妄。

    也就在此时,那道细细的声音又传入他的耳廓。

    他不再说什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心境平静下来。

    随着一口气缓缓呼出,他身上的衣衫却是往外微微鼓胀,内里透出晶莹的黄光。

    即便是在那些寻常民众的感觉里,这名南天院教习的身体都似乎突然变得庞大起来。

    “他叫叶光元,有些独特的真元手段,修为到了承天境中阶,其余剑术和武技,却是稀松平常。”倪云珊安静的轻声说道。

    “独特的真元手段?”

    看着对方奇异鼓起的衣衫却感知不到独特的真元波动,林意的眼睛微微亮起,心中莫名的充满了期待。

    砰的一声轻响,诺大的箱子被他随手竖在了身后。

    他反手从箱口的缝隙里摸出了一柄剑。

    嗤!嗤!

    两声轻响从地下传出。

    两股奇异的真元气息,这时才从他脚下扩散出来。

    两道利剑般的气息破开他脚下的泥土,刺向他的脚心。

    林意动都没有动。

    在此时所有修行者看来,是根本来不及动。

    以至于林意此时脸上的神情显得很诡异。

    但接下来一刹那,当!当!两声金属震鸣。

    林意脸上的神色显得有些更古怪。

    所有的修行者都一时反应不过来。

    “不好意思。”

    这时林意笑了起来,对着那名南天院教习一脸歉然,“我在眉山被刺穿过脚掌,所以后来找了双刺不穿的靴子。”

    当他的声音响起之时,所有人才发觉他穿的鞋和寻常人似乎有些不一样。

    在下一刹那,许多看热闹的民众第一时间哄笑起来,“是不是傻,人家穿的铁靴你也去刺。”

    不远处院内的那名中年男子和老者全部都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不知为何,这林意给他们的感觉还要不对。

    气氛很不对。

    这林意一出来,便弄得这原本很严肃的事情...都似乎真的变成了一场闹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