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厉末笑忍不住摇了摇头。

    白月露也忍不住摇了摇头。

    按照正常的道理,没有修行者会在这样的战斗里变得越来越强,真元的消耗,精神的疲惫,都只会让人力量减弱,让人的感知和判断出现错误。

    战意也不能让力量变强。

    但林意的力量和反应速度,却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在变强。

    所以这真是难以理喻的怪物。

    轰的一声巨响。

    和卓青芝站立较近的人们感到地面距离的震动起来,四溢的劲气裹携着砂砾和尘土像扭曲的鬼怪一样扑向他们的身体,空气里的震荡让前沿的那些年轻修行者都受到了震动的波及,脸色变得苍白,胸口烦闷至极。

    卓青芝并没有能够站立在原地。

    他的脚下有稀薄的真元透出,让他就像是双脚在湿滑的石板路面上滑行一样,往后浮掠出去。

    只是即便卸去了部分力量的冲击,他的手指和手臂的骨骼都疼痛得有些难以忍受,那些连接着关节的筋肉,真元流淌的经络,更是如同被刀片不断刮过一样,让他自己都有些抗拒自己的真元再从这些经络之中流淌过去。

    他难以理解的看着林意。

    他不明白林意为什么还能用这种方式反击,为什么还能牢牢握着他的剑。

    林意的衣衫上到处都是裂痕和破洞,他的脸色苍白如雪,唇角有未干涸的血痕,他的身体似乎在发抖着,然而握住剑的手却给人一种越来越坚定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人无法觉得他此时的境况凄惨,只是让人越来越觉得他的强大。

    卓青芝再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新鲜而微凉的空气涌入他发烫的肺腑,让他更加清醒的同时,他也迅速说服了自己不要为自己一贯的认知所迷惑。

    眼前这名年轻的铁策军将领,根本无法用修行者世界的正常道理来想象。

    他决定不能再被林意用这种战斗方式拖下去。

    要分胜负,就在下一剑。

    林意只觉得自己的鲜血如同烈酒般越来越热,越来越烈。

    他通过卓青芝体内的一些变化,明白了对方此时的心意。

    他抬起头来,没有说什么,只是再次举步向前。

    行动永远比言语更有力量,当看到他再次向前,感受着他体内迸发而出的力量时,所有那些原本准备来看他的失败的年轻修行者们,莫名的口干舌燥,心脏却也随之猛烈的跳动起来。

    嗖的一声。

    林意破空。

    卓青芝举剑斩向林意,在他举剑的刹那,他身上的光辉都似乎黯淡了下来,而他的剑却变得明亮无比。

    修行世界的快并不意味着绝对的速度,而是相对,而是时机的完美把握。

    卓青芝的剑挥出之时,便正值林意的剑落下,两者如迎面疾驰的马车在一丈之内才发现彼此的存在,便注定相逢。

    风雷之生炸响。

    春雷落地也不过如此。

    剑芒破碎,化为无数条散发着凌厉意味的光线,朝着四周激射而去。

    林意身上的衣衫出现更多的小洞和裂痕,千疮百孔,卓青芝的身上衣衫亦然。

    卓青芝持剑的手颤抖起来,他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只是这次他一步未退,双脚朝着地下陷去,坚硬的地面在往下凹陷的同时,甚至出现了无数蛛网般的裂痕。

    他的力量毕竟占据了绝对上风。

    林意的掌指伴随着飞洒的鲜血松开,那柄终于无法握住的剑脱手飞了出去。

    然而伴随着卓青芝的并非是胜利的喜悦,林意的剑已经脱手,但是林意的这只手继续在向前。

    一股更为深沉的红色迅速淹没了鲜血,拍打在了他手中震颤不息的剑身上。

    一声不可置信的惊呼声从卓青芝的口中响起。

    他来不及思索。

    这股诡异的力量像是真元又不像真元,强横的顺着剑身涌来,强行的切断了他和剑身上原本已经震荡不堪的真元的联系。

    他的手如受电击,有些夸张一般在剑柄上弹起。

    然而林意给他的震惊不止于此。

    那道可以用阴险来形容的刀光亮了起来。

    当的一声。

    他的剑也脱手飞了出去。

    一片潮水般的惊呼声响起。

    卓青芝的身体如同受伤的大鸟般往后腾空掠出,落向后方人群边缘。

    “我败了。”

    在落地之前,卓青芝的声音便已经响起,传入所有人的耳廓。

    绝大多数人听着这声音,心中兀自有些不敢相信,传说中的那名近侍竟然会在这样近身的战斗里被击败。

    林意也有些微微的错愕,似乎没想到对方直接这样认败。

    “你没有伤我的剑,最后你用刀只是拍飞了我的剑,我便应该承情。更何况我比你修行的时间长很久,这样的战斗,我的剑被击脱手,便已经该认输。”

    在他说话之前,卓青芝的声音便已经再次响起。

    林意这才缓缓收手,松了一口气,然后苦笑道:“说的有些道理,但似乎还未战过瘾。”

    他的这句话让周围再次一片沉寂,然后便是响起很多沉重的呼吸声。

    卓青芝沉默了片刻。

    “你的确太过令人意想不到。”

    他看向自己的剑落处,有一名年轻修行者正主动将他的剑送来,“剑阁归入铁策军这件事,静州剑院便和寒山寺持相同意见。”

    齐珠玑长出了一口气。

    但更多的人却是深吸了一口气。

    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林意和倪云珊的这场比斗会这样开场,然后又以这样的结果结束。

    “谢了。”

    林意认真的对着他和他身后那间铺子微躬身行了一礼。

    这并非是胜利者的故作姿态。

    当卓青芝和他开始交手,他便已经觉察到静州剑院的态度。

    从一开始,静州剑院便已有留手,并非是那种带着刻骨仇恨一定要复仇的存在。

    他此时的躬身行礼,便是也表明他的态度。

    “是丹汞剑。”

    铺子里的老者认真的看着林意,看到林意此时的行礼,这名老者忍不住笑了笑,对着身边的其余几名静州剑院的修行者说了这几个字。

    在接下来的一刹那,他忍不住摇了摇头,很是感慨的轻声道:“这...何修行,真是了不起。”

    他身旁这几名静州剑院的修行者心中也是如此感慨。

    不管是何修行曾经创下的诸多修行功法,还是他挑选的这名传人,都值得赞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