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在林意想来,黄秋棠此时所说的问题当然只有可能是伤势,然而令他根本没有想到的是,黄秋棠道:“他的修行手段和此时的伤势,都有问题。”

    他和白月露忍不住互望了一眼,情绪都莫名的有些紧张。

    “如果我基于我见知的判断没有问题,他研究的法门和魔宗的法门几乎同宗同源。所不同的是,只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黄秋棠说道。

    林意皱了皱眉,“你是说先后?”

    黄秋棠点了点头,“按现有所知,魔宗的那种法门杀人夺取对方真元,在前期根本不需要任何药物来化解,汲取别人的真元增强自己的力量,汲取得多了之后,如同剧毒入体,最终无法驱毒,这才需要相应的药物来化解。但这名医官应该是一开始便研究出用药物化解对方真元的法门,将敌人真元对自己有用的部分化为己用,不利的部分祛除出去。”

    白月露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若按你所说这前后,这医官的法门应该更为保险,但魔宗的法门,却像是明知那灵药能够迅速提升修为,但其中有剧毒,他便是吃了提升了再说,最后剧毒压制不住,才想方法拔毒。”

    “道理是如此。”黄秋棠目光复杂的看着昏迷不醒的王显瑞,“我虽不是厉害的修行者,但修行的完善法门自然是在无数代修行者的不断改进之中才完成,没有人去尝试,便没有改进的可能。魔宗试了,他在修炼的过程中才能发觉问题在哪里,而且他这种法门最关键在于,会先拥有强大的力量。这名医官的法门虽然稳妥,或许也有基于前人的尝试,但他应该也未推断完全,他应该也只能做到化解对方真元,却无法很好的利用对方真元提升自己的力量,而且最关键在于,他要做到这一步的药物也未完善,他在战斗里动用的药物,是强行压榨出他身体的潜力,那些药物太过虎狼之力,此时药力缓缓消退,他的伤势便会慢慢恶化。”

    “所以说,虽然他送到你这里只是很短的时间,但按你推断,的确很大可能,他的法门,有可能能够解决魔宗那种功法的最终问题?”白月露下意识的缓缓握紧拳头,然后又松开。

    “应该是。”黄秋棠转头看着林意,道:“之所以能够这么快确定,是因为我发现他所用的一味药物,和我之前培植的一味药物相同。”

    白月露沉默了一个呼吸的时间,然后道:“那如果这名医官死了,魔宗应该无法解决他遇到的最终问题,而且他这种功法的问题应该已经出现了,至少他已经意识到这种问题。”

    “不一定。”黄秋棠摇了摇头,“魔宗是真正的天才,他在很多方面有着很深的造诣,在药理方面亦然,即便没有这名医官,也未必一定能够说魔宗便绝对束手无策。”

    白月露点了点头,然后抬起头来,无比认真的看着她,问道:“您到底是谁?”

    黄秋棠看了她一眼,林意道:“她是药谷圣手。”

    “药谷圣手?”

    白月露呆了呆,她的面色虽然没有多大变化,这是她在过往许多年里自然形成的能力,然而她的心中却已经掀起巨大的波澜。

    她从不会怀疑元燕,但按照元燕所说,药谷圣手已经被她杀死。

    在下一个呼吸之间,她明白一定和林意有关,她抬起头来,也不再深究这名原先是她北魏最强的药师如何能够活下来,她的目光落在昏迷不醒的王显瑞身上,“既然您是北魏第一药师,魔宗即便在药理上也有很深的研究,但不太可能强得过你,若是这名医官死了,魔宗至少在很长的时间里,都不可能得到解决他修行最终问题的解答。”

    “的确不会很快。”黄秋棠明白白月露的意思,但她只是就白月露的这个问题作出了解答。她昔日在药谷替魔宗培育的那些药物应该都和魔宗的修行法门有关,只是那些药方应该远不到这名医官所能达到的程度,哪怕这名医官现在醒来,和她联手推敲,即便很快有了突破,要种植出合适的药物,恐怕也需要很多年的时间。

    “魔宗、我,再加这名医官,我们三人联手,一切最合乎想象,说不定在数年之内便能炼出所需药物,只是我们三人之中缺一,恐怕时间都数以倍计。”

    “三人缺一便数以倍计。”白月露看着黄秋棠,道:“您是怎么都不可能和魔宗联手,所以缺了你和这名医官,时间恐怕就不是数以倍计,是数十年甚至百年都未必成功了。”

    黄秋棠没有回答,算是默认。

    “你是想索性不救他,让他死去?”林意也明白了白月露的意思,“我不同意。”

    “能救尽量要救。”

    他看着白月露和黄秋棠,“可能就是可能,不能因为某种可能便直接让这样一个人去死,还有,这名医官和魔宗的法门,或许和我所修的功法一样,基于前人的记载。那抛开这名医官,魔宗或许也能够从其余地方得到前人留下的记载。”

    听着林意这样的话语,白月露并未觉得他幼稚和妇人之仁,早在林意表态之前,她便知道这应该便是林意的态度。

    她只是很平静的看着林意,道:“人是我们救回来的,但你才是铁策军的统领,决定自然由你下,更何况他能不能活,还在于有没有方法治他。”

    “你的气血有些独特,应是功法的问题,生机强大,而且又能自然消融真元。”

    黄秋棠平静的看着林意,道:“而且我不知道他血肉之中的药物和你丹田之内的那异物会不会有些联系,所以我需要你的一些鲜血作为研究。”

    “好。”

    林意很干脆的点了点头,他想到了自己如何救了黄秋棠的事情,接着道:“若是要需要我做别的,随时和我说。”

    ……

    随着中空的银针刺入林意的血脉,新鲜而温热的鲜血在黄秋棠的真元推动下迅速流淌了出来。

    白月露看着落入器皿中的鲜红,骤然道:“若是能够救活这名医官,要推究魔宗的法门,其实还差一环。”

    “一名得到魔宗传授那种法门的修行者?”林意马上反应了过来。

    黄秋棠的神色没有变化,只是在心中却是淡淡的说道,其实已经有了。