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没有人能够质疑他的话语。

    在当年的那场改换新朝的兵变里,沈约和静州剑院便是和剑阁战斗的领头者。

    倪云珊施展出了沈约的剑技,这便意味着她不只是代表寒山寺的态度,沈约虽然已经不在人世,但他那名神秘的真传弟子,依旧是天下最强大的修行者之一,而且朝野之中很多人,都依旧会尊重他的意思,包括哪些因为他而成为当今天下最重要权贵的一些当年梁州军的人。

    至于静州剑院,除了当年在和剑阁的战斗里体现了足够的强大,付出了足够多的牺牲之外,他们现在的意见在这件事上依旧有决定性的作用,是因为静州剑院依旧很强大。

    静州剑院依旧有不少强大的修行者,而且作为单独的修行地,不受军方调遣。

    因为在当年支持萧衍兵变之中的付出,静州剑院在萧衍登基之后,也得到了足够多的东西,比如说很多修行资源的调配,以及最重要的皇帝的信任。

    皇帝信任萧宏是因为最亲的血缘关系和萧宏本身的性情,信任静州剑院,则是因为静州剑院为他付出的代价,那些在关键的战斗里死去的静州剑院的人陨落时的画面,恐怕在萧衍此时的心中还历历在目。

    所以哪怕皇帝已经下了圣旨,但静州剑院依旧可以表达反对的意见。

    只是如果连静州剑院都说了不再追究之前的恩怨,不想再有人因为之前的事情而找剑阁的麻烦,那今后若是有人再找剑阁的没麻烦,这便相当于是和静州剑院为敌。

    很多人敢无视寒山寺的态度,但极少人敢无视静州剑院的态度。

    哪怕是同气连枝的萧家也不敢,至少现在带着萧家意思而来的徐龙山便不敢,他也不够这样的资格。

    林意看着这人腰侧挂着的青色剑鞘的长剑,推测出了此人的身份,便有些凝重的问道,“你是卓青芝?”

    随着他这句话的出口,一片惊呼声在人群中响起。

    当看着这名修行者点头,人群之中的惊呼声便尤为响亮。

    今日注定要见到许多只在一些故事里出现的奇人。

    比如说北五州依靠赏金为生的猎头师,比如这名传奇的近侍。

    卓青芝在修行者的世界里很出名,但他的强大一直是伴随着一些强大的飞剑剑师出现。

    在很多场广为流传的战役里,他一直是守在一些厉害的飞剑剑师身边,来防御敌方的飞剑。

    他的战绩是不败。

    他没有让敌方任何一柄飞剑突破过他的防御,杀死过他守护的飞剑剑师。

    即便前朝当年的皇宫供奉,修为在他之上的出身于隐杀剑门的柳依玄的飞剑,都没有能够突破他的防御。

    传说里的很多战役已经足够让人明白他有多强大,现在唯一不明的是,不作为某人的近侍,而只作为一名单独的修行者战斗,他又会表现出何等样的实力。

    林意认真的看着这人的眉眼,道:“你当年在征北军中呆过。”

    卓青芝认真道:“的确和您父亲共事过,在望天泷一战中,我曾作为他和天秘剑大人的近侍。”

    林意道:“那和你一战...我等会要用一柄很快的刀,若是断了你的剑,别说我不念旧情。”

    当他这句话出口,场间顿时一片哗然。

    他先前问卓青芝那句话时,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想着他有套近乎之嫌,但没有想到,他却反而是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很多人认为他太狂,然而卓青芝却知道他那一柄刀的确锋利到了极点。

    于是他笑了笑,道:“我会尽量不让你的刀碰到我的剑,还有,你已经受伤,而且是连战,我也会收敛一些真元,让这战更为公平一些。”

    林意想了想,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便到了身后那口大箱子前,伸手进去抽出了那柄刀。

    当在看着那口很大的箱子时,所有观战的修行者再没有觉得可笑的心思,到目前为止,林意才只动用了一柄剑。

    所以林意的战斗,不需要依赖很多的特殊兵器,相反,只是一柄剑便如此强大,若是动用了那里面的所有兵器,林意还会体现出多么可怕的战力?

    “那我便开始了。”

    看着林意已经站定,卓青芝没有丝毫多余的话语,他似乎急着想要结束这眼前的一切争议,不想在这里多耽搁时间,在微微躬身开口说话的刹那,他便拔剑。

    嗤啦一声裂响,剑还未和鞘身彻底脱离,他和林意之间的空气已经如同被一柄大剑撕裂。

    当剑尖刚刚脱离剑鞘的刹那,他的人已经到了林意的面前。

    一片抑制不住的惊呼声响起。

    所有人在这一刹那,便已经看清了这名传说中的近侍的实力。

    那十余丈的距离,对于这名近侍而言,似乎根本就不存在。

    当明亮的剑光亮起的刹那,哪怕是那些初出茅庐,根本没有多少战斗经验的年轻修行者,便都开始明白,这种近侍不光只能被动的防御。

    也就只是这一刹那,林意身前骤然响起当的一声爆响。

    接着啪的一声闷震,林意瞬间往后退出十余步。

    他的脸色苍白,嘴角沁出血丝。

    绝大多数看客眼中满是震惊和不可思议的神情。

    这对于他们而言太快,根本看不清楚到底两人之间如何过招。

    “又进步了。”

    厉末笑的表情很严肃,在周围人都没有出声的情形下,他却是忍不住轻声说了一句。

    他看得恨清楚,心情很复杂。

    卓青芝的剑势极为简单,只是依靠着真元的狂暴喷发而带来的速度,蛮不讲理的一剑朝着林意斩去,在林意出剑挡住他这如铁棍般砸落的一剑时,他强横的震开了林意的剑,然后剑身依旧拍在了林意的身上。

    卓青芝的修为应该是远远超过了承天境中阶,他这一剑蕴含的力量对于林意而言完全便是压倒性的优势,然而挡了这样的一剑之后,林意的剑却是并未脱手。

    在厉末笑的眼里,林意有很多可以学习的方面,但一些用剑的技巧,一些招法的运用却是很糟糕。

    哪怕在半个月之前,林意在面对力量比他更强的修行者的时候,也很难在这种时候运用一些卸力的技巧,他那时候的完全便是蛮干,对方的力量压过他,硬接之下他的剑应该直接就会脱手。

    在这半个月里,林意应该也并未刻意去花大量的时间练习很多小技巧,也并未学习许多新的招式,在此时的厉末笑想来,林意能够有这样的进步,不是用天赋异禀便能说得通的,很多技巧的掌握,来源于身体的细微反应,来自于战斗自然产生的经验。

    “除了白马骑那些人,这半个月里,你还经历了什么样的战斗,才能让你有这样的进步?”看着战意燃烧的林意,厉末笑深吸了一口气,心中响起这样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