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林意的脚下涌起烟尘,伴随着一声沉重的闷哼,他往后连连退去。

    叶光元满含期望的看着林意不断倒退的身影,他希望看到林意重创倒地的画面,然而接下来落入他眼中的画面,却是让他从惊恐彻底变成了恐惧。

    林意没有倒下。

    他微躬着身体在正午的阳光里很快站直,那些烟尘在他身前散开。

    他轻轻的咳嗽着,微皱着眉头,但所有的修行者却都感知得出来,他的气息依旧平稳。

    所在这样的天光里,他的身影显得分外强悍起来,散发着一种极度铁血的气息。

    哪怕是那些最低阶的修行者,都可以肯定方才叶光元的这一击已经将真元运用到了极致,他们无法想象林意如何能够硬接而不受重创,但方才那三道狂暴的剑光和在强大力量冲击下都依旧快速绝伦的步法,却是所有人都看得懂。

    那三道剑光霸烈张狂,迅疾到了极点,而且是真正的硬接了承天境的力量。

    没有人再敢对林意的力量有所质疑。

    和他们同样年轻的林意,在南天院只是修行了很短的时间,然后在眉山立下大量军功,到现在能够和承天境的修行者如此战斗......看着这样的画面,被空气里那种流散的力量的余韵震撼着的所有在场的年轻修行者们,不再只是对林意的看法有所改观,他们看着林意的目光里,开始充满了深深的敬畏。

    ......

    林意需要更多的真元来喂养丹田元宫里那颗不见底的怪物。

    方才如巨涛轰在他腹部的真元很像是对方刻意直接将大量真元填入他的丹田。

    除了将他的内腑震得有些移位,让他此时体内其实痛苦万分之外,他真的很感谢这名南天院教习。

    然而一味的被动挨打来换取对方的真元,这却并不是他所喜欢的战斗方法。

    在下一刹那,他的右脚狠狠瞪踏在地面上,他的身体如同某种机括一样,往上弹跳了起来,接着开始狂奔!

    寻常的修行者在受伤之后不敢妄动,然而他却凭借着一股真正的悍勇之气,要将体内的痛楚通过这种方式发泄出去,从而激发的,是他体内的气血疯狂的暴走。

    他身体里每一丝细小的血肉都被他逼迫出了惊人的潜力。

    那些被真元冲击的五脏六腑在此时也似乎某种法阵被激活。

    他的身体以恐怖的速度在空气里穿行,落向叶光元。

    他身上的衣角在风中猎猎作响,脚步声轰鸣。

    叶光元的瞳孔急剧的收缩,他闷哼一声,双手抬起,各自画了一个圈。

    两道凝聚的真元在他前方瞬间形成环状,接着嗤嗤嗤嗤无数声裂响,数十道风刃从这一对圆环的中心喷涌出来,朝着林意冲去。

    面对着这种独特的真元手段,感知着这些如真正的刀刃般涌来的风刃,林意只是做了一个很简单的动作。

    他双臂抬起,护住了自己的面目。

    然后一声厉喝,直接冒着这种风刃,冲了过去!

    “真是蛮牛!”

    齐珠玑呼吸一顿,忍不住低喝了一声。

    这很林意。

    这便是林意最喜欢的战斗方式。

    在他的身影响起之前,林意的身上已经响起了许多割裂声和碎裂的声音。

    他天辟宝衣外的普通布衣被割出了无数道裂口,然而这些明晃晃的风刃,全部被他的身体撞碎!

    他就这样直接穿过了这片风刃,落向叶光元的身前。

    叶光元深深的吸气,他的胸腹却是反而奇异的凹陷了下去。

    他心中更加震骇难言,然而让毕竟经历过许多战阵,此时他抛开一切想法,感知里只有如投石车砸来的石块一样疯狂朝着自己飙近的林意的身影。

    他胸腹间积蓄的真元被新鲜的空气尽数挤压出去,一道银色的剑光从他的袖间飞出,刺向林意的咽喉。

    这是一柄原本缠绕在他手臂上的软剑。

    在此时他身体内强行逼出的真元的关注下,这柄软剑在空中真的如同活蛇一般游走,剑尖破空的丝丝声却是如同毒蛇吐信。

    眼看着林意便要自己撞上这道剑光,但他的身影骤然一转,原本狂暴的身影竟然有了一种异样的曼妙姿态,竟如同被狂风卷起的落叶一般,瞬间和这道剑光交错,落到叶光元的身侧。

    然后林意这才挥剑!

    叶光元面色骤变,他没有想到林意的身法这般可怕,而他的感知里,林意此时斩出的这道剑光,更是狂暴到了极点。

    他强行挽转手中剑,手中的软剑硬生生的画成半圈,半道剑身阻挡在林意这道剑光之前。

    当的一声爆响!

    即便是这名承天境的修行者仓促应对,强悍的力量依旧让林意有些握不住这剑。

    林意并未强求,他直接松手,一直垂在身侧的左手却是发力砸了出来。

    砸出的不是拳,而是一个沉重的手镯。

    叶光元厉喝一声,那柄震荡不停的软剑被他的真元硬生生的扭成麻花,折断般垂下,剑尖精准无比的刺入手镯正中,借助一扭一弹之时,呼啦一声破空声,在这极短促的时间里,竟是将击向他的这个手镯挑上天空。

    然而与此同时,林意已经切进他的身前。

    因为身上有着天辟宝衣,所以林意根本就不畏惧他此时手中的这柄任意扭曲的软剑。

    他的拳头真正的扬了起来,砸到叶光元的面前。

    面对直撞入自己怀中的林意,叶光元已经来不及用剑。

    他的脚尖点地,身体往后飞掠出去的同时,左掌拍向林意的拳头。

    砰!

    拳头砸在黄光迸现的手掌上,林意感觉自己的拳头砸在了一堵坚硬的墙上。

    只是这种力量的对撞,便是令他更加喜欢的战斗方式。

    他只是向前,继续向前,微微缩回的拳头带着身体血肉间迸发出来的新生的力量,再次砸向叶光元。

    砰!

    砰!

    砰!

    叶光元骇然的张口,却是浑身气机震荡不堪,连喊都喊不出来。

    林意第一拳砸落时,他体内的真元便如同紊乱的海浪在他体内拍击,令他根本无法控制手中的那柄剑。

    在林意连续挥拳砸来之时,他虽然依旧能够及时挥臂阻挡,但是可怖的力量连续冲击下,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在不断震荡,真的就像是成了一面鼓,在被对方锤击。

    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很快就会承受不住,就要在这样的冲击下裂开。

    林意没有时间去管他此时的感受。

    能够将一名承天境的修行者不断的轰退,这种感觉真的十分美妙。

    一拳。

    两拳。

    三拳。

    ......

    他只是专注的挥拳,越来越快。

    一片惊呼声伴随着慌乱的脚步声响起。

    叶光元已经退到后方观战的人群之前,他后方的那些人群慌乱的往两侧避让。

    “啊!”

    在林意连砸十几拳之后,叶光元体内的真元在此时也已经彻底失去控制,伴随着对体内真元彻底失去控制,他这才终于发出了一声骇然的尖叫。

    林意感受到了这声尖叫中的意味,他微微一顿。

    啪的一声轻响。

    叶光元的一掌落在了他的胸口。

    这已经是叶光元几乎无意识挥出的一掌,带着一些破碎的真元力量,林意站定,身体连晃动一下都没有。

    “该我了。”

    然后他出拳。

    他挥出了一拳,同样落在叶光元的胸口。

    他双足同时用力,将身体的力量顺着拳头推送了出去。

    叶光元朝着后方飞了出去。

    轰的一声。

    叶光元的身体越过了数名来不及闪避的看客,坠在后方一处屋顶上,然后砸破屋面,坠了进去。

    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如潮水般响起。

    林意却是稳稳的收了拳,然后看着那片砸破的屋面,下意识的说了一句,“这是你砸破的,铁策军不赔,而且我已经留手了。”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

    那间被砸破的屋子里生出些更杂乱的响动。

    接着砰的一声,跌落在内里的陈光元羞愤难当,直接从那间屋子的后墙撞出走了。

    林意很无奈。

    他看着这名南天院教习直接离开的方向,面色很委屈,似是真的很担心这名南天院教习就这样一句话不说就走了,这间屋子的修缮费用还是要他铁策军出。

    他此时的面容显得有些好笑。

    然而所有人看着他此时的样子,却都笑不出来。

    所有人都明白,最后他是真的留手了。

    那一拳更多的只是推势,而不是砸势。

    ......

    “真是有些冥顽不灵。”

    就在旁边一间院落里的那名老者微讽的轻声说了一句。

    他这句话不是评论林意,而是评论那名羞愧败走的南天院教习。

    “真元手段对林意似乎无用。”

    接下来,他轻声的对侍立在他身侧的一名修行者说道。

    这名修行者微微躬身,示意自己听明白了,但却并不出声。

    这名老者突然抬头,他脸上的些许不快,迅速消失,他变得有兴致起来。

    一名很冷峻的男子在此时走出,因为叶光元往后飞坠时,人群自然分开,所以他此时走出来,根本没有人挡在他的面前。

    他伸出手来,朝着上方招了招手,似乎从天空里在呼唤什么东西下来。

    但随之出现的,却是一条剑光。

    一柄表面分外的光滑,犹如镜面,映衬着天空的蔚蓝和白云色彩的飞剑,随着他的目光飞了出来,发出凄厉的啸鸣,带着凛冽的杀意,飞向前方的倪云珊和林意。

    (明天要请假一天,出去有个聚餐,算是一些朋友们过年前正式歇年的年夜饭。过年期间也会坚持码字,若是偶尔有断更,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