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你来还是我来?”

    既然看到那名南天院教习和之前青居将领杨鲲战败还敢现身出来,便一定有特别的手段,只是林意想着自己穿着天辟宝衣,那些古怪的真元手段对他又不起作用,他便不怎么担心,只是轻声的问了一句。

    “你是什么人?”

    然而倪云珊看着这名黑衣男子,却是秀眉渐渐蹙起,她没有先回答林意的话,而是对着这名黑衣男子问道。

    黑衣男子漠然挑眉,反问道:“和那名青居将领一样,打完再说不可以?”

    “那名青居将领虽然一开始不说,但他的身份,以及他和剑阁之间有什么恩怨,我却大致知道。”倪云珊皱眉看着这名黑衣男子,道:“至于你,我觉得你很像我听说过的一个人,只是我不明白你和剑阁之间又有什么关系。”

    倪云珊的神色很凝重。

    这在周围所有人看来都很反常。

    这便说明这名看似普通的黑衣男子应该很不普通。

    这名黑衣男子沉默了片刻,道:“我是余恨水。”

    “余恨水?”

    当他说起自己的名字,在场至少有一半的修行者觉得很耳熟,只是一时片刻想不起在哪里听到过这名字。

    “余恨水...司州的猎头师?”

    在这些人还在迷茫时,四周却已经有人不可置信,甚至带着一些恐惧叫出了声。

    接着便是更多倒抽冷气的声音响起。

    那些先前只是觉得名字耳熟的年轻修行者们,听到司州猎头师这些字眼,顿时如坠冰窟,怎么都无法将这些字眼和眼前这名黑衣男子联系在一起。

    西豫州、司州、光州、华州、淮州,这被南朝习惯称为北五州,无论是在前朝还是现在,在南朝的版图上,这五州都毫无争议的是南朝领土,然而北方王朝却未必承认。

    在过往的百年里,南方王朝眼中的这北五州的许多城池都多次易手,即便是在最和平的年代,在双方边军都保持着最克制态度的时期,还是会有很多战斗发生。

    北魏的许多修行地,乃至许多最为精锐的军队,在实修和选拔时,都将北五州的很多地方视为试炼地,而北五州的一些望族,因为历史上的无数积怨,哪怕其中一些望族都已经搬迁到了南朝内地,但每年还会固定拿很大一批钱财和一些对于修行者而言很重要的修行资源出来,来悬赏。

    北五州从前朝开始,便有一些修行者专门在北五州和北魏边地行走,专门刺杀那些望族高价悬赏的北魏人。

    这些人之中最为出色的一批,被称为是猎头师。

    这些人无论是单独行走,还是三五成群,都可以发挥出很可怕的战斗力,和绝大多数军中的修行者主要是杀戮寻常军士不同,这些人都是以北魏的将领、修行者为猎杀目标。

    这些人被称为黑夜中的恶魔,为了猎杀一些很难猎杀的目标,他们甚至可以数月风餐露宿,如野兽般隐忍,寻觅一个必杀的机会。

    他们的意志力和一些战斗手段非寻常修行者可以相比,而能够为外界所知的猎头师,一般都拥有傲人的战绩。

    倪云珊的目光落在他的左侧腰间。

    那里有一个牛角所制的刀柄。

    这是一柄短刀,只是寻常修行者最多将刀挂在腰侧,但这人却是将刀身藏匿在衣衫之中,只留有刀柄在外。

    那个牛角刀柄已经被掌心的汗水和油脂浸润得如同黄玉一般,刀柄上一些很粗陋的线条,只是为了防滑,便是这样的一柄刀,便让她猜出了这人的身份。

    “在北五州,你也算很出名,但按我所知,你之所以出名,是因为你十四岁时便已经成功获得悬赏,在此之前,你是一名普通的牧羊人。你和剑阁又有什么恩怨?”她依旧皱着眉头,问道。

    “我和剑阁的确没有什么恩怨,我不是来和你战斗的。”

    余恨水抬起头来,看向她身后的林意,道:“我要和林意一战。”

    “为什么?”倪云珊问道。

    “我从去年秋里开始便已经不是猎头师,我杀某人失败,后来被人救了。要和他战斗,是为报恩。”余恨水习惯成自然的摸了摸腰侧的刀柄,然后说道。

    “只是报恩这样的事情,那是否同意和你战斗,便要看他了。”倪云珊很干脆的让到了一边。

    她和余恨水之间的对话林意听得很清楚。

    “又是哪个想要教训我?让一名猎头师过来,是想要告诉我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林意自嘲的笑了笑,他也十分干脆,看着余恨水道:“和我一战没有问题,只是你要告诉我,你身后的主子是谁。”

    余恨水想了想,既然已经和厉末笑接触过,那自己和身后到底是什么人便也不可能保密,所以他看着林意的眼睛,轻声道:“有人早就警告过你...结果你不听,所以你才会在铁策军。”

    林意抬起头来。

    他忍不住摇了摇头。

    萧家。

    “这岳父大人,还觉得边军的事情不够多?还不遗其力的千方百计打压你的贤婿?”

    他嘴角讥讽的微微翘起,忍不住就想大声的说出这一句。

    只是想着这样说了,似乎对萧淑霏不太好,他便硬生生的将这句话憋在了肚子里。

    “有意思吗?”

    他看向余恨水出来的那间铺子,道:“这样便很没意思。”

    然后他对着余恨水微微躬身行礼,道:“可以开始了。”

    对于北五州的猎头师,不只是他,连他的父亲都很敬重。

    这些人虽然大多纯粹为了金钱和利益,但是他们是真正用命去换的,当年北魏边军修行者都不可能深入敌境去杀死的人物,很多都是死在这些猎头师的手中。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些猎头师的战功也很惊人。

    “你小心了。”

    余恨水也躬身行礼,再他起身之后,他的右手落向自己身体左侧的刀柄,左臂却是抬了起来。

    嗤嗤两声破空声瞬间想起。

    一支臂弩射出的弩箭和一根飞针,如流星一般射向林意。

    这支弩箭和飞针几乎同时射出,但是飞针比臂弩更快一些。

    飞针射向林意的眉心,弩箭却是落向林意喉结下方。

    这种直来直去的飞针和弩箭虽然阴险,但对于林意的感知而言却是太慢,而且没有变化。

    他很自然的双脚一错,也不挥剑,便已经避开了迎面射来的弩箭和飞针。

    然而与此同时,那支刚刚从他身侧飞过的弩箭突然爆了开来。

    轰的一声。

    这支看似也很普通的木杆弩箭突然爆成了一团碧火!

    林意大吃一惊。

    他口鼻之中嗅到了浓厚的碧磷味道,他身体下意识发力,往一侧飞掠避让的刹那,他身上的衣衫上都已经被灼烧出许多细密的孔洞,他的一侧头发都烧了起来,脸颊上火辣辣生疼。

    也就在此时,他身后地上的浮尘之中,悄然掠起一道剑光。

    这道剑光隐匿在浮尘之中,隐匿时显得很阴险,但是飞射出来之时,却很光明正大,只是追求一味的速度。

    林意未去管沾染在自己发丝上的火焰,他轻喝一声,转身,挥剑。

    当的一声震响。

    这道飞剑被他一剑斩飞出去。

    也就在这一刹那,余恨水身上的黑色衣衫已经炸裂了开来。

    炸裂的黑色衣衫如同一道鬼影,扑向他的身前。

    这件黑色衣衫的夹层里,不断的喷洒着黑色的粉末。

    这些黑色粉末随着后方呼啸的狂风,变成了一团黑雾。

    黑雾里,全部都是浓重的铅汞味道。

    (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给大家拜年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