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片片喝彩声响起。

    大多铁策军虽然依旧留在营地,但是得准前来观战的铁策军将领和军士也有不少,先前一路上他们也是听到诸多对林意的贬低之辞,现在尘埃落定,林意连败强敌,场面比倪云珊还要威风得多,一时这些铁策军的人都是扬眉吐气。

    “看来你还是太稳妥了点。”

    倪云珊在这样的喝彩声和欢呼声里转身看了身后那大箱子一眼,“准备的东西都根本不需要用。”

    “我也没有想到。”

    林意说了这一句,又觉得这样显得有些骄傲和自满,便又认真的补了一句,“静州剑院的人有些留手。”

    “北方很快会是萧宏的天下。”

    倪云珊嘴唇微动,将声音压低到了极致,“萧家的人都很固执,哪怕你忍让,也是无用。”

    林意微微一怔,他是聪明人,马上明白了倪云珊的意思,道:“萧淑霏的事情,我会和萧家分开,该撕就撕。”

    “那我便走了。”倪云珊很满意,她点了点头,说道。

    在她看来,今日过后,林意自然名动天下,也不再是建康城里那个需要陈家提供的举荐信才能进入南天院学习,可以任萧家摆布的少年。

    “这就走了?”林意在之前一次对话便知道她干脆,但此时还是不免有些意外。

    “我先去北边,若是不死,我便在北边等着你。”倪云珊转过身去,走向来时的街巷。

    人群自然分开,许多敬畏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但她却丝毫不在意。

    林意听着这句话,看着她渐渐消失在人群中的背影,复杂的情绪如同潮水一般涌上心头。

    就连她这样的人物都说出“若是不死”这样的字眼,边军的战事何等激烈,便可见一斑。

    在修行者的世界里,他渐渐站住脚跟,然而那样的大战战场,对于他而言,却是一个残酷而陌生的新世界。

    ......

    铁策军将领和军士的喝彩声引起了看热闹的民众更多的喝彩声。

    和来时的待遇完全不同,林意几乎是在夹道欢送之中回到了铁策军营区。

    “有一些年轻人来投军。”

    在返回铁策军营区后不久,薛九便来到刚刚洗去身上血迹和尘土,换了一身干净衣衫的林意面前。

    “盲目的崇拜便导致想要狂热的追随?”

    林意哑然失笑,旋即却严肃起来,想了想,道:“让他们想想清楚,入了军籍,数年之内是不可能脱了,而且你明着告诉他们,接下来铁策军便会调往边军,可能数十日内便会大军交战,死伤便是谁也说不准。再者你告诉他们,在我铁策军,越是修行者越是在战斗中要身先士卒,死伤的几率便更大。”

    薛九下意识的轻叹了一声。

    若是换了别军的将领,有这种年轻人投军,自然便是收了再说,尤其大战在即,修行者多上一名便是多一名保障,那些主动投来的年轻人里面有不少修行者,哪里有像林意这样反而出言恐吓主动往外推的。

    但他自然不会忤逆林意的意思,点了点头之后便出去说了。

    也不过片刻的时间,薛九未返回来,却是差了一名小校回来禀告,一共有七名年轻人留了下来,都先按规矩去入籍查验了。

    林意先也不急着去过问这些年轻人到底各自何等身份,径直便寻了白月露,让人安排了一辆马车,又出了营区,往黄秋棠所在的小院而去。

    按理而言,此时洛水城里依旧鱼龙混杂,但有着白月露的安排,林意却自动忽略了暴露黄秋棠和那名医官的可能。

    许多厉害的将领身边都有极为厉害的军师,可以让这些将领专注在一些特定的事情上,而此时的铁策军,在战事和练兵上有魏观星,在处理平时这些麻烦事上,有白月露。

    在林意看来,白月露恐怕比世间绝大多数军师都要强大得多,而且无论是思索问题还是战斗,和他之间都很有默契。

    “怎么样?”

    在光线黯淡且有些颠簸的马车车厢里,白月露看着林意问道。

    林意知道她问的便是自己最关心的元宫内的内丹,他忍不住摇了摇头,道:“感觉长大了不少,但除了吞食我自身元气更多以外,却并未有别的变化。”

    “所以你急着让这名医官看一下?”

    白月露轻而易举的猜出了林意的想法,“所以这名医官应该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厉害一些。”

    林意还未来得及回话,车厢里响起了一声清晰的腹鸣声。

    “又饿了?”

    白月露微微一怔。

    似乎被这一个“饿”字骤然挑动了体内的某一根弦,一股强烈的饥饿感瞬间袭来,让林意瞬间有些微的眩晕。

    他有些准备,解开随身带上车的口粮袋开始吃了起来。

    他体内丹田里的这颗内丹现在吞食他体内的元气速度快了之后,却似乎也加快了他饥饿的速度。

    他需要吃更多的东西来补充。

    “它越长,我的食量便越长。”林意想了想,心中隐约觉得,若是这颗“内丹”最终只要不恶化,似乎这个过程里,也能给他带来不少好处。

    .......

    吃完一袋约有六七斤的口粮,马车便已经驶进了黄秋棠那间院落所在的街巷。

    这条街巷十分安静,在林意的感知里也没有任何异常的气息。

    “等等。”

    然而突然之间,在距离黄秋棠那间院落不过数间院落的地方,白月露却是面色微变,低喝了一声,让马车停了下来。

    “怎么?”

    林意很少见她有这种急切的样子,也是吃了一惊。

    白月露抬起手掌,对着林意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先不要说话。

    白月露认真的听着。

    林意这才注意到,远处有隐隐约约的乐声传来,有人在深巷中弹琴,是某种他从未听过的很好听的曲调。

    这在他耳中听来只是好听的乐声,然而在白月露的耳中,却是在反复传递着一些极为重要的军情。

    “陈家那名军师应该会败得很惨。”

    白月露听了许久,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异常凝重的看着林意轻声道:“你先前说过要给陈宝菀写信...要写便快一些,若是和魔宗大人手下联手的事情她并不知情,便让她将陈家和那名军师摘得干净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