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林意屏住呼吸。

    浓厚的黑雾里,余恨水已经出现在他身前。

    这些黑色的铅汞可以隔绝修行者真元的散发,对他却并无太大的妨碍,只是余恨水却似乎根本不在意他衣衫之中炸裂而出的这种铅汞能不能起到效果。

    就如前面的弩箭、飞针和那柄飞剑一样。

    他只是将这些手段行云流水一般砸出来,根本不在意其中的哪件东西可以对对手造成影响。

    这些手段有用无用,也根本不能在他的心中产生任何的波澜。

    所有这些,都只是他一气呵成的一招。

    最后的杀招,可能便来自于他现在腰间的刀,或者还有后继。

    铮的一声。

    那柄短刀已经出鞘。

    带着森然的气势,余恨水强悍的身影穿过黑雾,丝毫不管林意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狠狠一刀扎向林意的腹部。

    林意真的很震撼。

    并非是因为对方冲越而来的极度敏捷和速度,而是此时体现出来的真正的悍勇和不要命。

    这种不顾一切的决然让他可以肯定,哪怕此时有一柄剑冲着对方的咽喉而去,对方都绝对不会做出任何的改变。

    他很难想象,这些猎头师是经历过什么样残酷的杀阵,才会拥有这样可怕的坚定意志。

    只是看着扎向自己腹部的这柄刀,他却并不准备闪避或者后退。

    他只是微微躬身,然后一拳朝着余恨水的胸口砸了过去。

    噗!

    尖利的刀尖刺在林意的腹上,虽然有着天辟宝衣的阻隔,并未能够真正的刺入血肉,但是锐利的刀尖挤压着血肉,劲力瞬间真如一柄尖刀刺入林意的腹部。

    林意一声闷哼,这一刀正刺在他的肝部,难以想象的痛楚和力量的冲击让他浑身冒出虚汗,大脑都有些空白。

    咚!

    与此同时,他的拳头已经砸在对方身上。

    余恨水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他在被林意拳头砸中的同时,手上的动作并未停止,手上的这柄短刀依旧在收回之后狠狠刺去。

    一刀!两刀!三刀!....

    这是他很熟悉的战斗方式,也是预先已经出现在他脑海之中的画面。

    即便林意身穿天辟宝衣,这种连续不断的刺击在他的肝部,也足以让他的身体失去抵抗能力。

    然而当林意这一拳砸在他的身上,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飞了出去。

    他手上的短刀还在往前刺出,还在连续做着动作,只是因为身体和林意之间的距离迅速拉远,他接下来往前刺出的刀尖全部扎在了空气里。

    被他的身影破开的黑雾迅速在他身前合拢。

    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倒退,在接下来的一刹那,他才听到自己的胸骨发出了细密的碎裂声。

    他丝毫都没有感觉到痛苦。

    他和许多猎头师一样,在战斗之前便已经吞服一些特制的草药,这些草药可以令他们感觉不到自己的痛苦,却不会令他们的身体反应有所麻痹。

    即便如此,林意这一拳的力量还是让他根本无法稳住自己的身体。

    在双脚再次接触到地面的刹那,他的身体一软,颓然重重坐地。

    嗤的一声裂响。

    一道快如流星的剑光破开黑雾,朝着他面目而来。

    余恨水坐倒在地,随着一口鲜血从他口中涌出,他强行挥刀。

    一声清越的震鸣声中,这投来的一柄剑被他格飞。

    然而与此同时,一道更凶猛的破空声已然响起。

    余恨水身体一僵,不再动作。

    他头上原本用布条缠住的头发瞬间崩散,碎裂的破布和一些散断的发丝在他身后飞舞。

    噗!

    一个手镯重重落地,砸碎他身后的青石板路边,激起一蓬烟尘。

    “我败了。”

    随着嘴角溢出的新的鲜血,余恨水在站起之前便很干脆和自然的说出了这三个字。

    这不比北地的猎头,非得分出生死,在第二刀没有刺中林意而被一拳震飞时,他的潜意识里便已经知道自己败了。

    那种特制的黑铅可以阻断几乎所有修行者的真元,哪怕是神念境的修行者在其中,也无法发挥出自己一半的力量,但是林意的力量依旧那样可怕,这便意味着从一开始他所想的这套战斗方法便已经错了。

    接下来投来的剑和故意击偏的手镯,不只意味着这名年轻将领对于痛苦的忍耐力,还意味着很多其它的问题。

    比如对方恢复得太快,可以继续发力,而且发力依旧没有受他黑铅的影响。

    如果是在真正战场上的刺杀,那他现在已经死了。

    奇异漂浮一时不散的黑雾扭动着,林意的身影透了出来。

    他头发上的火焰已经全部熄了。半边头发有些焦灼的痕迹,显得有些狼狈。

    他一手按着自己的腹部,脸色还是无比苍白,显见那一刀对他还是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只是回想着方才战斗的画面,看着此时还在地上未站起的猎头师,许多在场的修行者,包括这名猎头师身后不远处铺子里的徐龙山都心中生出寒意。

    在来到洛水城前,他只觉得哪怕是顺路,萧锦让他来“关照”一下这名年轻修行者便有点多此一举。

    他也能够理解,林意身为罪臣之后,无比忠于皇帝的萧宏根本不想和林意有什么牵连是很正常的行为,但看着倪云珊的态度以及这名年轻人表现出来的实力,他却终于开始忍不住想萧家之前对于他的态度真的会引起很大的问题。

    林意对着余恨水点了点头,并未多话。

    只是按着还在剧烈作痛的伤处,他眉头不由得微微皱起,对方这样的战斗方式,便更加清晰的提醒着他,今后到了边军,那些哪怕力量不足,但拥有着坚定意志的战士,依旧可以对强大的修行者造成杀伤,甚至杀死。

    在边军之中,修行者的伤亡也一直居高不下,便不只是因为修行者往往是众矢之的的缘故。

    ......

    “连北五州的黑铅都不起作用,你见过这样的修行者吗?”铺子里那名老者侧转过头去,看着身侧的几名修行者,笑了笑,问道。

    那几名修行者全部摇了摇头。

    然后一名修行者朝着门外走去。

    这名修行者也不过二十几岁的年纪,腰间挂着一柄长剑,青色剑鞘。

    这名修行者的身材和五官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只是但凡在某些方面特别出众的天才,总会有些气质让他看起来显得不同。

    此时余恨水新败,场间还有些混乱,但当这名修行者从那家店铺中走出时,不知为何,绝大多数人的目光便渐渐被他吸引。

    “我是静州剑院的人。”

    这名修行者并未给任何人猜测的空间,他在林意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时,便很直接而沉静的说道:“既然倪云珊做出了那样的选择,只要今日你能胜了我,静州剑院也觉得以往的恩怨可以因为你而一笔勾销,那今后应该不会再有人因为之前的事情而找你和剑阁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